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6章 叶轩的手术风采【第三更】

    很快经过一系列的抢救和治疗,小女孩儿露露已经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生命状态趋于稳定。

    同时她的各项检查报告也有了结果。

    全身共有八处外伤,其中脸上的那道外伤最为严重,近乎将她左半边脸毁容。

    同时她的左手臂桡骨骨折,整个左手掌骨头全面粉碎性骨折,骨神经以及手筋全面受损,若是拖下去将会引发左手臂水肿,骨破坏,骨髓炎等骨折伴随的一系列并发症。

    经过冷倾城和急诊科值班医生的商讨,最终给出的方案是外伤缝合,左手臂截肢。

    “这……这……怎么会这样?”

    当露露父亲得知这个消息时,整个人如同丢了魂一般,愣在原地,嘴里传出痛苦失神的话语。

    他已经失去了最为心爱的妻子,他唯一的女儿还面临着毁容和截肢,这样的结果无疑是对他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医生,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他一脸痛苦地看着冷倾城和值班医生,嘴里传出颤抖的话语。

    “病人的左手臂桡骨骨折,整个左手掌骨头全面粉碎,骨神经和手筋全面受损,血管受到压迫,若是不截肢将会有生命危险!截肢,是目前唯一也是最为安全的办法……”

    急诊科值班的徐医生一脸诚恳地说道“至于脸上的伤痕和身上的外伤可以后期通过整容手段来复原,截肢……是必须的!”

    “可……可是她才这么小,还刚刚失去了妈妈,我……我怕她接受不了,我……我也接受不了,我没有颜面去见她的母亲啊。”

    露露父亲一脸痛苦地说道。

    叶轩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望着那好似一瞬间苍老了十岁的露露父亲,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从人群中走出对着徐医生道“将片子给我看看吧,也许说不定有别的办法。孩子这么小,若是截了肢,以后该怎么办?”

    “你一个保安懂什么?”

    听得叶轩的话语,徐医生微微一愣,随即一脸愤怒地开口。

    人命关天,病人在前,你一个值班的保安添什么乱?

    “徐医生,他是叶轩,就是连续在咱们医院创造了几次奇迹的那个……”

    徐医生的话语方才刚刚落音便是护士拉着他的衣角小声说道。

    “什么?是他?”

    护士的话让得徐医生一愣,他可是听说了好多有关于叶轩的传闻,还不待一旁的冷倾城开口说话,他便是快速地拿起片子递到叶轩的跟前“叶医生,刚才多有冒犯,你看看能不能有别的办法,只要为了病人好,我们都会尊重考虑你的意见……”

    “呼!”

    见到徐医生这快速转变的反应,冷倾城一脸错愕,显然没有想到叶轩在医院里面已经逐渐有了这么高的名气。

    而且她也很好奇,叶轩有没有其他解决办法。

    叶轩接过影像片后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拿起片子仔细地观察起来,时而眉头紧皱陷入沉思,时而恍然大悟,时而大喜大悲……

    在他的脑海中,大量的手术方案不断地浮现,又不断地被他所否定。

    五分钟后,他放下影像片,抬起头来将目光落在冷倾城的身上,沉声开口“病人的情况虽然复杂,但是除了截肢外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这个手术交给我来做,虽然难度很大,但是我还是有一定的把握。”

    “叶医生,你的意思是不用截肢?”

    听得叶轩的回答,徐医生一脸错愕地开口。

    露露父亲也都一脸震惊与激动地看着他。

    “不用截肢,但是必须由我来主刀做手术,而且你们必须全面配合……”

    叶轩轻轻点头,将目光落在冷倾城的身上,沉声开口。

    “骨外科手术难度很大,你有多大把握?”冷倾城犹豫了一下问道。

    “七成!若是手术成功,她的手跟能够恢复到正常人一样……”

    叶轩转过头来将目光落在露露父亲的身上,顿了顿继续开口“不过正如你所看到的一样,我并不是医院的医生,而且一个保安!要做这个手术的话,首先必须你点头,并且相信我……”

    还不待露露父亲回答,叶轩便自顾自地说道“为了能够让你多一分安心,同时也对我多一分信任,我先帮她消肿……”

    说话间,叶轩已经来到病床前从手表带上取下一枚银针,刺入到小女孩儿露露那因为骨折而水肿的手臂上。

    逆天十三针,一针滋汝身!

    随着叶轩将逆天十三针施展,大量的生机和温暖的气流便是顺着银针涌入到小女孩儿露露的手臂中。

    在露露父亲和徐医生以及诸多医护人员那震撼的目光注视之下,露露那骨折水肿的手臂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肿……

    待到叶轩将银针取回,水肿已经完全消失。

    这神奇的一幕无疑是令得现场的人们大开眼界。

    “叶……叶神医,什么时候能够手术?”

    露露父亲更是抓着叶轩的手臂一脸焦急与激动地开口。

    “只要你点头同意,现在就可以!”

    叶轩看了冷倾城一眼,沉声开口道。

    “那……那麻烦叶神医还有冷院长,徐医生你们立刻安排手术,求求你们了!”

