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2章 立誓

    虽然没说话,但是那眼神已经很清楚的说了表达了他的意思。

    姜芷珊看着,冷笑,“觉得本宫是疯了?”

    “是啊,本宫是疯了,疯了才会不计较你对本宫的国家和国人都做了什么,冒着遭天谴的风险还想和你在一起。”

    “季康,你若是对我无意,为什么又要来招惹我?”

    这样的控诉,季康觉得自己很无辜。

    在他眼里,他和姜芷珊唯一的接触就是战场上,而且在战场上,双方就都是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哪里还有什么闲情去想别的?

    所以姜芷珊是怎么想的,他是半点都不知情。

    后来知情了,也阻止不了了。

    “娘娘怕是误会了什么?臣对娘娘万没有过任何一丁点的非分之想。”

    姜芷珊看着季康,“若是半点都没有,你为何出现在这里?”

    “臣”

    “特意让本公主知道你要来,特意一个人祭拜先皇,季康,你别说这一切都是无意,本宫半个字都不相信。”

    季康沉默了一下,随即抬头,“是的,臣对娘娘有事相求!”

    “答应本宫刚才的条件,不管你要本宫做什么,本宫都答应你。”

    季康,“娘娘,请不要为难臣。”

    “那你觉得本宫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皇陵里,能帮将军什么?”

    “娘娘可知道,南奴的一种毒,叫做蛊蕊?”

    听到这两个字,姜芷珊脸色一变,“蛊蕊?你问这个做什么?”

    “娘娘知道?”

    “你先告诉本宫,你问这个做什么吗?和你有什么关系?”

    即便是姜芷珊没有回答了,就看姜芷珊现在的态度,季康也可以肯定姜芷珊是知道的,并且了解这蛊蕊。

    这让季康心里有了一丝希望。

    “还请娘娘告知,这种蛊蕊的一些情况。”

    姜芷珊看着季康,“你让本宫说,本宫就要说吗?本宫为你的话,你都没回答,谁和蛊蕊扯上关系了?”

    季康犹豫了一下,“一个很重要的人。”

    听到这回答,姜芷珊看了一眼季康,“连真话都没有,还让本宫帮你?将军未免是太看轻本宫了吧?”

    “并不是,娘娘多心了,臣只是想暂时了解一下,还请娘娘告知。”

    姜芷珊冷笑一声,“蛊蕊,是蛊毒之母,但是没什么毒性,不会给人带来太大的痛苦,只是会一点点腐蚀人的身体,让人越来越虚弱。”

    “中了蛊蕊的人,不外乎两个结果,第一,被蛊蕊蚕食身体,意识,最后成为一个无情无感的杀人怪物,第二,意志强大,最后蛊蕊耗死,力竭而亡。”

    姜芷珊顿了顿,“不过有一点好处就是,不管是哪个结果,都不会让人痛苦,但是都会让人活的很没尊严。”

    这话不假,不管是变成一个杀人怪物还是被毒药服饰终日缠绵病榻,对于莫离琛来说都是天大的痛苦。

    “那可有解药?”

    “解药?”姜芷珊看着季康,“你先告诉本宫,是什么人这么倒霉用了蛊蕊,本宫就告诉你怎么解毒。”

    季康张了张嘴,到底没说。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他并不确定姜芷珊是不是真的要帮忙,也不敢贸然就将事情告诉她。

    “怎么?还不肯说。”姜芷珊问,“你若不说,那本宫也不说,左右本宫如今什么都没有,只有时间了。”

    “只是蛊蕊这种毒啊,多耽搁一天,就多蚕食一天,很麻烦的。”

    季康抿着嘴,“娘娘可愿意伸出援手?”

    “本宫连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伸出援手?季康,你未免欺人太甚了?”

    “那就请娘娘稍等些日子,让臣回去好好想想,该如何跟娘娘说。”

    说完,季康转身要走,姜芷珊立刻上前将人拦住,“你就这么就想走了?谁知道你走了还会不会回来了?不行,不能走!”

    “娘娘,臣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

    “那就带本宫一起走,本宫在也不愿意待在这暗无天日的皇陵里,带本宫走,马上!”

    季康看着姜芷珊,“娘娘,臣做不到!”

    “季康,你别忘了,是你季康有求于本宫,你若不将本宫带出去,本宫绝对不会帮你。”

    “娘娘的意思是若是可以出去,娘娘便远远鼎力相助?”

    姜芷珊抬头,“季康,你跟本宫谈条件?”

    “娘娘这么久不也是在跟臣谈条件吗?”

    “你!”姜芷珊瞪着季康,“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季康垂眸“娘娘在说什么,臣听不懂!”

    “故意给了本宫,本宫可以出去的希望,如今又一言不发的要走,季康,你还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兵不厌诈,娘娘,臣是武将!”季康说,竟然也没有否认了刚才姜芷珊的话。

    姜芷珊恨恨的看着季康,最后咬牙,“带本宫出去,本宫会尽量帮助你!”

    这是季康想要听到的话,但是这会儿季康却半点不慌张。

    “臣多谢娘娘,只是娘娘可否立下誓言?”

    “季康?你别太过分了!”

    “事关人命,臣自然是要心,且娘娘若是出去,对于蛊蕊的事情,半个字也不能对外提起,否则南奴,将永无翻身之地,世世代代为各国,为奴为婢!”

    季康说出这话的时候,姜芷珊不可思议的瞪着的季康,“季康,本宫到如今才看到了你的真面目吗?”

    “誓言,娘娘若是遵守,自然不会出现报应,娘娘怕什么?”

    “你不怕,本宫不帮你解蛊?”

    “娘娘若是真的愿意在这里带上一辈子,臣也阻止不了,只能随了娘娘心愿。”

    姜芷珊气的咬牙切齿,“季康,你好!你真是太好了!”

    “娘娘若是同意,便起个誓,然后静等几日,臣只会想办法,接娘娘出去。”

    “那本宫怎么相信你?”

    闻言,季康立刻朝着地上一跪,“苍天在上,季康今日给娘娘立誓,娘娘若是能言出必行,季康定然尽全力归还娘娘自由,若有违背,季家世代不宁!”

    之后,季康起身看向姜芷珊,姜芷珊咬牙,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苍天在上,我姜芷珊今日立誓若违背,南奴上下,永无翻身可能,世世代代为各国为奴为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