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3章 雨中

    他们忘记了世间所有一切,在雨中紧紧拥吻着时。

    小巷的尽头,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只出现了数秒,张了张嘴巴,就从小巷出去了。

    那是田五。

    他是来给他的四少爷送伞的。

    从昨天晚上周前和陈尚两人来接孔奉仪开始,他就感觉到他的四少爷突然之间变得比此前更不爱说话了。

    以前他和他说话,他还会回他,从昨天傍晚开始,他总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

    今天早上,他一早起来,就望着窗外发呆。

    他非常担心,他的四少爷会终于按纳不住自己的心,去孔奉仪房中找她,那可使不得,万一叫人瞧见了,可麻烦大了。

    他守在四少爷身边,就是为了让他没有机会前去。

    前些日子他也一有机会就要么在陆岩身边,要么陪孔奉仪逛街,尽量减少两人独处的机会。

    除此以外,他还对孔奉仪添油加醋地诉说他四少爷和明瑶公主的关系。

    明瑶公主每次来找陆岩都被他关在门外了,他偏要说成她进了房内,为他掌灯添墨递茶。

    既然他无法让他四少爷对孔奉仪死心,那他只好让孔奉仪对他四少爷死心了。

    这样,他便能远远的隔开两人,不让他们有独处的机会。

    没想到刚才雨水刚刚落下不久,就看到孔奉仪撑伞外出。他的四少爷站在窗前刚好看到了。

    他也不和他说声,就转身往门外走去。

    但他知道他是看到孔奉仪的背影才打算出去的,于是对他说:“四少爷,外面下雨了,你可别出去了……”

    他的话音刚落,他的四少爷已经走出房门了。

    他连忙也跟着走出房门。

    下了城楼,他看到四少爷在雨水里的身影,才想起四少爷忘记带伞了,这样出去可怎么使得,他自己也忘记了带伞,于是赶紧回自己屋拿伞去,找来找去才在一个房角处找到一把从京城带到明城他自己家,又从自己家带来的那把伞伞,在这儿遇到需要撑伞的时候还是首次。他再出去时,他四少爷的身影早就看不到了。

    他在漠州街头东找西找,就是找不到两人跑哪去了。

    他在心里埋怨着这孔奉仪,下雨天非要出什么门,搞得他四少爷要淋雨了。

    也就是今天气温高点,要是往常的天气,他四少爷非得在雨水里冻死不可。

    他在街头找啊找,怎么也找不到,主街都找遍了,也看不到两人的人影。

    他决定到小巷里看看,没想到就在这个灰不溜秋的破落而荒芜的小巷里,看到了两人紧紧相拥亲吻的画面。

    他有心前去打扰他们,但又没那个胆,怕他四少爷再对他有意见,只好闪过了一边,在小巷外的一个民宅门前坐了下来。

    那个民宅和小巷里面的民宅一样,房门紧闭,窗户紧关,也不见人声传来,看来是多年无人居住了。

    他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心里也是复杂得紧。

    一方面,他确实感动于两人的爱情。

    可另一方面,他又为他四少爷担心不已。

    他们心里有对方倒也罢了,现在居然,居然,亲上了。

    他这四少爷真是不要命了。

    太子殿下的女人,他也敢碰。

    他叹息了一声,知道自己反正无能为力,呆坐了半晌,站起身来,撑着伞往回去的方向走。

    刚走了几步,看到有几个巡逻的士兵往这边走来,他连忙拦住了他们,“你们这是去哪啊。”

    “去那边巷子里巡逻。”一个士兵说。

    “这下雨天还巡逻啊。”他想引开他们,于是没话找话说。

    “下雨天小偷比平时还要猖狂。况且下雨天我们又不休息,不巡逻就是失职。”

    “你们要去的那边我刚看过了,连个人影都没有。”田五说。

    “你是谁?”一个士兵疑惑地问道。他将他当成做贼心虚的小偷了。

    “我是陆将军的小厮。”田五回道。

    一个没怎么说话的土兵说:“哦,我想起来了,前几日我和钱太守一起去感谢陆将军整治好了漠州之乱时,是在陆将军边上看到过他。”

    钱太守带去的这个士兵之所以记得田五,因为只有他穿着便装,让他当时有些奇怪。

    “既然你是陆将军的小厮,站这儿作什么。”

    田五说:“我出来买个包子,因为伙房的饭菜实在难吃,实在是吃不下。没想到路不熟迷路了,就走到这儿来了。”

    “那个街上有包子铺,你去吧。”一个巡逻兵指着东边的一条街说道,说完对其他巡逻兵说:“走,我们继续巡逻。”

    田五见他们正起步往空巷方向走去,想着就算他们不拐到那个空巷里,只往里看一眼,也能看到他的四少爷和孔奉仪。他急中生智说道:“对了,我刚才在一条路上看到个大汉在追着个小姑娘,那小姑娘还大喊救命,我怕自己的小身板儿打不过他,没敢救她,你们来了就可以救她了。”

    “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竟有人如此猖狂?”巡逻兵中的一个说道。

    田五说:“我亲眼看到的。我们现在赶紧过去,可能还能把那姑娘救了。”

    “那你快带路!”刚才说话的巡逻兵说。

    田五便走在前面,将这几个巡逻兵带到了远离他的四少爷和孔奉仪呆着的小巷。他在小巷东张西望后说道:“看来他们已经走了,你们在这边上四处找找看,我得回去了。”

    那几个巡逻兵就在附近的街巷处找寻起田五说的大汉和弱女子来。

    田五连忙赶回到刚才他的四少爷和孔奉仪站着的小巷,发现他们已经不在那儿了,也不知道两人是回去了还是去了哪里,连忙转身往城楼方向走去。

    当他回到城楼时,雨还在下,他没回一楼自己的房间,而是跑到二楼看他四少爷回来了没有。

    到了他四少爷的房间,见他的四少爷正在衣柜里找衣服,看样子是要去洗澡,他身上的衣服还湿漉漉的,是需要快快洗个澡换身干燥衣服。

    “四少爷,你是不是要去洗澡?”

    “嗯。”

    “我去帮你放水。”

    “不用。”

    虽然他四少爷让他不用去,但他还是跟着他四少爷下了楼。

    到了楼下,只见孔奉仪正在前面走着,手里端着一个放衣物的盆子。看着也是去洗澡的。

    陆岩对田五说:“你回你房间吧。”

    “那你呢。”

    “你别管那么多。”

    田五只好回自己房间了,他进自己门之前往后看了一眼,见他四少爷守在门外侧边,想必是怕别的男人进去洗澡,因此才守在门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