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6章 荆棘女巫安娜

    “红魔女巫是一个很强大的女巫,名字已经记不住了,她拥有令人恐惧的魔力,大约是在30年前,史丹利王国遭受叛乱,老国王被袭杀,新的国王,也就是现在的国王马蒂亚斯·古斯塔夫松根本无力阻止叛乱,就在他的王国即将被灭亡之际却不知从哪里找到了红魔女巫。”

    “他迎娶了红魔女巫,而红魔女巫也利用她强大的魔法帮助他复国,平复叛乱,杀死敌人,并且变得更加强大,威震周边。”

    “那之后呢?”

    西奥多拉继续诉说道:“复国完成后马蒂亚斯·古斯塔夫松却开始惧怕红魔女巫的力量,他们结婚后的第三年,红魔女巫为马蒂亚斯·古斯塔夫松生下了一个女儿,第二年又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因为生产使得红魔女巫精力受损,力量十不存一,他在这个时候却想要杀死红魔女巫,驱赶她的力量。”

    看到这里李毅冷哼一声道:“后面的剧情是不是红魔女巫受伤逃走?现在又开始回来报复?”

    “对,红魔女巫重伤逃走,带走了自己的女儿,同时对马蒂亚斯·古斯塔夫松下了诅咒,至于诅咒是什么,并没有人知道,甚至有没有下成功都不知晓,毕竟空魔女巫当时的魔力大损,而且这20年来马蒂亚斯·古斯塔夫松也没有任何其他的迹象。”

    典型的狗血剧情,不过这种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华夏有一句话叫门当户对,意思就是说,如果两个人的结合最好就是在家境、学历等方面能够相互对等或互补。

    这句话其实放在超凡世界也是可以用到的,不过不仅仅是家境和学历了,在力量上也是如此。

    一方拥有强大的力量,而另一方只是一个凡人,尤其这个掌握强大力量的还是女方,那就更麻烦了。

    如果是男性掌握了强大的力量,最多是冷落,然后迎娶更多的女人,当然也有可能会出现红魔女巫这种情况。

    如果女性掌握这种强大的力量,而男性又是那种自尊心特别强的,或者说是掌握欲特别强的,那么之后就麻烦了。

    人心很复杂,复杂的让人无以复加。

    我欠你因果,我可以慢慢的偿还。

    如果我欠你的因果实在是太大,大到根本无法偿还的时候,很多人甚至会生出将自己的这位恩人杀死的想法,你一了百了,我自然也就没有了因果。

    封神演义中就有类似的行为,不信你看封神演义中三大贱人之一的燃灯,他是如何对待曹宝萧升的。

    典型的因果太大,无法偿还。

    “也就是说红魔女巫已经恢复了伤势,现在返回来就是想要报复马蒂亚斯·古斯塔夫松。”李毅道。

    “可以这么理解。”

    “我明白了。”

    李毅静静沉下心,左手摸着下,右手食指轻轻在桌面上敲打,发出咚咚的声音。

    脑海中不断的思考他们这场家庭伦理剧之中自己可以获得哪些好处。

    国与国之间没有长久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李毅既然想建造一个帝国,那自然要对周边的这些国家下手。

    半晌之后,李毅睁开双眼。

    “为什么这么看我?”

    赫然是西奥多拉静静的看着李毅,那表情让李毅都有些惊恐。

    脑海一转,李毅自然知晓了西奥多拉的想法。

    伸手将她拉入怀中,将其翻过来,重重地在她挺翘的臀部上拍了几巴掌,如同波纹一般竟然产生了震荡。

    西奥多拉也是脸色羞红,口中发出迷人的娇喘声。

    “真是该打,难道在你心中我就是那种人吗?”

    很明显,红魔女巫的家庭伦理剧影响到了她,担心李毅也会如同马蒂亚斯·古斯塔夫松一般将自己抛弃。

    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看个电影都能带入到里面,让自己大哭一场,更何况这个眼前发生的事情。

    “对……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不要再打啦。”西奥多拉脸色羞红,娇艳欲滴的说道。

    “知道错了就行了,要是说一声错了那还要要法律干什么?做错了就要受到惩罚。”

    西奥多拉双目含水,娇艳欲滴,柔声说道:“那你要如何惩罚我?”

    李毅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拍打挺翘的右手也停了下来,不过依旧落在上面轻轻的揉搓。

    将其一把抱起,转身朝着卧室走去。

    心念一动,房门自动关闭,不多时里面想起令人心痒的声音。

    ……

    伊诺拉拍出去的侦察兵很快就回来了。

    整个史丹利王国大旱,颗粒无收,但是国家的税收却并没有减少。

    而且还带了一个最重要的消息,史丹利王国的国王马蒂亚斯·古斯塔夫松重病昏迷,每日只有一两个小时的清醒时间,

    “不论是红魔女巫的诅咒起效了,还是他真的要生重病,但对于我奥兹王国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情,通知下去,全力备战,随时做好战争的准备。”

    “是。”

    “加布里·埃尔诺萨,你也做好准备,史丹利王国的子民会慢慢全部接引过来,到时候人量骤增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你的任务就是安排好他们,同时让军队协作,不允许出现任何差池。”

    加布里·埃尔诺萨赶紧应声答道:“是。”

    说话的时候一个巴掌大小的身影朝着李毅飞来。

    绿色的头发,透明的翅膀,花瓣做成的裙子,绿叶做成的衣服,手中拿着一根荆棘做成的魔杖。

    面容精致,如果放大来看,又是一个绝色的大美人,奈何只有巴掌大小。

    “奥兹国王,奥兹国王,那要我做什么?”荆棘女巫安娜兴奋地飞到李毅面前问道。

    对于这个小东西李毅也是头等不已。

    一个以荆棘植物半生的妖精本身就带有极大的攻击性,虽然不是那种毒物之类的植物诞生,拥有荆棘的她也是比较喜欢闹腾。

    突然之间李毅好像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安娜,是不是所有的荆棘你都可以促生?”

