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6章 这是一个好机会

    江素雅从来没往这方面想,现在猛然一听芍药的话,还觉得颇为有道理。

    “说下去!”

    芍药见她听进自己的话,就继续道:“诗情姑娘虽然有了六爷,但杨大人对她依旧没有死心。每次诗情姑娘过去,他必然是会回去不错,但这样总是见面,要他死心怕是更难了。不见,也有不见的好处,就是容易忘记。这个时候,姐你经常出现在那,常夫人肯定也是知道姐你的心思。这相处久了,自然也知道姐你的好,也会在杨大人面前提起姐你的。”

    江素雅闻言喃喃道:“可诗情姐不在的这几年,杨哥哥不也是没看到人,可是也没将她忘记啊。”

    芍药跺了跺脚,有些恨铁不成钢道:“我的好姐,那是因为外人说的那句,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看不见得不到的,就会成了朱砂痣。可现在诗情姑娘在啊,她就在这京城,又有六爷在。那杨大人看总是能得到他们的消息,知道她已经是六爷的人了,岂是再会去惦记?杨大人的人品,姐你还信不过吗?”

    江素雅抬头看向她:“芍药,你的意思是杨哥哥现在还想着诗情姐,是因为诗情姐不在这边,他就算知道诗情姐是表哥的,可眼睛没看见,心底就不会去承认,所以才……”

    芍药微微颔首:“是的!所以现在诗情姑娘在京城是对姐你来说更好!不去的话,那便是好上加好。杨大人见多了,也心里有个数,自然会去遗忘。而这个时候,则是姐你的好机会。本身姐你与诗情姑娘就是干亲的姐妹,又是六爷的表妹,两人的关系也好。这杨大人若是娶亲,自然是愿意娶一个与诗情姑娘关系好的。这么一来,姐你可不就是上上人选了吗?”

    听完芍药的分析,江素雅一琢磨,好像还真是这样。

    一时间,心情大好,道:“芍药,我有些饿了,摆膳吧!”

    芍药闻言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好!姐,晚上奴婢亲自下厨用诗情姑娘带回来的海鲜,熬了些干贝粥,你尝尝。奴婢虽然还未尝,可闻着那味道极为鲜香。不过诗情姑娘这次带来的少,用不了多久就要没了。不知道榕城那边可有,要是有的话,回头让夫人寄些过来。若是没有,等下次那些武师们去洪武国时,让奴婢娘多寄一些。”

    芍药这段时间跟在江素雅的身边,因有颜诗情在,听她说洪武国的种种美食后,发现自己对这上面极为有兴趣。

    这不,趁着有空余,便自己去厨房中捣鼓。

    今日这干贝粥,就是她想起颜诗情说的什么蟹肉粥之类的弄的。

    只不过颜诗情来京城匆忙,带的东西极少。这些干贝,还是她从娃那弄来的。

    江素雅听到她这话,道:“我瞧你越来越喜欢弄这些了,回头要不叫诗情姐也开个什么农家炒,让你去掌厨算了。洪武国那边的,你是弄不了,但这京城可以。诗情姐要是愿意,回头我去封信,问问我娘,看看她的嫁妆里,这京城可有好的铺子。回头我出铺子,诗情姐出主意,你来掌勺。赚来得银子,咱们三个分。”

    芍药不以为意道:“那可不行,奴婢要是去做厨娘了,姐你怎么办?”

    江素雅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这不是还有墨菊她们吗?再则,我知道霍嬷嬷的意思,等她回来,你就是自由身了。日后你不能再像现在这样跟在我身边。我琢磨着,这若是开了铺子,像诗情姐说的那样,你和那云在洪武国的京城那农家炒似得。你在掌管掌勺,这赚得银子,就按分成来。如此,你以后嫁了人也不用去看夫家的脸色。”

    不得不说,江素雅这想法,和颜诗情不谋而合。

    此时芍药听了,却是眼眶发红:“姐……”

    “好了,别这样。去把粥端过来,我尝尝!”

    芍药用力地眨了眨眼,语气故作欢快道:“这两日奴婢趁着娃有时间时,逮着她去厨房,让她指导奴婢做菜。虽说,她光是会吃会说,不会做。但说出来,由奴婢做出来,味道还是不错的。姐,有道油渣莲白,味道还不错,比以往厨房那些做的都要好吃,也比较爽口,姐你尝尝。那莲白,还是奴婢花了好些银子,让人从外头高价买来的。”

    面对芍药叽叽喳喳地说着这些话,江素雅更加坚定了要和颜诗情说开个农家炒的事。

    不为旁的,就为了跟了她多年,日后得离开的芍药。

    此时的舒左相府的书房中,灯火通明。

    舒左相自打早上听到安乐长公主那边的人,在朝堂上为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人,请功之时,心情就不愉到现在。

    若说他们对先前计划的事,是八九成把握的话,那么安乐长公主这一插手,瞬间只有要下降两成,变成六七成的把握。

    关于福星收拢民心这一招,暂且搁浅,其他还有待商榷。

    可偏偏在临退朝之时,墨王回来了,还带来一个消息,洪武国和番外的使者来访!

    已经到了大楚的境内了,估摸一个多月就能到京城!

    这若是只有洪武国的使者,他还不会想太多,可那番外的使者,听闻还是海外的,就不得不让他顾忌。

    只是,为何他这边没收到洪武国那边的消息?

    那人,到底是几个意思,还能不能愉快的合作了?

    熊大学士见他发完脾气,就开口道:“恩师,长公主那边为何好端端地会插手?”

    舒左相就是因为想不明白,所以才会大发脾气。

    这么多年,朝堂的事,相信长公主不是不清楚。

    可她及其宁国公府都不曾有任何举动,按计划,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如愿。

    可偏偏这时候,她居然让人请功,就为了一个不知名的女子,着实让人觉得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