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空间征召(两章合一)

    有了这些巡卫在,接下来倒是轻松了许多。

    一缸缸的井水稀释过的辟谷丹直接分发了下去,多了十几处布施点,从天黑忙到天亮,聚过来的人群才渐渐散去。

    不是不想浑水摸鱼再来一瓢,但巡卫们可没乌夜那么好脾气,没被发现还好,发现了就是一顿胖揍。

    而且他们在这地儿待了那么久,眼睛可尖的很,一般人还真瞒不过。

    花满天盯了一宿,也没搞清楚这小子到底要干嘛。

    狐族毕竟不是主修肉身,而且来之前,已经泡在科学院里熬了通宵,年纪大了总有些疲累,捏了捏鼻梁叮嘱了黄勋几声,便自去找地休息了。

    毕竟这是联盟的地盘,又靠近天京重地,外部势力想要潜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他跟出来倒不是完全为了保护大朱吾皇的安全,而是想趁机多了解一些他的秉性。

    这小家伙身上神秘之处实在太多,有时候,他也不得不想的多一些。

    李南如此识相,大朱吾皇自然也客气的很,等他们帮着忙完,笑吟吟的便将空间征召函掏了出来晃了晃。

    看着征召函上的联盟徽章,这位狮族大汉双眼一亮,庆幸不已。

    面前的年轻人,竟然是一位空间领主?

    虽然至今对方都没透露种族身份,但是,能拥有独立空间的,怎么可能是那些小种族?

    就算不是十大,也差不多了。

    自己这是抱到金大腿了?

    寒暄了几句,互相通了通姓名,李南心中更是敞亮,姓黄?

    如今联盟各大种族中,胡姓和黄姓都是虎族的大姓。

    大朱吾皇笑道:“李大哥,有个事打听一下。”

    这位贵人如此客气,李南笑的象朵花一样,连忙摆手:“什么大哥,这哪敢当,手下那些混蛋都叫我狮子头,您喊我老狮子就是了”

    “哈哈狮子头,这外号别致!”

    大朱吾皇大笑,点了点头:“听说鼠族有个部族在这,那几位长老住在哪,你清楚嘛?”

    李南一愣:“鼠族?黄领主要征召他们?那些家伙有什么用?就算是您那空间矿藏丰富,也不能用他们啊

    这些家伙钻地挖矿确实不错,但是手脚不干净也是出了名的。锦田这里的矿主心狠手辣,倒是不怕这个,但如果你收了他们做附庸种族的话,就有点麻烦了。

    联盟毕竟是有法令的,偶尔杀鸡儆猴也就算了,但宰的多了,总是有点麻烦的”

    “还有这说法?不过也没事老狮子,你要认识地方,带我去转转。”

    大朱吾皇倒是也没想到,不过他要的是人口,而不是什么矿藏,对这个真无所谓。

    虽然前面试了试,好像锦田这的基本都提供不了什么双值,也不知道能提供能源度嘛,但既然来了,就收一批,反正也不费什么资源。

    最关键的是鼠族好养活,繁育力又强,往瀛洲空间一扔,划块地盘给他们,就随他们去就是。

    见他坚持,李南也不多说什么,他身为当地巡守统领,又怎会不认识那几位老家伙,直接带着就走。

    七拐八拐走了半个多小时,面前出现了一个十来米高的小山包,四周是一片平坦的空地,地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窟窿。

    李南朝着前方指了指:“就是这了,鼠族的家伙都住那些窟窿里。”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些家伙最爱占小便宜,其实刚才他们就来了不少人,不过当时我也不知道领主大人要找他们,所以也没在意,光顾着别让他们偷鸡摸狗了”

    刚走到空地边缘,那些窟窿里就冒出了一个个贼眉鼠眼的人头。

    三个老头探头探脑的张望了几眼,就从最靠近那小山包的地方钻了出来,满脸堆笑的凑了过来。

    李南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朝着大朱吾皇拱了拱手,介绍道:“这几个家伙就是这一族的几个长老了

    鼠族对名字也不讲究,长的又都是这副德行,连我都分不清,你就叫他们灰一灰二灰三就是了”

    大朱吾皇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这三个老头虽然先前没去乱集那,但眼力好的很,立马知道这位才是正主,心中倒是一惊。

    就连巡守统领都这么客气,这位的来头可想而知,怎么会找到我们这来?

