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9章 扬州瘦马

    三位盐商,此时心脏忐忑的跳动着,心中想着,无论如何也要给这位皇商拉好关系。

    莫然却不知道三位盐商心里已经出现变化,从刚刚一上场就装爷爷,想压倒莫然,到现在却想装孙子,讨好莫然。

    莫然咳了几下,想好了台词才说:“既然各位知道我不是盐商,就和你们不存在利益纠纷,所以你们也别要为难我了。”

    三位盐商笑了笑,哪敢啊,你可是正儿八经的皇商,我们只是些盐贩子,怎么敢生你的气啊。

    莫然对这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深深不解,略带歉意的说:“今天小弟初来扬州,人生地不熟的,请让小弟请各位东家吃上一顿饭,略表敬意。”

    三位盐商哪敢让莫然请客,纷纷表示自己是东家,在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自己要请莫然吃饭才是最对的。

    四个人为吃饭起了争执,最后三位盐商看莫然实在是真诚,就答应莫然的饭局,不过等明天,莫然必须要去他们的宅院里吃饭。

    莫然让静娴拿些银子下去,让厨房再送上一顿最好的饭菜,不一会儿,桌子上就摆满了菜肴和美酒,莫然想套几位盐商的话,几位盐商想讨好莫然,所以气氛热闹的不得了,没过一会儿大家就称兄道弟了,莫然年龄最小,称三位盐商为兄,三位盐商得此厚爱,高兴的不得了。

    莫然说:“自己也就是皇上所倚仗的人物,没什么大才。平时也只是在京师算算账本,打理打理物资,皇上有时候会和我说当年靖难之役真是惨啊,整个江南都受到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尤其是扬州,知府直接降成知县。可是我今天来扬州,怎么都看扬州恢复了不少生机,一点没丢知府的脸。

    要不是我看到城墙还是破破烂烂的,说这里是扬州,我说啥都不敢相信。扬州没有得到一点朝廷援助,就这么变得一尘不染,一点都看不到城里是两年前还打过仗的样子。”

    盐商甲接过话说:“你不是扬州人,自然不知道里面的秘密,我当你是自家兄弟,你可别朝外说哦!”

    莫然点点头,“咱们商人走四方,讲的就是信誉,你说的话,我准烂在肚子里。”

    盐商甲看着盐商丙和盐商乙说了起来:“我们扬州是两淮运河的中心,两淮又是江南江北的中心,所以这扬州聚集了大明国大半的盐商。盐商的高消费就是带动扬州发展的主力。”

    盐商乙也接着话说:“其实不仅仅消费问题,扬州有好多盛产,比如前段时间闻名全国的扬州炒饭和扬州汤包,都是扬州产的。扬州还有一个特产就是扬州瘦马。”

    莫然疑问的问了句:“扬州又没有草场,没有优异血统的良马,怎么能把马当做特产。最要紧的是,人家马儿都是以健壮和速度闻名,第一次听说瘦马是特产。”

    盐商三人捂嘴直笑:“看来老弟是很久没出京师,不知道外面的变化,我们扬州瘦马是人,是群面容消瘦的美人。”

    莫然不解,“美人就是美人,为什么称之为瘦马呢!”

    盐商甲颇为得意的给莫然解释道:“从洪武年间,扬州出现了一批富得流油的盐商。扬州城内,繁华骚动,歌舞升平,常年流连风花雪月的盐商也对此感觉索然无味,他们对丰乳肥臀审美疲劳之后,就喜欢上那些消瘦的女子。瘦马也就运应而生。”

    盐商甲还给莫然解释为什么叫瘦马,这里面可是大有学问的。

    莫然请他赐教,盐商甲很是高兴,眉飞色舞的说道:“扬州瘦马”,与马无关。从洪武年间开始,在扬州一带,出现了大量经过专门培训、预备嫁予富商作小妾的年轻女子,而这些女子以瘦为美,个个苗条消瘦,这些女子又任富人挑选,就好像即瘦小又病弱的马匹,所以大家称呼为扬州瘦马。”

    盐商乙也跟着说:“扬州瘦马很是赚钱,先出钱把贫苦家庭中面貌姣好的女孩买回后调教,教她们歌舞、琴棋书画,长大成人后卖与富人作妾或入秦楼楚馆,就可以此从中牟利。因贫女多瘦弱,“瘦马”之名由此而来。初买童女时,不过十几贯钱就能买到。等到长大嫁人的时候,一等瘦马可赚千五百两银子。这样的赚钱买卖谁不心动啊!而且扬州瘦马是面向全国出售的,价高者得。”

    莫然汗颜!果然是人如其马,这些幼童从哪里买的。

    盐商乙说:“前年不是靖难战争吗,扬州周围村镇混乱不堪,那时候就有好多卖儿卖女的。瘦马那个时候进了不少货。”

    除了瘦马,扬州还有别的买卖吗?莫然又问。

    盐商甲悄悄的说:“其实还有一些别的财路的,只是养瘦马和贩盐都是国家批准的合法买卖。那个买卖见不得光,咱们商人都是有利才会做,那个利大于弊我们是不做的。”

    莫然心中盘算道,扬州的赚钱门路至少有三条,既然人家不愿意说,莫然也不再问,几个人吃着喝着好不热闹。

    第二日和第三日,莫然吃遍了三个盐商的家,盐商还送来了大批的礼物,说是莫然能再皇上面前能为他们说上好话,多要些盐引,他们每年都会给莫然上岁贡。

    莫然在扬州呆了四天,又彻底弄清了瘦马的真相,原来瘦马也不是那么好卖的,一等资质的女孩,将被教授“弹琴吹箫,吟诗写字,画画围棋,打双陆,抹骨牌,以及精细的化妆技巧和形体训练。

    二等资质的女孩,也能识些字、弹点曲,但主要则是被培养成财会人才,懂得记账管事,以便辅助商人,成为一个好助理。

    三等资质的女孩则不让识字,只是习些女红、裁剪,或是“油炸蒸酥,做炉食、摆果品、各有手艺”,被培养成合格的主妇。

    所谓等级也不过是价钱问题,等级越高价钱卖的越好,莫然还观察到里面有不少幼童是前年买进的,明显就是靖难遗孤。

    等回京师,莫然要问一下黄观,黄观曾经不是说,基本上没有遗漏太多的靖难遗孤了!

    在莫然一行人要离开扬州的时候,扬州的运河上却驶来大批的官船,可是官船装的却是私人货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