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失格、路人7

    李丽离婚了。

    他们的离婚没有详谈财产分割什么的,因为弱者总是没有话语权的。李丽通过法律其实有能力从“他”身上剥下许多金钱,但是“他”和她的差距太大了——“他”不仅商业帝国极大,而且还黑白两道通吃——与其虎口拔牙,然后防着老虎报复,还不如得到自己想要的就行了,李丽在乎的只是能够离开他与否,而不在乎钱财什么的。

    虽说这样的结果好像有些太过便宜渣男,但是她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便不便宜渣男都是其次。

    “苏梓,下次能教教我怎么做这个点心吗?”坐在露天的餐厅里,沐浴着冬日里温暖的阳光,李丽点着菜单上一看就很美味的点心。

    “可以。”离歌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奶茶,领子上洁白而蓬松的绒毛因为她微微低头的动作而触碰到那张精致的脸——低垂的睫毛,呼出的热气所带来的朦胧效果,被雪白绒毛所衬托着的脸,加上阳光的照射,那一瞬间,她就像冰雪中的精灵。

    李丽又看呆了。

    回神:“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会答应!最爱你了苏梓!”

    “我知道,但是我不接受百合哦。”

    “……啊啊,苏梓你个坏蛋!这个时候你要说‘我也最爱你了’才行啦!”

    “不说。”离歌眨了眨眼,纤长的睫毛如蝴蝶飞舞般上下轻扇翅膀:“我说你啊,该不会又忘了自己已经多少岁了吧?还玩这种梗?”

    “嗯~”一个带着鼻音的嗯由离歌轻笑着发出:“中年阿婶?”

    “……呃。”李丽身体一僵:“女、女性的年龄不能随便说啦苏梓。”

    ……

    如果说离婚前的李丽是一个有心事的忧伤傻白甜,离了婚后的李丽简直返老还童,完全变成了少女式无忧无虑版傻白甜——也是呢,毕竟不愁吃不愁穿,工作自由,朋友又温柔体贴还稳重,在这样的环境下,想不傻白甜都不行。

    李丽和“他”离婚后得到了三百万和一套房子,尽管不知道“他”是为了面子还是总归有点良心或者因为这些钱对他来说不过九牛一毛……反正,得到这比“分手费”后,没什么经济头脑的李丽把钱全存进了银行,靠利息过活——李丽本来就不是什么有钱人,平常人的日子也不是没有过过,因此不适一段时间后,又变得如鱼得水了。

    那些利息已经能够让李丽过得很好,她又没有买房的压力,身为孤儿的她更没有父母要供养,因此就算不工作也能过下去。

    没有工作压力人自然轻松。李丽重拾了她以前放弃的兴趣——做一些精致小巧的手工制品。做好之后,她拿到离歌帮她开的网店上卖,每个月打发时间之余也能赚一些小钱,生活充实又愉快。

    然后,最让她高兴的当然是每个星期一次的和离歌的“约会”啦,离歌那么漂亮,她觉得光是看着离歌就已经很幸福了,更何况她不止能看,还能摸,还能让离歌教她做东西,还能和离歌一起去看电影吃午饭,离歌还那么温柔,那么体贴又那么稳重,王子殿下也比不上离歌!——李丽觉得,她死而无憾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心情放松了,李丽总是梦到自己的童年——那时候,在孤儿院的她无助又脆弱,天天想着如果自己有爸爸妈妈就好了,但是她始终没等到……然后,院长给他们带来了故事书,就是那个时候,她疯狂地迷恋上了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在她的印象中,王子总会救出身处苦难之中的公主,然后给公主幸福美满的生活。

    她就是那个身处在苦难中的公主,她渴望着能够带她走向幸福的王子。

    然后,“他”出现了,她一度以为“他”就是她的王子殿下,毕竟他那么英俊,那么霸道,那么高高在上,就像一个高贵的王子。而他们的爱情故事,也像那些童话书里说的一样,在经历过无数苦难之后终于迎来了幸福。

    然而,她没想到,幸福太过短暂,短暂到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她又回到了苦难之中。她还是那个在苦难中的公主,而“他”则由王子变成了情人无数的风流国王。

    最后,“她”出现了,“她”就像是一道光,“她”才是真正的王子殿下!在“她”的身边,她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幸福;终于懂得了如何创造快乐;也终于知道了怎样才能让自己脱离苦难……

    “她”……

    “她”是女孩子。

    “她”是她的挚友,是她最好的朋友。

    但是,“她”也是她的王子殿下!没错,只不过上天可能让“她”生错了性别而已!“她”一定是王子殿下!没关系的,即便生错了性别,我依旧爱“她”!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要努力成为“她”最好的朋友!