    估计是哪个小王八蛋瞎了眼,偷了人家东西债主找上门来了

    三人顿时慌了神,但人家还没开口,却也不知道说啥好,只能俯首作揖,腰都快躬到地上了

    大朱吾皇低着头看了看他们,在鼠族分支中,锦田这个部族规模也算不小了,可三人中两个入门境,一个还是浅显境,堂堂长老都是这样,这鼠族的实力可想而知了。

    可联盟成立至今两千余年,那么多种族覆灭,鼠族却一直传承了下来,而且人口还越来越多,可见这些家伙的生存能力有多高,这应该也能算是一种特殊的天赋吧。

    大朱吾皇也不废话,空间征召函一亮,三个老头都傻了眼。

    这种好事竟然能轮到咱们?莫不是睡得太多,如今做梦还没做醒呢?

    其中一个,捞起了身边那位的手就是狠狠一口,一声惨叫过后,这才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这下,三个老头差点没疯了。

    觉醒境的那个,咕咚就倒了下去,直接就乐晕了,掐了半天人中才醒。

    另外两个上蹿下跳了半天才平静了下来,直挺挺的就跪在了地上,老泪纵横,磕首不迭。

    那可是独立空间啊,鼠族全联盟大大小小那么多部族,从来没听说过那个部族有资格被人招为附庸、得以迁徙的。

    进去过的有,但那是作为黑户,去挖矿的,其实就是卖身,管你一顿饭,而后挖到死为止。

    但这次是联盟开具的空间征召函啊

    也就是说,只要答应了,自此之后,自己这支部族就能在独立空间内开枝散叶,传承下去了。

    义务当然有,但比起好处来,又算得了什么?

    不用再如现在这样每天提心吊胆,生怕什么时候闹一次昆灾全族覆灭。

    也不用再被那些黑心矿主盘剥,辛辛苦苦干上一个月赚回的米粮都不够一个人吃的。

    而且独立空间内土地肥沃空旷、资源多多,更不用每天愁着如何喂饱肚子

    对他们来说,那就是真正的天堂!

    当李南带着大朱吾皇朝着鼠族聚居地行去的时候,胡老四他们便已坠在了后头。

    确认了方向之后,几个人的脸色都难看的很。

    如果只是那个大种族的天才子弟一时兴起来锦田玩玩,又怎么会去找那些地老鼠?

    这摆明了是要开矿啊

    再看看被巡卫提溜在手里、已经快被折磨疯了的夜大壮,对方的目标还用问嘛?

    跟到一半,几个人就转身离去。

    看李南和这年轻人那熟络劲,巡卫这一方是靠不住了,得自己想想办法。

    那可是元气石矿啊!挖上几个月,估计晋升宗师的资源都有了,又怎能放弃?

    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想要就这么生生夺走,也得问问咱们答应不答应!

    回到胡老四的庭院,三个人闷闷不乐的坐了会,杨冠眼珠子一转,试探着问道:“老四,你家不是正好有位族里的大人物来散心嘛?要不让他出手?”

    胡老四吓了一跳,连忙低声说道:“胡说什么,要被那位知道了,我们恐怕连汤都没得喝!”

    “现在这样,我们就有汤喝了?总得想想办法那一位在你这也住了不少日子了,你搜罗来的那些个美女他玩了个遍,帮咱们出次手怎么了?”

    胡老四摇头不迭:“不行!他们这种人岂是我们指使得动的?

    我虽然喊他一声堂哥,但他怎么会把我放在眼里?

    要不是这次他在天京出了点事,待在那心烦,想出来散散心,又不想跑的太远,又怎会来我这?”

    他叹了口气:“这种人,只能供着,其他的,就别想了!”

    杨冠轻笑了一声:“老四,你也别打马虎眼了,他肯来锦田这种破地,说明和你关系肯定还不错,当年你就说在族里有人,只怕就是这一位吧?

    嗯,咱们也别废话,你让他出头,事后开销都算我和相胖子的而后说好的分成,我和他各让一成,你拿六,我们两个加来拿四,如何?”

