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封墨

    & ngua=&ot;java&ot;sr=&ot;/gaga/pa-tprightjs&ot;>

    听到楚长歌的这番话,宴暮夕总算给了他一个好脸色,带着几分与有荣焉的语气道,“我看上的媳妇儿自然是极好的,你若有机会吃到她做的饭菜,你就能体会到灵魂为之颤抖的滋味了。”

    闻言,乔天赐握起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两声,泊箫做的饭菜的确是别人难以企及的美味,但灵魂都为之颤抖……,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宴暮夕含笑看了他一眼,“乔小哥哥难道不这么觉得?”

    一声乔小哥哥,让乔天赐如坐针毡,恨不得学云峥跑路,他木着脸摇摇头,再不敢去听俩人谈话。

    楚长歌却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看过来,“乔小哥哥?这是什么梗?”

    宴暮夕不觉得自己语出惊人,更不觉得丢脸,很自然的道,“乔小哥哥是跟泊箫一起长大的发下,关系亲厚无比,又比泊箫年长,我不喊小哥哥喊什么?”

    楚长歌震住,而后低着头闷笑起来,因为隐忍,肩膀都在剧烈的颤动,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癫痫犯了,到后来,他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两下,才算堪堪止住了。

    后面,詹云熙不知道还有这个小插曲,一时也表情变幻的厉害,拿眼神去问邱冰,邱冰一脸生无可恋,他顿时好奇不已,又懊悔之前不该在后厨耽搁那么久,平白错过这么多好戏。

    楚长歌待觉得自己平静了些后,凑近宴暮夕低声问,“你是认真的啊?”

    宴暮夕给了他一个‘废话’的眼神。

    楚长歌似有些不能接受,片刻后,才喃喃一句,“怎么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呢?恍恍惚惚的就多了个表嫂……”说道这里,他眼神一闪,低声又问,“老爷子和姑父都同意了?”

    宴暮夕淡淡的道,“我娶媳妇儿需要别人同意?”

    楚长歌噎了下,想了想,又无奈的摇摇头,也对,这才是暮夕的风格,他从小就有主意,谁也干涉不了,不过结婚毕竟是大事儿,尤其晏家主母的身份何等重要,就算暮夕再有主见,晏家也不会真的坐视不理,他斟酌了片刻,意味深长的道,“你是不用顾忌别人,但她背后可没有人支持……”

    宴暮夕忽然冷笑,“谁说她背后无人支持?她背后有我!”

    最后那一句,说的掷地有声。

    楚长歌愣住,忽然觉得这样的宴暮夕有点陌生,恕他实在不能理解,怎么短短几天就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儿?还到了这般维护的地步?

    一见钟情的事儿,他不太相信,就算真有,也不可能会发生在他们这种人身上,可暮夕此刻的态度,却叫他暗暗心惊起来。

    这俨然就是动了真情了。

    “暮夕……”

    宴暮夕打断,“你只需知道她是你表嫂就好,其他的不必管。”

    楚长歌想劝他的话就都咽了回去,苦笑着点点头,“好,我自是希望能看你幸福的,你什么都不缺,唯身边少了个人陪伴,你要是真的认定了,就算全世界都反对,我也支持你,不过,你也做好心理准备,可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样通情达理。”

    宴暮夕“嗯”了一声,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台上的大屏幕。

    此刻,镜头里又出现了柳泊箫,她正在做那道酸辣汤,白色的砂锅里翻着滚,热气袅袅升腾,有点模糊了她的脸,可那专注的一丝不苟的眉眼却显得越发清晰。

    宴暮夕的目光一寸寸的温柔起来。

    楚长歌也盯着柳泊箫,看着看着,忽然喃喃道,“怎么觉得这么眼熟呢?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不对啊,要是真见过,我不该想不起啊……”

    宴暮夕仿若没听见。

    后面,詹云熙和邱冰却面面相觑,楚少怎么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们以为少爷之前说那种话是在搭讪和套近乎,可现在,楚少都认了人家是表嫂了,肯定不会再生出什么非分之想,那么他此刻说的这话,就是的的确确觉得柳泊箫面熟,可这怎么会呢?

    邱冰想的更多一些,因为他在少爷的授意下去查过柳泊箫的事儿,知道她是柳絮从孤儿院抱养回来的孩子,至于亲生父母则不清楚,难道……

    这么想着,心头不由一惊,莫非少爷对柳泊箫并非喜欢的莫名其妙、而是少爷知道了什么?

    他正胡乱猜测着,忽然门口骚动起来,直觉的,他身子一凛,那是身为武者的敏锐,来人肯定不简单,能让他都有压迫感。

    不过待看清对方,他恍然的同时又有新的疑惑,这位爷怎么也来了?

    楚长歌比他还懵呢,下意识就喊了声,“卧槽,封墨?”

    听到声音,宴暮夕的视线从大屏幕上收回,转头看向门口,眸子微微眯了起来,封墨来这里做什么,目的不言而喻,他只是没想到,他动作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