    我的…王子殿下。

    ……

    离歌后背一凉。

    ……

    “苏梓,如果你是男的,我一定拼死也要嫁给你!”

    “然而我是女的,而且也不想变成男的。”离歌点头肯定自己的话语:“一点也不想。”

    “诶!!?”

    “为什么你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惊讶?”离歌斜眼。

    “那…那?难、难道!要我…变成男的吗……”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

    ……

    “泰国的变性技术又提高了啊……”

    “你看这些新闻干什么?”

    “啊哈哈哈,不自觉就……”

    离歌觉得自己真是越发看不懂李丽这个傻白甜了。

    ……

    “嗯~?”刚刚醒来的离歌迷迷糊糊地接起电话。

    “嗯哼~?为~~什~么~?”夹杂着鼻音的疑问。

    “然而我并没有男性朋友。”说了这么久离歌也清醒了:“女性朋友也只有你会扰人清梦。”

    “好啦,别再带跑话题了,你网购的衣服怎么了?”

    “哦。”离歌应了一声,然后:“挂了。”

    “嘟——嘟——”

    等离歌起床穿好衣服,整理好仪容,又把早餐做好之后,门铃响了。

    ……

    “好了,你看,我买的明明是最新款女装,结果寄来的却是这个东西。”

    李丽从袋子里拿出一件衣服。

    离歌无语,最后,吐出一个无比贴切的词:“王子装。”

    “对呀!虽然寄来的衣服是很精致很帅气没错,但是和我买的衣服一个共同点都没有!完全货不对板!”

    “物流公司或者店家出错了吧,退回去就行了。”

    “那么快退回去太可惜了,做为他们搞错的惩罚,我要穿一穿才甘心。”

    “所以?”

    “我穿给你看怎么样?”李丽很是兴奋:“你看看我穿得好不好看!”

    离歌心说:我特么审美观坏死,你叫我看?怎么看也看不出朵花儿来。

    “好啊,我看着呢。去换衣服吧。”

    然后李丽去换衣服了。

    ……

    “有点大。”

    “是吗?”李丽站在镜子前。

    镜子里的女人穿着精致的男装——带着金黄色流苏的肩章,挂着勋章的绶带从左肩穿过胸前到达右腹,外套上成排的金色纽扣闪闪发光,衣服的每一根丝线都仿佛在诉说着“我很高贵”的高级衣料质感——毫无疑问,这件衣服就如离歌所说,是人们认知中,属于王子殿下的装束。

    “穿了龙袍也不像太子!”左看右看,李丽不得不承认这个不太愉快的事实:“我太矮了,肩膀也不够宽,手脚也太短……”

    心塞。

    捂脸。

    “把裤子和鞋子也穿上或许会好一点?”离歌在旁边建议。

    “不,我已经放弃了。”李丽一副认命的表情,不过等她转头看向离歌的时候,立马又重新兴奋起来:“苏梓你要不要试试,说不定会意外的合适哦!”

    “我吗?”

    “嗯嗯,就是你!”

    “好。”离歌笑了笑,心中却叹息——要是审美观能够恢复正常就好了——这样,她也能享受到一点换装的乐趣。

    也许…多当几世人少当几世非人就能恢复吧……大概。

    “那我回房间脱衣服了!对了,苏梓你的话,等下记得裤子鞋子要一起穿出来哦!”

    “我知道了。”

    ……

    “嘿嘿,我期待着哟!”换完衣服回来的李丽在离歌后背推着她的肩膀,声音雀跃。

    “是是。”

    进房,离歌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衣物和放在床边的长筒靴,那双靴子上全是华美的扣带,仿佛紧紧地想要锁着什么——普通人看了,脑海里对这双靴子的第一印象大概是禁欲、严谨、或者有些人会联想到鬼畜?

    离歌的脑海第一时间出现了“要穿的话一定会很麻烦”,第二时间在想——这套衣服果然不是日常装。

    不过偶尔穿一次这种衣服,也是蛮有趣的体验——如果审美观它还在的话——莫名感到有些心塞。

    先穿好裤子,离歌一颗一颗开始扣衣服上纯金色的扣子。

    弯腰,裤腰上垂坠着的金属链发出清脆的撞击声,离歌拾起靴子,坐在床边。

    ……

    “终于好了。”有些不习惯衣服的紧缚感,尤其是长达膝盖的长靴——离歌有些别扭地走到镜子前看了两眼镜中的自己,确定没有扣错纽扣或者衣领没有摆好之类的问题。

    “对了,把头发扎起来吧。”

    这么说着,离歌把长直发梳起后用黑色的项圈扎了个高马尾。

    开门,李丽早已经在外面翘首以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