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二九章 泡豆芽技术

    秦秉轩在赵子建的小院子里待了能有一个来钟头。

    两个人都顺嘴胡扯,扯来扯去,谁也不知道到最后,两个人的天儿为什么会聊到宝马的直六发动机和保时捷的h6水平对置六缸发动机到底孰优孰劣上去了。

    然而三分钟之后,话题的收尾却是炸蚕蛹和炸蝉蛹到底谁更好吃。

    一壶茶早就喝得没了颜色,俩人都觉得聊得莫名痛快,秦秉轩站起身来,说:“我先走了,改天再来。晚上还得去串个门儿。”

    赵子建当即说:“你别来,耽误事儿。”

    “没事儿,我最近闲着。”

    “我是说耽误我的事儿。”

    “那下次我来就不说话了,我喝茶,你该干嘛干嘛。”

    “其实我看错你了,我觉得你妹妹反倒挺要面子的,好打发。”

    “那是!我这个人出名的难打发。走了。”

    “帮我带好门!”

    秦秉轩一走,赵子建把茶壶茶碗都刷出来,然后就继续干活,倒是没多寻思什么,因为在他而言,秦秉轩虽然是个蛮有意思的人,聊起天来也蛮过瘾的,但也就是一个初初相识的朋友而已,跟罗超群没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罗超群来的亲近些——他救过罗小钟,罗超群又帮过不少忙,大家算是有交情。

    至于秦秉轩是不是也是什么总之类的,他全然不在意。

    但秦秉轩对他,却显然没那么淡然。

    车子才刚出了村子,还没驶上大路,他就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等电话接通,他说:“爸,这边的公司挺好的,但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儿,决定在这边多待几天再回去。嗯,没事儿,都挺好的,处理好了,放心吧。”

    打完了电话,车子又跑出去一段,他却又在某一刻忽然就踩下刹车,回头又往罗家庄的方向看了一眼。翻来覆去咂摸一阵,心想:真是有意思的一个人。

    他这么一想,就轮到秦月霜开始心烦了。

    当天晚上开始,秦秉轩就有点神神道道的,第二天已经是大年初八,秦氏家族旗下在昀州市的各大企业和办公室,都已经恢复到正常的工作秩序,但秦秉轩却跑到秦月霜的办公室里坐着,美其名曰看看她是怎么处理事情的,其实却自己抱着一台ipad,窝在沙发上各种看。

    他往那里一坐,不但让秦月霜觉得各种别扭,每个进来汇报工作的人看见这尊大佛,也是战战兢兢地拘束,但他自己却浑不在意。

    走过去看看,就会发现他居然在百度文库上研究泡豆芽的技术!

    秦月霜简直哭笑不得。

    然而就算这样,中午兄妹俩一起吃工作餐的时候,他居然还很认真地点评了一下秦月霜处理事情的问题,其中对几件事的提点,对几个人的点评,那人事资料之精熟,察言观色之深入,让秦月霜不得不再次感慨他的能力之变态。

    因为其实你很容易就能知道,他说的那些,真的就是顺嘴一提,因为在花了几分钟快刀斩乱麻的点评了几件事和几个人之后,他马上就兴致勃勃地跟秦月霜讨论起植物学来——

    “初中生物学过的,还记得吧?植物发芽,一共需要几个条件?”

    这种问题实在是无厘头的要死!

    秦月霜心想你个大少爷放着家里那么多生意不去打理,窝在我办公室里研究泡豆芽、研究初中生物里的植物发芽,你难道不觉得这有点叫人抓狂吗?

    然而从小到大,她已经被自己这个哥哥给虐习惯了。

    于是一边夹起一根豆芽,一边回答说:“适度的水分、温度和空气呃,没错,我记得就是这三条。”

    想了想,她又说:“我记得课本上的实验,是分别把豆子放到杯子里,沉到水底,一个是什么都不碰,还有一个是正好在水面上,然后水面上的那颗发芽了,其它两颗都没发芽。”

    秦秉轩闻言打个响指,“没错!”

    他掏出手机,调出天气预报,亮给她看,说:“已经立春了,但昀州市这边白天的最高温度还没有超过十度,那么我问你,种子会发芽吗?”