    露露父亲毫不犹豫地开口。

    若是真的截肢,她的女儿这一生无疑是毁了大半。

    若是叶轩真的有办法不用截肢,那么无疑是救了他女人这一生。

    所以不论如何,他都愿意去赌一把。

    “好,安排手术吧!”

    见到露露父亲同意,叶轩轻轻点头,沉声开口。

    手术室里,灯光明亮。

    叶轩脱去了保安制服,换上了无菌手术服,神色专注地站在手术台前,用执笔式手法握着7号手术刀轻轻划开露露手腕内侧的皮肉,将皮肉等软组织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剥离开来,使得断裂的骨神经和骨头清晰地暴露在他的视线中……

    冷倾城穿着手术服安静地站在叶轩的身旁充当着助手,观察着叶轩手术的操作过程和进展情况来……

    看着叶轩那标准的执笔式握刀手法,她眼中充满着震撼与诧异。

    在医术上大约有着五种不同的执刀手法,分别是执弓式,执笔式,握持式,反挑式,指压式!

    若是一般医生在手腕内侧开切口时,一般都会采用执弓式或者持握式手法,因为这样控刀更稳定,可是叶轩竟然采用的是执笔式持刀法。

    这不是用于短小切口及精细手术,如解刨血管,神经等采用的手法么?

    怎么他就直接用在了皮肤外切口上了?

    一旁的急诊科徐医生也为叶轩的持刀手法感到懵逼。

    在冷倾城和徐医生为叶轩的持刀手法感到错愕时,叶轩已经完成了外切口和骨神经,手筋等组织分离……

    在她本以为叶轩在病人雯雯手腕内侧开了一个五厘米口子完成了骨神经,手筋等组织分离后,接下来叶轩会开始续接断裂的桡骨,在桡骨上钻孔行内固定术,然后再续接骨神经,完成桡骨的内固定时。

    叶轩却出人意料地停了下来,嘴里传出平静的话语“3号手术刀。”

    冷倾城虽然不解,但是极高的手术素养却是让她快速地将3号手术刀递到了叶轩手中。

    3号手术刀,乃是所有手术刀中最小,最为精细的手术刀。

    在冷倾城他们目光的注视之下,叶轩以执笔式拿着3号手术刀轻轻切开露露手掌内侧的皮肉,将皮肉剥开,将里面的受损以及断裂的骨神经以及筋脉血管进行区域划分。

    随后他便是小心翼翼地将手掌内部碎裂的骨片和骨组织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完美地复原。

    在冷倾城和徐医生他们那难以理解的目光注视之下,叶轩熟练地运用医学上最新研发纳米钛金丝将碎裂骨片和骨头拼接在一起,并且操纵着碾米钛金丝依附着古神经达到了桡骨的位置。

    这特么堪比微型介入手术了……

    紧接着通过手臂内侧的切口进行一系列复杂的操作,将断裂的桡骨复位,完成了整个手掌骨以及桡骨固定。

    整个过程压根儿就没有用到现代内固定术的钻孔以及内固定器等。

    这尼玛是什么手法?

    简直是前所未闻,见所未见,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随后,叶轩便是开始续接骨神经,断裂的毛细血管以及筋脉等。

    这是一项尤为精密的技术活,因为一旦神经续接出现问题,那么便会导致整个运转不灵活。

    在续接病人露露整个手掌的神经时,叶轩都是百分百投入聚精会神,每一次操作都是那样的专注,那样的认真……

    冷倾城站在旁边愣愣地看着那穿着手术服专注低头忙碌的叶轩,看着一粒粒汗珠从他的额头上冒出,然后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

    可是这个男人压根儿就没有在乎,就没有理会,仿佛忘却了自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手术中,这一份敬业的态度让得冷倾城心底佩服万分。

    眼前这个专注地执行着手术的男人完全是颠覆了她的印象和认真,让得她震撼,让得她崇拜,也让得她感到陌生……

    时间流逝,叶轩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中间压根就没有停下更没有喝过一口水,全身的衣服近乎都被汗水打湿,然而他却毫不在乎,依旧是在进行着手术……

    他的这一份韧性和精神让得手术室里面每一位医护人员都是肃然起敬,心生佩服。

    他们从来没有见到一个人手术的时候像叶轩这般认真,这般专注。

    看着叶轩那冒着汗水的额头,看着他留着汗水的脸颊,犹豫了一下,拿起一旁的毛巾为他小心翼翼地擦拭起来……

    这个时候,叶轩也完成了手术最后的缝合。

    停下动作,转过头来看着那小心翼翼为自己擦拭着汗水,显得格外美丽温柔的冷倾城,叶轩不由得莞尔一笑,嘴里传出充满磁性的话语。

    “谢谢你,倾城……”

    听得叶轩的话语,看着他那被汗水打湿的冷酷脸庞上,望着他脸上那温暖的笑容,想到他手术时专注的模样,冷倾城美丽的脸颊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红晕来,低声道。

    “你去休息吧,剩下的外伤交给我来完成就可以……”

    “不用,还是我来吧!外伤也很重要,孩子还小,处理不好以后会留下疤……”

    可是,叶轩却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随后,便低头拿起医疗工具对露露身上的外伤进行处理和缝合……

    当手术全面完成,一夜的时间悄然间溜走,已经是早上六点。

    手术室外面,更是有着焦急的争吵声传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