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海上生意

    祁云湘道:“我并没有说皿晔不好。他能舍生忘死,陪你来江州,足以说明他很够男人。我只是说,你要看清人心。”

    祁云湘忽然觉得,在苏郁岐面前,他连表达的能力都失去了。话说得云里雾里,连自己听着都糊涂。

    “算了,你就当我没有说过,不是去找皿晔吗?我陪你去。”

    苏郁岐有些犹豫,微微摇头:“那个,还是不用去了。他那么大个人了,又是咱们雨师排名第一的武斗士,就算遇到了什么事,谁还能奈他何?”

    祁云湘打量她的眼眸,“或者,你是怕我去那个所谓的诛心阁?因为皿晔和诛心阁有着极大的牵连?”

    苏郁岐忙否认:“不不不,你想多了。”

    “想多什么?”祁云湘打断了她,有些咄咄逼人的意味:“想多了皿晔?还是想多了诛心阁?或者,想多了你?”

    “云湘……”苏郁岐实在有些无奈。祁云湘如今竟变得这样难缠,真个是让她意想不到,“算了,你若是想去,那咱们就去。”苏郁岐还是妥协了。

    祁云湘……祁云湘在她的心里,确是兄弟手足一般的存在,手足断了,人便是残缺不全的。

    祁云湘道:“忽然又不想去了。要去你自己去吧。”

    祁云湘说着,面无表情地站起身,看也没有再看一眼苏郁岐,拔脚就走。

    苏郁岐怔愣地瞧着他的背影。

    这人怎么越来越矫情?跟个善变的女人似的,变脸比翻书还快。

    苏郁岐愣了一忽儿,还是选择了去寻找皿晔,但皿铮也不见了,她猜着他可能是先去找皿晔了。可惜的是,她不知道皿铮是奔哪个方向去了。

    出门之后,问过门房皿铮大概的方向,她在茫茫夜色里追了上去。

    而在她的身后,祁云湘面无表情地吩咐身边的阿顿,“查一查诛心阁,任何关于诛心阁和皿晔的,无论是人是物还是什么,都不要放过。”

    “是。”阿顿答应了一声,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夜色里。

    祁云湘迟疑了一阵,心里虽然似一团乱麻,从前如何理不清剪不断,现在依旧还是那样剪不断理还乱,但他终究是放心不下苏郁岐,去拴马桩上牵了一匹马,朝苏郁岐的方向追了上去。

    苏郁岐茫无目的地追了一阵,不见皿铮的影子,追着追着,便到了一片荒郊。荒郊里一片残垣断壁,清幽月光泻下来,那些残垣断壁影影绰绰,更显得诡怖。

    区区荒野,苏郁岐虽然不怕什么,但不知为何,头皮一阵一阵发麻。

    她深吸了一口气,往残垣处走去。

    极大的一片残垣断壁,里面透出腐朽的气息来,苏郁岐一进去,就被一片蛛黏在了头上,“呸!”她往下摘吧蛛,摘了半天,才摘干净了,继续往里走,才发现这是一座很大的院子,前前后后有六进之多。

    看来这里原来住的人一定很有势力,能住得起这样一片堪比王府的大宅子。

    四周静悄悄的,连虫鸣都不闻,唯风丝过耳,发出轻微的声响,在颊边留下一丝凉意。

    气氛实在有些诡怖,苏郁岐不由加了几分心,提高了警惕。蓦地忽然一声轻微响声入耳,苏郁岐猛然回头,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奔过去。

    前面是一座塌了屋顶的楼,楼门还是完好的,苏郁岐试探着推开楼门,借着幽微的如清霜一般的月光,可以瞧见里面的摆设,桌椅柜榻,一应俱全,除了被坍塌的砖瓦覆盖住一些地方,基本算是完整。

    苏郁岐迈步进入,刚走两步,忽然感觉一阵轻微的风从身后袭来,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她刚欲反抗,忽然觉得捂住她的手温度纹路都甚是熟悉,正是她朝朝暮暮十分眷恋的那个掌心。

    皿晔。她心里欣喜万分。完全没有再挣扎。

    皿晔将她的身体扳过去,出乎她意料的,吻住了她。吻过嘴唇,贴着唇角、面颊,一直吻到耳垂。

    “别动,祁云湘在后面。”

    压得极低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苏郁岐一动不敢动。皿晔又吻回了她的嘴唇,吻得十分用力,令苏郁岐一阵阵觉得眩晕窒息。

    皿晔一定是疯了。此时此地,干点杀戮事倒是极其应景,干这样的事情却实在有些格格不入了。

    她听见推门的声音,然后又是几声轻微的脚步声。她睁开眼,朝门边望去。

    这个角度,刚好能看清楚门前的方寸之地。

    祁云湘就站在门前三尺远的地方,正朝她这边望过来,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错,皆是一怔。