    秦月霜再次无语。

    顿了顿,她说:“你要真想研究这个,要不你找个农学家问问?再不然你就算问个农民也比问我强啊!我是研究管理学的好吗?”

    秦秉轩闻言道:“子曰,吾不如老圃,吾不如老农!你不要走孔夫子的路啊,孔夫子就教人怎么当官怎么做官,但他那一套,在春秋季世,其实是行不通的,必须得天下太平,才可用儒术,儒术,就是管理学。”

    秦月霜无语,看着他。

    虽说早就习惯了,可每次听他顺嘴就给你扯一通不知道从哪里忽然想起来的东西,还是会觉得莫名其妙。

    等他说完了,秦月霜问他,“这跟泡豆芽有什么关系?”

    秦秉轩的回答,多少显得有些意味深长,“植物为什么会发芽,是一门大学问啊!不比你所谓的管理学差!”

    秦月霜闻言,四下里看看,说:“咱们公司那么多小美女都偷偷看你,发现了没有?”

    “发现了呀,那还叫偷偷的吗?都明目张胆的看啊!”

    “你研究研究这个不行?也比你研究泡豆芽好吧?”

    秦秉轩笑笑,“他们都没你嫂子漂亮。”

    秦月霜叹口气,干脆闷头吃饭。

    好不容易吃过午饭,回到秦月霜的办公室,他又开始打电话——秦月霜在一边听着,这回他好像是在咨询算命先生。

    这真是奇也怪哉了!

    曾祖父一辈子老革命家,坚决不信牛鬼蛇神,只信马列主义和太祖,爷爷也是从小就参加革命,青年时期也经历过枪林弹雨,对算命阴阳之事,向来不以为然,到了老爸和叔伯们这一辈,虽然开始跟方士们稍有交往,但也是不信的多,据秦月霜知道,自己这个大哥就更是对风水算命什么的一笑置之,没想到,他上午还在研究泡豆芽,下午就又对算命忽然来了兴趣。

    这实在是没心思办公了,就听他打电话在那里跟人胡扯。

    仔细听,好像还不是风水算命,是问“地气”是怎么回事。

    等他打完电话,秦月霜发现他居然还是一副若有所得的样子!

    她终于忍不住了,就问:“你到底在干嘛呀老大?”

    秦秉轩却不回答,只是自己摇头,“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然后他才答非所问,“我最近几天要留在这边,你晚上有没有男朋友需要约会什么的?要是有的话,我去酒店住也行。”

    秦月霜忿忿,呆着脸回答:“没有。”

    秦秉轩闻言就道:“那就成,我就继续住你那里”

    抬起手腕看看表,他嘟囔了一句不知道什么,然后就又打电话,等电话接通,秦月霜清楚地听见他说:“子建我知道你忙,我就过去坐一会儿不成吗?就坐一会儿,我保证不耽误你的事儿。你可以不搭理我呀!昨天我也没有非得拉着你陪我聊天啊,是你自己过去坐下的!就这么说了啊,我马上过去,我给你带点好茶叶!就这样,挂了!”

    秦月霜目瞪口呆。

    昨天自己这位大哥跑去见赵子建了的事情,她当然是知道的,但她对赵子建那个人,实在是没有丝毫的好感,虽然囿于人家毕竟救过自己,实在是不好发表任何黑他的言论,但只是他把自己拉黑这件事,就让秦月霜懒得提他一句、问他一句了,所以大哥回来之后没提,她也压根儿没问。

    本来嘛,以自家这位老大的本事,既然他过去呆了半个下午,想必事情是肯定已经办得妥妥帖帖了——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的。

    结果叫她没想到的是,一个下午的工夫,两个人貌似混得很熟了?

    而且自己这位大哥貌似对那个赵子建很感兴趣?

    难道赵子建也在研究怎么泡豆芽吗?

    她那里正在发呆,秦秉轩忽然问她:“你这里有好茶叶吗?”

    秦月霜愣了一下,家里人都爱喝茶,学习辨茶冲茶,几乎是从小耳濡目染就学会了的,但她其实她自己倒并不怎么爱喝茶,平常喝茶也很少,当然,办公室里还是会有极品的绿茶备着的,一般都是来了极重要的客人,会由秘书给客人泡上一杯——但她自己找不到。

    打个电话叫秘书进来,把茶叶找出来,秦秉轩一看见就有点小失望,“去年的绿茶了好吧,先凑合吧!”

