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西湖诗词会(一)

    王小美心疼道:“大哥,你最近还是先歇歇吧,你实在太累了!”

    曾小柔道:“陈大哥,你要是相信小柔,那江城周刊的事就交给我吧,我可以帮你分担一下。”

    “行,明日就教你。”如果这曾小柔真能帮他,那他真可以放心了。

    那曾小柔闻言大喜,这样不但能见到陈风,还能最先看到西厢记。

    曾老头道:“要不明日里小柔就往这三味书屋来做工吧,我那厂房实在太乱了。”

    “太好了,我正好没个说话的伴呢!”小美高兴道,其实她心里在想陈风如果每晚都去曾小柔那里,三味书屋就不会常来了,心中肯定不愿意,当然也有点吃醋。

    那小柔也高兴道:“既是姐姐愿意,我明日就和姐姐一起看店。”

    陈风道:“正好你也可以教教小美写字。”

    “没问题,陈大哥,包在我的身上。”

    老曾头高兴的拿了银子,三人和陈风告辞离开。

    陈风对王小虎使了个眼色,那王小虎心领神会,“我去送送他们!”

    小美从背后搂了过来,“陈大哥,挣这么多钱小美太高兴了,没有你就没有今天。”

    陈风转过身来抱住她,“傻姑娘,这才刚开始,以后大哥让你数钱数到手抽筋,明天让你爹娘来一趟,看看店铺周围有没有合适的房子。”

    “大哥是什么意思?”

    “每天晚上你们太晚回去我真不放心,我决定给你们家买套院子,附近有了房子,你们晚上就可以不走这么远的路了。”

    “不要,大哥,那又得花钱。”

    “给我娘子的父母花钱我乐意!”

    “大哥,你叫我……”

    “娘子啊,你不愿意?”

    “我愿意……”王小美幸福死了。

    “来!今天我教你个舌吻……”

    “嘤咛……”

    自此后两天,陈风忙于酿酒和两家店铺之间,终于到了江南诗会开始的日子。

    所有江州城的人都早早知道这天的诗会,而且有两个重磅消息。

    其一是江南十大美女中的四大美女将齐聚西湖。

    其二是最近风头不减的范剑公子身体恢复也要参加西湖诗会。

    这当然是陈风授意的,他认为西湖诗会是范剑复出的最好时机,他要范剑一步步把风尘公子推出来,反正别人都不清楚风尘公子是谁,当然都会算在范剑头上。

    早上林府如临大敌般,林婉儿指挥着众人往那西湖边运送着东西,却不见陈风的踪影。

    这个魂淡哪里去了,“李管家,你去果园看看,是不是还在睡觉?”

    “大小姐,陈六已经去现场了。”

    “他去这么早干什么?”

    由于答应陈风要保密,李之孝也说不知道,其实一大早陈风就拉了放在冷库的三十坛葡萄酒先去了,说是去布置现场。

    林婉儿没再理会,和众人拉着东西就出门往西湖走去,一路上卖报小童喊着全是西湖诗会和三味书屋的消息。

    三味书屋?这两天可没少听到这四个字,据说那江城周刊和美女图册现在人们每天都排着队去购买。

    好奇心驱使下,林婉儿忍不住对李之孝道:“李管家,这江城周刊和那图册你可曾看过?”

    “我当然读过,内容十分吸引人,那《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十分凄美动人,还有连载的叫《西厢记》的小说更是精彩。”

    “你是怎么弄到的?不是一本难求吗?”

    “我哪有那精力来排队,是宝少爷的朋友帮他买的,还有那美女图册……”李之孝看了看林婉儿,欲言又止。

    “怎么了?”

    “里面的大小姐画的简直和真人一样。”

    林婉儿道:“还有这事,有机会我倒想看看。”

    心中却不相信能把她画的很像,自己又没有被画师专门画过,除非是身边非常熟悉自己的人画的,但熟悉自己的人会画画的少之又少,只有祝凝雪和黄若云会画画,她们就更不可能画美女图这等无聊的东西了,一定是臭男人所画。

    出了江州城东门就是西湖了,此时太阳已经高照,春风徐徐,风中送来了阵阵花香,令林婉儿十分迷醉,自从接了林府事物,她好久没有游山玩水了,今日真是机会难得。

    远远的只见很多人已经聚集在那西湖集贤亭边围着一人,那人一身青衣,歪带着小帽,拿着一个用硬纸卷起的长长的粗桶似的东西,在那里喊着:“林家酒坊有奖大酬宾啦,凡是能回答上问题者皆有奖赏!”

    有人问道:“何时开始?”

    “你们稍安勿躁,一会儿等诗会开始时,我们有奖问答就可以开始了。”

    林婉儿等人走过来,陈风拨开众人,走到林婉儿身边,“大小姐!”

    林婉儿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这叫做互动,通过它来推销自己的产品,既有娱乐性又可以做宣传。”

    “嗯,你这里准备的怎么样了?”

    “大小姐请随我来!”

    陈风引着林婉儿,只见西湖诗会现场随处可见的洪福标语,都是宣传林家酒坊的产品的,正中的一个麒麟木长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林府酒坊的酒。

    “你这样做那些才子佳人们恐怕不高兴吧,他们都清高的很,不喜欢这种场合里充满着铜臭味。”

    “不高兴就让他们自己出钱,既然我们林府出钱就得按我们的要求办!”