    皿晔的吻却没有停止,反而是更用力了。

    苏郁岐看见阴影笼罩下的祁云湘的脸,一寸一寸,变得青白,似拢了霜雪一般。

    她推了推皿晔,没有推得动。望向祁云湘的目光也不知道是尴尬还是什么,她也拿捏不准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祁云湘。

    良久,祁云湘似从怔愣中醒过神来,转身走出了这座已经坍塌的楼。

    若轻若重的脚步声被微风送过来,渐渐变得轻微,遥远。

    皿晔终于离开了苏郁岐的嘴唇。

    “你……故意做给云湘看的?”

    苏郁岐直视着皿晔,很正色地问他。

    皿晔回视着她,回答的话有些模棱两可:“可能是吧。也可能不是。”

    苏郁岐蹙眉:“你这算什么回答?”

    皿晔望住她,眸色有些捉摸不到,“你若觉得是,那就是。你若觉得不是,那就不是。如果你觉得是,说明你已经了解了祁云湘的心思。如果你觉得不是……”他停顿了一下,才声音暗哑地道:“那是因为我爱你。”

    苏郁岐有些发懵,但隐隐约约感觉到皿晔的情绪不太对,诚然,今晚发生的事,让她对祁云湘的心思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她沉默了一阵,深吸一口气,道:“玄临,你是不是对云湘有什么误会?你们俩,就真的不能和平共处吗?”

    “这并不取决于我。取决于祁云湘。”皿晔道,“今日祁云湘对你是什么样的心思,你了解了吗?”

    苏郁岐点点头,有些犯愁:“一点点。”

    “有些事情,祁云湘不知道,可即便是不知道,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假如有一天他知道了,你觉得,他会怎么样?”

    皿晔口中所指是什么事情,苏郁岐自然知道。但她不知道,如果有一天祁云湘知道这件事会怎样。她摇摇头,如实回答:“我不知道。”

    “苏郁岐,我方才的确是做给祁云湘看的。”

    这样的实话,让苏郁岐有些受不住。尽管她知道,皿晔是爱她的,她也爱他,可她还是不能允许他为了别的目的利用这份爱意。

    “玄临,你究竟想干什么?”她质问的口气,目光也变得凌厉。

    “只是想让祁云湘看清他自己的心。”

    皿晔语气很淡,连表情都变得很淡。

    苏郁岐蹙眉:“为什么?如果真像你说的,他心里对我有别的心思,你让他瞧清楚了,有什么意义?还不是让他更痛苦?”

    “那也比这样纠结着的好。他应该了解自己的心。”

    “如果,他也像你一样呢?”苏郁岐眉心蹙得极深。

    “如果他能解开心结,知难而退,这样最好。如果,他择了我当初走的那条路,那我就接受他的挑战。”

    苏郁岐深深凝着皿晔那张足可颠倒众生的脸,不知胸腔里是气愤还是忧愁,或者还夹杂着其它什么情愫,满腹的话,只化作一句:“玄临,你这是在玩火!”

    她气得连来此的目的也忘了,转身就要暴走,皿晔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拉住她,将她拉回到了臂弯里。

    “你还想怎样?”她怒声问。

    皿晔将她拥入怀里,抱得紧紧的,声音也放得柔和:“你来找我,我很高兴。不过,下次不要再这么鲁莽了。今日幸好是遇见我,倘或是有人要暗害你,你岂不是入了圈套了?”

    几句好话,自然不能平息苏郁岐胸腔里沸腾的怒气,但却提醒了她此来的目的,她强压下心里复杂的情绪,问道:“我倒忘了问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来查一些事情。”

    苏郁岐疑惑:“上这废墟里来查事情?查什么?”

    “今日午后从那批犯人口中得知,这里有一片私宅,是属于田焚的准女婿的。就在洪水之前,这里还有人居住,洪水之后,就人去楼空了。”

    “田焚的准女婿?瞧这里以前是一片豪宅,是什么大人物吗?”

    “田焚有个女儿,叫田菁菁。年方十六,与江州本地士绅方家的嫡子方子清打结的娃娃亲。方家是江州第一的富豪之家,一直做的是海上的买卖。”

    “又是一个叫菁菁的。这个名字很好听吗?”苏郁岐嘟囔了一句,想起了冯家堡的冯菁箐。“海上的买卖?那就是和玄股国打交道了?”

    苏郁岐的思维一向跳跃,想象力亦丰富且不受拘束,皿晔的话一出,她立即联想到了一些事情。

    皿晔激赏地瞧她,“不错。江州与玄股,隔着一道江余海峡,两国买卖都须经由这道海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