正文 第六章 灭门

    马大帅将手中筷子一放,立马哈哈大笑起来,毫不介意地挥挥手,对陈一鸣说道:“哈哈哈哈,市面上说什么我也略有耳闻,不过你的问题一半对一半不对。”

    “愿闻其详。”面对马大帅上位者的气势,陈一鸣竟然丝毫不让,挺直了身子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显然,他对这个问题很在意。

    马大帅也严肃了起来,郑重地对陈一鸣说道:“你问我是不是来上海滩跟日本人合作的,我回答你,是!但是你担心的那个问题,我马元康会不会成为日本人的狗腿子,我正面回答你,不会!”

    “哦?是吗?那给日本人送礼和合作,甚至准备拱手让出东北地区煤矿的开采权,都是谣言了?”陈一鸣微哂,饶有兴趣地盯着马大帅。

    马大帅意外地看了一眼陈一鸣,这问题可以说是属于核心机密了,除了日本人那边的几个人和自己身边的一些亲信,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谈判的内容,不管真假,如果东北地区煤矿的开采权被提到了与日本人的合作中,那么他马元康算是彻底臭到家了。

    “哎呀,好好吃饭的,说这些做什么,来来来,吃菜。”紫绡也感觉到了现场气氛很奇怪,连忙夹起一筷子菜放到了马大帅的碗里,企图转移话题。

    但是马大帅却冲着紫绡笑了笑,摇摇头道:“不碍事的,我倒是喜欢年轻人这么直来直去。”

    随后马元康竟然直接站起身来,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我马元康可以堂堂正正告诉你,正因为日本人狼子野心,我们才更加要抓紧时间强大自己。或许你觉得我是个军阀,目光短浅,只会顾及自己的利益,但我首先是个中国人,将来如果日本人敢来犯边,我的全部家当,甚至我的身家性命,就是抵挡他们的武器!”

    马元康的话字字铿锵,紫绡和陈一鸣都是人堆中混油了的人,自然能分辨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唐黛云也小声地对紫绡说道:“这个马大帅看起来为人还不错啊。”

    “那可不,比那个刘督军可强百倍。”紫绡赞同的点点头,又看了看满桌子平时根本吃不到的美味佳肴,抱怨地说道:“苏子全这死人头,这么大的场合他偏偏不在。”

    在紫绡他们三人和马大帅胡吃海喝的时候,苏子全正在马大帅的停尸房外边听朱探长讲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朱探长人就在现场,因此说出来的话比报纸上更加全面,听完整个过程后,苏子全摸着下巴有意对朱探长说道:“这样看来,远东会社的嫌疑最大啊,那个为丈夫报仇的女子也是忠烈,可惜没有成功。”

    “谁说不是呢,刘督军买她的那个*,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成了一座空楼,而且不止是*,还有刘督军身边的那个李副官也在这睡着呢。”朱探长也点点头,他虽然爱财,也惧怕广濑的势力,但是这不妨碍他作为一个中国人发两句感慨。

    苏子全在检查完刘督军的尸体和了解了一些现场的情况后,正拍拍屁股准备走人,却、又听朱探长爆出了这么一个猛料,顺着朱探长手指的方向看去,在另外一间停尸房中,苏子全还真的看到了李副官的尸体。

    和刘督军的死因一样,李副官也是七窍流血,毫无疑问,他中的毒跟刘督军是一样的。

    不只如此,朱探长还指了指外面一间更大的停尸房,那间大停尸房刚才苏子全来的时候就已经经过了,根据他的判断,应该是上海滩这段时间找到的无名死尸或者命案尸体罢了,但是,朱探长的一句话,立马让苏子全感到了毛骨悚然。

    “李副官和刘督军的死因一样,是中毒身亡,不止是他,他,他,他,他们,刘督军府上的佣人、家丁、卫兵,一锅端,都在这儿了,死因全部相同。”朱探长一连点了十多下手,指着那群盖着白布的尸体说道。

    看着外面的尸体,苏子全僵在了停尸房,一阵鸡皮疙瘩毫无声息地布满了苏子全的全身。

    “宴会结束后一小时,刘督军府上惨遭灭门。”朱探长似乎是良心发现,走到已经发愣地苏子全跟前,拍了拍苏子全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对苏子全说道:“老弟,听哥哥一句劝,这件事不是你能插手的,这事儿,水深着呢,挨着日本人就是个死,要想活长点,就收手吧。”

