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橘色蛋

    曲千蝶当然不可能无缘无故要一颗蛋。

    “糖糖,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们在马绍商铺,我跟你说要小青小白的蛋?”她和唐却邪很“认真”的聊起往事。

    几个月前的事唐却邪自然记得,他的记忆力可是好得很。

    介于他还处于生气中,所以没回答他,但不说话就代表默认。

    曲千蝶继续说“我后来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当时之所以说要那枚绿蛋,是因为我的源力选择了它。”

    听到这,唐却邪忽然道“你的源力还选择了四角牛。”语气和眼神都是充满了怀疑的。

    曲千蝶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四角牛是什么,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她解释道“四角牛和绿蛋不一样,我那时候刚觉醒,源力看到什么都新奇,四角牛就在入口处,这不,第一次见到看起来就很凶的凶兽,自然扑上去了。”

    “可绿蛋不同,我当时第一眼看到,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一定要得到它,如果我错过它,我一定会后悔’。”

    唐却邪听着有些好奇,他也立刻明白了她说这话的意思“蛐蛐儿,你是想告诉我,你今天看到这个蛋也有这种想得到的想法,如果不得到就会后悔?”

    曲千蝶点头“祖父曾说过,一个优秀的灵师,他的源力会指引她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灵兽。”

    唐却邪回忆了一番,似乎的确听他外祖父这么说过。

    “……可是我不喜欢这个蛋。”唐却邪皱眉看向橘色蛋,有点不悦。

    “是不喜欢这个蛋,还是不喜欢林姐姐呀?”曲千蝶笑问。

    “都不喜欢。”唐却邪脱口道,说完又仔细想了想,还是补了一句“更不喜欢那个人。”

    听到他的回答曲千蝶更是啼笑皆非“为什么不喜欢林姐姐?她也没做什么啊。”

    唐却邪撇嘴“我就是不喜欢她。”

    典型的小孩子回答。

    不过曲千蝶也不会强行要求他喜欢林舒,她自己对林舒也只是感激,感激她当时在虞家能够站出来说两句话,但也救了她一命,如今这枚橘色蛋就当是谢礼,双方互不相欠。

    “蛐蛐儿,你知道这蛋里是什么吗?”唐却邪见曲千蝶并没有给林舒说好话,态度勉勉强强缓和了些,目光也落到了淡橘色的蛋上面,手指无意识的摸着小青小白的脑袋。

    这时候唐却邪跟小青小白已经处出感情来了,他是一点不想再有一条蛇出来,他怕小青小白吃醋呢。

    得亏曲千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否则估计会更无语。

    “不知道。”曲千蝶摇摇头,“蛋壳不厚,这枚蛋也很轻,看起来倒是像个褪色的橘子呢。”

    话音方落,一个细细软软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人家才不是橘子……”

    曲千蝶的手一抖,橘色蛋一滑。

    “啊啊啊啊要摔死了要摔死了要摔死了救命救命救命——”曲千蝶好容易把蛋捞回来,脑海里那一长串不停歇的句子险些又让她把蛋落地上去。

    她嘴角抽了抽,开口说了句“你能说那么长的句子呢?”

    “那当然,人家又不是智障!”细细软软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复。

    曲千蝶立时沉默了,她看向了趴在唐却邪肩上的小青和小白,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仿佛看到了两条脸上的懵逼。

    她一定是眼花。

    “蛐蛐儿,你在跟它说话吗?”唐却邪听不到细细软软的声音,但曲千蝶的反应以及她刚刚对着蛋说话,都让他察觉了异样。

    “小哥哥,漂亮的小哥哥!”曲千蝶还没回答,那声音又传了过来,而且还很……花痴。

    “你居然还能看到?”曲千蝶诧异。

    “不能呀!”橘色蛋回应的理直气壮,“但小哥哥的声音吼吼听,主人你的问题也证实了我的猜测!”

    曲千蝶“……”

    说清楚,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你主人了?

    见唐却邪一脸好奇的模样,曲千蝶简单跟他解释,解释完后她忽然反应过来,唐却邪的身体里可还有唐清沨和郁子濯!

    唐却邪性格单纯,心智不高,可那两个,即使是身体年龄只有十四,不,十五岁的唐清沨,都感觉肚子里装的都是坏水,性格成熟的很。

    她没想让那两个人知道……

    尤其是唐清沨。

    唐清沨的真实身份太过诡异,涉及到了目前完全无法解释的领域。

    对了,历史书!

    已经成功被她录入系统中的历史书,她可以先睹为快!

    “主人,我也想被小哥哥抱抱。”曲千蝶正想着呢,橘色蛋的声音突然又飘了过来,还很期待。

    曲千蝶忍不住回“我还没有跟你契约呢。”这一声主人叫的未免太利索了些。

    “等我出壳了就能契约啦~”橘色蛋回应。

    “……我都还不知道你是什么呢。”对比小青小白和眼前这枚橘色蛋,橘色蛋里这家伙真的太会说了,小青小白完全被它比成了渣。“我忘了说,如果你是有皮毛的动物,哪怕我的源力指引我,我也不会契约你当我的灵兽。”

    “主人放心啦,人家一根毛都没哟~”橘色蛋很是欢快道。

    曲千蝶“所以你到底是什么呢?难道也是蛇?”

    “讨厌啦,人家才不是蛇。”橘色蛋声音还是细细软软,但曲千蝶不禁脑补了下一个女(o)人(bao)说这话,真的一点违和感都没,她不禁打了个哆嗦。

    “蛐蛐儿,它是什么?”唐却邪听着曲千蝶自言自语,着实有些小激动了。

    没等曲千蝶再问,橘色蛋就先回道“人家再过几天就能破壳啦,主人你和小哥哥要好好对待人家,人家出来你就知道人家到底是什么啦?”

    曲千蝶满脑子都要快被“人家”淹没了,可偏偏这细细软软的声音听起来还挺萌……

    “它不肯说,要留个悬念。”曲千蝶对唐却邪说,完后没等橘色蛋再次说话,快速撤去了包裹在蛋身上的源力。

    耳根瞬间清静。

    唐却邪拿过来看看,但伸手前又问小青小白“小青小白,我能抱着它看看吗?”

    小青小白以行动表示“可以”。

    曲千蝶看着两条蛇裹着橘色蛋往唐却邪手里送,不知道蛋里那家伙会是什么反应……以及,她分明记得当初破壳前后,小白还很嫉妒小青来的,先出壳都抢呢,怎么这会儿来了个新蛋都没反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