    “话虽如此,可我终究还是觉得不妥。”

    “以前的诗会都是一干人干喝酒作词作诗的很没意思,你就看我的吧,绝对让他们永远记住这次西湖诗会的。”

    “哼!说大话谁不会?今天由着你胡闹,如果办不好,你也别在林府干了!”林婉儿不再理他,回头让林府众人把带的瓜果菜肴等摆放在每个桌子上。

    大约一个时辰后,那些才子佳人们才姗姗来迟,除了林府芳华学院的人,还有很多人,所来众人都拿着请帖,亭外有陈风专门安排的小厮大声的报着来人姓名。

    什么第一才子楚寒秋王未然等,连那方子阳也来了,身边还跟着几个一脸傲然的人,很多江州城的人也都未见过,陌生的很。

    那方子阳一双贼眼在众美女身上打量着,尤其是那林婉儿和黄若云,他舔着脸和林婉儿和黄若云打招呼,“两位小姐别来无恙!”

    而林婉儿和黄若云皆都不理他,直接无视。

    他神色顿时阴寒,眼神充满着淫邪恶毒,心想你两个娘们别得意,早晚被自己压到身下求死不能!

    那林慕白也低头哈腰跑到他们阵营里,令林府众人顿感不齿,尤其是林曼如更觉得脸上无光,低着臻首沉默不语。

    “江州第一文坛宗师祝怀远和第一才女祝凝雪到……”

    祝怀远来了,身边是祝凝雪。

    众人起身向祝怀远抱拳寒暄着,而祝凝雪早就被周围五花八门的宣传广告吸引了,一脸笑意的找到正倚着亭柱欣赏着西湖美景的陈风。

    她款款走过来,“你的宣传广告很有新意呢!”

    陈风转头看是祝凝雪,笑道:“原来是祝大才女,我这些都是小伎俩,哪能入你的法眼?”

    “这可不是小伎俩,能让人满眼满脑子仿佛都是林家酒坊的感觉,效果很明显哩!”

    林婉儿眼见那陈风和祝凝雪在一旁说笑,心中突然一紧,走了过来,“姐姐赶快就坐要紧,与这个小厮说什么?”

    祝凝雪诧异的看了林婉儿一眼,“妹妹不觉得陈六的宣传很有效果吗?”

    “没觉出来,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倒是不这么认为。”然后看了陈风一眼,笑道:“陈六,一会儿看你的了。”

    “好说,好说!”

    那祝凝雪坐下后,林婉儿恼怒道:“眼见都来了,你既想主持,还不速速准备,却在这有心思说笑!”

    这大小姐就是看他不顺眼挑他的刺,陈风道:“不慌,不慌也,大小姐你就老实的坐下瞧好吧!”

    “哼!”林婉儿撅着嘴走到一长几坐下,心中恨恨的想,光知道和美女说话把重要的事却放在一边,亏我对他如此信任,真是个登徒子!

    这时只听有人喊道:“江小鱼公子和江梦如小姐到……”

    人群中立刻一阵嘈杂声,江州城四大美女终于都到齐了,江梦如,江州城主的女儿,平日里很少参加这些诗词会的,这次能来,让男人们都大呼福利。

    陈风一看,这江梦如果然是那天在店里把那牛二等吓跑的女子。

    他姐弟俩坐在了林婉儿和林小宝的旁边,两家很是熟稔,自然很快的说笑起来。

    “范剑范公子到……”

    我靠!范公子复出了,只见范剑一脸贱笑的拽着越发肥胖的身躯,向众人抱拳施礼着,那些没请帖的围观众人高呼道:“范公子!范公子……”

    最近他名声大震,成了江州老百姓家喻户晓的**丝逆袭似的英雄人物,自然对他都很崇拜。

    他春风得意的向着人群摆了摆手后,坐了下来。

    那楚寒秋抱拳道:“范剑公子身体已好?”

    “身体大好,只是我的右手不知为何僵硬无比,现在写字都很困难,其他的都没任何问题了。”

    “真是可惜,本想欣赏范公子的那手好字呢!”

    “好说,以后有的是机会嘛!”那范剑早就被那陈风授意,这样就可以不露马脚了。

    “九爷和玉公子到……”

    这时一位器宇轩昂的华服中年人一身白衣的俊俏公子走了进来,两人陌生的很,只有那楚寒秋和方子阳等见了那玉公子才知道竟是那晚花魁大赛时为花小月助阵的那人,祝怀远却赶忙起身相迎,“九爷和玉公子大驾光临,真令诗会蓬勃生辉啊!”

    “哈哈,怀远兄,此等江州城文坛盛世我岂能不来凑热闹。”

    “我给你介绍两个人。”祝怀远指着林婉儿道:“这位是这次酒会的赞助者若浦兄的千金林婉儿和林小宝。”

    “真是虎父无犬子,林公子和小姐都是气质俱佳的人物啊。”

    两人向着他回礼,虽然都不认识,但见能得到祝怀远如此尊敬,自然是个大人物,“见过九老!”而那林小宝和一旁的江小鱼却是看到他身后的白衣公子,咦?原来是他,那晚上打赏花小月万两的白衣玉公子。

    祝怀远道:“还有一人,陈六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