    朱探长说完之后,转身朝着停尸房外面走去,可以说,这整个停尸房内停放的都是刘督军府上的人,看着眼前一具具尸体,苏子全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声说道:“不对,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苏子全的手放在李副官的停尸板上,闭着眼睛脑袋开始飞速转动起来,时间回到当天他夜探马大帅府上,走道的尽头,一个穿着夜行衣的蒙面胖子笨拙地翻进了马大帅家的院子。

    “刘督军身手迟钝,却不惜铤而走险,亲自给马大帅下套,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不交给下人?为什么不交给李副官?”苏子全内心疑问重重。

    蒙面胖子推开马大帅的房门,快速地将手上的披风跟柜子里的掉包,然后直接消失在黑夜里,苏子全闪身进去,闻到了披风上传来的一股轻微异味。

    “千门中的道具,由火石、硫磺、白磷制成,又名火石扣,只要扣子扣上擦出火花,就有引火的效果。再配上那件披风,不亚于在人身上浇汽油。”苏子全一拍脑袋,一个他早就知道,但是却被他忽略的细节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千门,是千门中人,没有千门中人指点,刘督军绝对不会想到用火石扣的,也不可能得到火石扣。”苏子全的脑袋灵光一闪,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后,苏子全将整个作案环节都联系了起来。

    在他看来,刘督军为了除掉马大帅,找到了千门中人帮助,结果事情败露反中了对方奸计。千门中人按照门规当场毒死了刘督军,随后更是来到督军府,将所有见过他的人杀掉了。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刘督军不让自己身边的人去完成掉包任务,而要自己亲自动手了。

    想通了一节,苏子全立马追上了已经离开的朱探长,兴冲冲地对朱探长说道:“朱探长,我需要一份当晚参加宴会的宾客名单,包括日本人和服务员的。”

    “怎么可能!赶紧滚,滚滚滚!小爷,我还得留着我脑袋上的家伙吃饭呢,你就放我一马,放我一马啊?”朱探长一听苏子全要的东西,立马吓得屁滚尿流,求饶几句之后,竟然直接夹着尾巴逃走了。

    远东会社道场内,广濑坐在榻榻米上用做工精良的绢布擦拭这他随身携带的日本刀,只听“嗖”的一声响,一道寒光刺破了道场的窗户纸,直接射到了榻榻米上,射进来的是一根弩箭,弩箭力道之强,在扎进榻榻米后,尾部还在不断摇曳着。

    房间里的动静也惊动了外面守备的日本人,一个个都持枪仔细观察这四周,广濑从弩箭上取下一根布条,展开看了看之后,只见布条上赫然写着:“交易之日,必取珍宝”四个大字。

    “赛狸猫?”广濑朝着落款之处看去,皱着眉头轻声念道。

    马大帅的坦诚打消了陈一鸣的顾虑,几人在酒桌上喝的更是尽兴,马大帅似乎也看陈一鸣很顺眼,几轮敬酒之后,马大帅也打开了话匣子,嘿嘿一笑之后说道:“不瞒你说,这次我跟日本人的交易,还有一件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陈一鸣好奇的问道,作为东北王马大帅,他什么没见过?能让马大帅从东北跑来交易的东西,能是什么?

    马大帅凑近陈一鸣的耳朵,在陈一鸣耳边耳语几句后,陈一鸣直接瞪大了眼睛。看着陈一鸣惊讶的眼神,马大帅很满意,笑眯眯地说道:“这么好的东西,他们日本要拿去送给他们的那个天皇,凭什么?这是咱们中国人的宝贝,绝不能让它流失到外国去!”

    “马大帅!我再敬你一杯!”陈一鸣脸上透露着郑重,端起酒杯和马大帅碰了一下之后,两人直接一饮而尽。

    就在几人喝酒吃肉的时候,丁副官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在马大帅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后,马大帅的脸色一变,拿起自己的帽子直接站起身,对众人说道:“诸位慢慢吃,我有要紧事得先走一步!”

    “大帅,需要我们帮什么忙吗?”见到马大帅着急,一边吃饭的唐黛云也站起身,好心地问道。

    唐黛云一开口,马大帅立马拍了一下脑袋,对紫绡、唐黛云和陈一鸣说道:“这事说不得还真得要唐家大小姐帮忙,紫绡小姐,我派人先送你回去,我跟唐小姐和一鸣先生去办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