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八五章 有什么好生气的?

    漫不经心地笑着,话语听来顽劣不像话,但那神情却讳莫如深的,明明是孩子气的话,竟不禁让人从他的脸上看出几分深意出来。

    “庄允烈!”

    庄义公有点恼了,看看庄允烈,又看看成玉娘,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庄允烈笑着,张了张嘴,还要再说什么,一块肉直接就塞到了他嘴巴里。

    冼星收回筷子,也不看他,只是漫不经心地说道,“再废话就自己动手吃饭。”

    “……”

    庄允烈怔怔地看着她,而后,也不说话了,默默地嚼着嘴里的肉,然后发现,是块瘦肉。

    成玉娘看着冼星对庄允烈的那个态度,还有庄允烈表现出的那听话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股气上不去下不来的,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听话过了?

    这瞬间,成玉娘有种自己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的大白菜被别人抱走了似的。又气又不甘心,还有中说不出的心酸难过。

    她啪地放下了手上的筷子。

    大家齐齐地看向她。

    庄义公关切地问道,“玉娘,怎么了?”

    “我饱了。先回房了!”

    成玉娘与其不悦地丢下这么句话,就起身走了。

    庄义公见了,不放心,赶紧扒了两口饭跟过去了,“玉娘,你等等我……”

    看着离开的父母,庄允烈和冼星都有些怔然。

    庄允烈转头看向冼星,打量着她的脸色,见她盯着成玉娘几乎没动的饭碗,皱着眉头,轻声说道,“你别担心。我娘一向这样,别看她现在有些年纪了,脾性却还跟年轻时候一样,有点任性。回头肚子饿了,自然会让厨房准备东西给她吃的。”

    冼星看了他一眼,转回头来,“是我大意了。不该让你吃肥肉的。”

    庄允烈见她这么说,赶紧说道,“吃肥肉怎么了?我现在完全能吃肥肉。”

    冼星见他信誓旦旦地样子,笑了,“你也不必如此勉强自己。”

    “我没有勉强。我是认真的。”

    “那你这毛病改得还挺快。明明之前还那么害怕吃肥肉的……”

    “不是你让我改掉的吗,我怎么可能辜负你的期待?”庄允烈笑着说道。

    “我?”

    冼星愣住了,自己曾经让他改掉吗?

    大概有过吧……

    冼星没说什么,捏了捏筷子,“好了,你接下来想吃什么?”

    “你不用管我。你先吃。你吃完再喂我就好。”

    冼星没理会,又问道,“还是要先喝口汤?”

    庄允烈看着她已经放下筷子去拿勺子,便应道,“好。喝汤。”

    成玉娘快步地回到房间里,直接面向里躺到床上,生着闷气。

    庄义公跟进来,走到床边看着她那个样子,没有劝说,反倒噗哈哈哈笑出了声来。

    成玉娘听着他的笑声就恼,当即坐了起来,气愤地说道,“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我都气成这样了,你竟然还笑得出来!”

    庄义公摇了摇头,坐到了床沿上,侧身面向成玉娘,脸上的笑收起来了,眼睛里却还流露着笑意,“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反倒觉得高兴还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