    胡老四低着头沉吟了会,道:“这那我试试,不过成和不成可不敢说”

    相胖子在旁边自顾自喝着茶水,一脸憨厚的模样,嘴里嘀咕着:“要是不成,我倒是无所谓

    不过老四啊,你那矿洞和夜大壮那个就隔着几百里,据说前段时间还挖到了煤晶,可小心点,别让人家也看上眼了”

    胡老四抬头,笑意盈盈,摇头道:“相胖子,你又从哪听来的小道消息,千米之下才可能有煤晶,你觉得我有这胆?”

    “哈哈,那估计是我做梦的时候梦到的你也知道,前段时间夜大壮那出了事,我也慌啊每天睡都睡不安稳”

    相胖子大笑了几声,而后掐着自己肚子上的肥肉,叹了口气:“你瞧,这两礼拜,我才重了两斤,这苦日子啥时候才到头啊?这事情搞定了,兄弟几个小发一笔,这买卖咱也不干了找地儿享福去喽”

    空间征召函一出,鼠族那自然无需大朱吾皇操心。

    三个老头先是恭恭敬敬的把大朱吾皇请到了中央那个最大的地窟之中,而后就上蹿下跳的安排了起来。

    鼠族的地窟别看不起眼,里面倒是建的不赖,虽然没什么装饰,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阴暗潮湿,毕竟是长老所居,家具一应俱全,面积也挺大。

    大朱吾皇随意找个张椅子坐下,琢磨了起来。

    原本的打算是鼠族这招个三百万,其他几个种族再凑个两百万,一个月内迁徙五百万人口。

    但先前试了试,又有点担心。

    可能是潜力实在太低的缘故,锦田这的种族基本不给什么双值啊,能否提供能源度都是未知数

    想了想,最后决定给鼠族一百万的名额,剩下的再看看其他地方。

    胡艳那早已准备好了完整的名单,按图索骥就是。

    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只能花血本先养养肥了

    大朱吾皇总觉得自己怎么就逃不脱饲养员的身份。

    心好累。

    锦田的鼠族共有五百多万人口,筛选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搞定的。

    原本根据大朱吾皇的要求,觉醒者优先,最好能凑个几万,可很快他就知道这要求对鼠族来说根本不可能完成。

    五百多万啊,觉醒的只有三百多人,如今绝大部分都在矿洞里打工,留在族内的,不过十来个。

    万分之一的概率都没有,这潜力该低成什么样?

    三个老头汇报时也心中惴惴,生怕这位领主大人不快,直接一个人都不要了,见大朱吾皇只是叹了几口气,就挥手让他们继续安排,这才放心。

    鼠族这鸡飞狗跳,乌夜早已跑回了自己族内,没多久功夫,就带着乌族的族长和几个长老就匆匆赶了回来。

    看到他们,大朱吾皇倒是松了口气。

    不愧是能供得起联盟学院学生的种族。

    族长精英境,几位长老中也有一位精英几个融汇。

    毕竟乌族人口少,在锦田这加起来也不过百把万人,能出这么几位,比例不低了,可见族内觉醒者还是有一些的。

    一问,果然如此,整个乌族觉醒者共有五千余名,虽然没到联盟平均数,但二百比一的概率,比鼠族强了太多太多。

    来的时候,那位名叫乌光烈的族长还有些不信。

    哪有那么好的事?天上掉下三十万名额来?而且那个空间领主会收鼠族啊

    莫不是乌夜这小子信口胡说,逗人开心?

    一见到空间征召函,这几位的表现也没比鼠族那三位好到哪去,幸好来时至少心里有了些底,这才没出丑。

    大朱吾皇还很给乌夜面子,大手一挥,直接把乌族的名额提到了五十万,那几位额头光秃秃的老头顿时老泪纵横,感动不已。

    第一批还有三百万的缺口,大朱吾皇并不打算用在锦田。

    这里大大小小的部族足有几十个,回头都求上来也是个麻烦事,这消息可不能传开。

    鼠族和乌族这不用担心,他们还生怕别人得到了消息找上门来占了自己名额呢,自然是拍着胸脯保证。

    有征召函在,招募附庸的事确实轻松的很,接下来,就是那些矿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