    秘书闻言悄悄咋舌:她是知道的,这茶叶一般都是极重要的客人才有资格喝一杯,每个人都称赞有加,据说是天价都买不到的好茶叶。因为那是人家秦家有钱,直接包茶山,山上最好的若干株茶树产的极品茶叶直接留下,其它的才会对外卖成“天价”,而这种,根本就是无价。

    结果,落到这位英俊潇洒帅气的大公子嘴里,就成“凑合”了。

    这还不算过分。因为还有更过分的。

    片刻之后,秦秉轩已经打出电话去,“喂,你去我书房,到茶叶间,拿两包一二年的武夷茶,对,就那个,你别管我干嘛用,有大用,再给我拿两饼2002年的,不,啊拿98年的吧,两饼,我知道不多啦,就它了,交给小陈,让他马上坐飞机给我送过来。就这样,回头再跟你说。”

    好吧,秦月霜的秘书彻底懵逼了。

    人家不但嫌这个茶不够好,还干脆直接让人打飞的给送茶叶来!

    打完了电话,见秦月霜的小秘书还在懵逼中,他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淡然自若,温柔地提醒说:“麻烦帮我找个袋子装一下。”

    小秘书在他的笑容里沉迷了片刻,才醒过神来,赶紧去找袋子。

    这边秦秉轩却对自己的妹妹说:“昨天脑子有点乱,跟他聊了一个多小时,聊得我有点死机的迹象,把这事儿给忘了。失策失策!”

    从小到大,秦月霜实在是很少见到自己这位大哥有如此亢奋、如此激动的时候,至于让他“死机”——好像他就十八岁生日那天,爷爷允许他喝醉,那天他好像一口气喝了好几瓶人头马,又喝了两三瓶威士忌,喝“死机”了一次,胡言乱语的,其他时候,貌似还没见他“死机”过。

    就他这种变态,居然还能有人把他聊“死机”?

    就凭那个赵子建?

    她问:“你们都聊什么了?聊怎么泡豆芽?”

    秦秉轩点头,又摇头,说:“没有啊!乱七八糟,聊了很多,但没聊泡豆芽。他说***会赢,我就跟他辩了一会儿,还聊到中美之争,中间还说到电磁技术的前景,你知道,我虽然是工科男,但对这一块儿,我不大熟。后来我们又聊到宝马的直列六缸发动机,这个我还行,最后还聊了聊炸春卷和炸蚕蛹。”

    一听这话题之乱,秦月霜虽然自诩聪明多才,也有点方。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普通人聊个天,谁会聊到这些?

    就算会聊到这些,谁会在一个小时之内聊这些?这话题到底是怎么转变的呀?

    不过这个时候,她倒是忽然想起来了——

    对,昨天晚上他窝在沙发里看pad,貌似就是在查电磁学的一些东西。

    这俩人,可真行!

    小秘书拿了个精美的礼品袋进来,把没有破封的那包茶叶给装上,又甜甜地问:“秦总,还需不需要帮您准备其它的礼物?”

    秦秉轩点头示意,成熟而儒雅,“不用了,谢谢你。就这些就好。”

    说完了,他起身,拎起礼品袋就要走。

    秦月霜刚想叫住他,他自己却又忽然回头,问:“差点儿忘了,你这里有温度计没有?最普通的那种温度计就行。”

    秦月霜又愣了一下。

    首先她也不知道公司里有没有温度计,其次以她对自己大哥的了解,他这个样子慌慌张张,做什么事情都是“忽然想起来”的样子,实在是太过罕见。

    让熟悉的人看见,简直惊诧!

    要知道,他平常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有条有理的,所有你想到的想不到的,他都肯定是提前都想全了。但这一次,他简直是举止失措!

    跟那个赵子建聊了一个小时,就让他“死机”成这个样子吗?

    那人我也见过啊,没觉得他有这个本事啊!

    ***

    四千字大章!

    感谢“終於有時間了”兄弟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求一波月票啦兄弟们!手里还有月票的,请万万支持一把!

    小刀拜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