    荆棘女巫安娜昂着小脑袋,一点自豪的说道:“那当然,我的半生植物就是荆棘,只要是荆棘类的植物都在我的操纵范围之内。”

    “魔药类荆棘也可以吗?”

    荆棘女巫安娜一愣:“荆棘还有魔药吗?我怎么不知道?”

    “先别管有没有,就说你能不能做到吧?”

    “应该……可以吧!你先拿出来一些种子,我尝试一下。”

    “那好,你等一会儿。”

    大龙世界也有一只荆棘龙精灵。

    就是郁金香伯爵李斯特的第一只精灵虫所进化而来的,也是他的第一个龙精灵,荆棘龙精灵婕拉。

    现在整个大龙世界早已被李斯特所统一,传奇大陆已经成为他的后花园,而他也成为万龙之主。

    作为李毅第一个所契约的属神,李斯特的发展潜力不可谓不强。

    不论是改变世界的精灵虫,还是创造世界的龙,这些都是极为重要的战略资源。

    甚至就算没有灵药圃的投影能力,仅仅只通过这些精灵虫也可以扩大种田。

    在大龙世界,经过李斯特的培养,光是荆棘就已经发展了好多种类,包括变异出来的毒荆棘,以及可以炼制魔药的魔药荆棘。

    虽然经过灵药圃的时间加速,李毅并不缺少这些东西,不过给荆棘女巫安娜找些事情做还是好的,甚至后期李毅会讲这些妖精全部抓住灵药圃。

    心神沟通之下,灵药圃中的荆棘种子被李毅搜集了过来,单独装在一个袋子中。

    “这里面共有18种类型的荆棘种子,如果你能够全部栽种出来的话,我还会问你在寻找其他全新的种子,而且还会介绍一个朋友给你。”李毅笑着说道。

    荆棘女王安娜摇着头说道:“朋友?不,我不喜欢朋友,你见过哪有喜欢跟长着刺的荆棘长在一块的植物,我还是喜欢种子,要是奖励的话就多奖励一些种子给我吧!”

    “这个以后再说,你先把这些荆棘种出来。”

    将荆棘女巫安娜打发走之后,你一转身就在身边的伊诺拉与西奥多拉说道:“有没有兴趣到史丹利王国转一转,去见识一下这个红魔女巫。”

    伊诺拉露出意动的神色:“红魔女巫成名于30年前,以一国之威来响彻她的威名,等到我出世的时候她早已隐退,现在她重新出世,魔力早已恢复甚至更大,我早就想与她比试一番,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当然不能错过。”

    “西奥多拉你呢?”

    “我也想去见识一下这个传说中的红魔女巫,看看她是否真的如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哈哈,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看看。”

    并没有惊动其他人,右手一挥,白色的祥云出现在脚下,托举着三人朝着天空飞去。

    诸天万界之中,只要跨过初阶,也就是前三阶,到达了中阶之后,便已经有了飞行的能力,如果能够找到合适的法器或者是技能,便能够直接飞行。

    伊诺拉使劲的踩了踩脚下的白云,眼神中满是羡慕之色。

    “这东西真不错,不论是速度还是舒适程度,比我的那群废物东西强多了。”

    在没有合适的法宝或者是技能之前,就算进入中阶想要飞行也需要耗费极大的力量,关键是还无法持久,所以很多人都是收复一些会飞的坐骑,就比如伊诺拉想要飞一般都是踩着她的飞天狒狒。

    你能够想象一个穿着绿色长裙的漂亮女士,脚下踩着一只一场丑陋的狒狒在天上飞的感觉吗?

    辣眼睛。

    “这是我的特殊魔法,你学不会的。”李毅无奈的说道。

    “就知道,算了。”伊诺拉撇了撇嘴。

    “以后找机会我会给你们姐妹两个找一些飞行类的技能魔法或者说是装备,不要着急。”

    “嗯。”

    说话间三人驾着白云已经离开了奥兹王国的范围,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条宽阔的河流。

    弯弯曲曲,波澜壮阔,此时以至秋季,树叶开始泛黄,在微风下打着旋落入地面。

    河流的名字叫做多厘河,这是奥兹王国与史丹利王国的分界线,但现在这个河流却呈现了诡异的一幕。

    在多厘河的东侧,也就是奥兹王国的范围,颜色呈金秋色,脱落的树叶,成熟的粮食,温暖的阳光,可以说是金秋十月,硕果累累,

    而在多厘河的西侧,也就是史丹利王国的境内。

    干旱、枯萎、凋零……

    就如同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田地里零星的只有几片干枯的玉米秸。

    河流的两岸呈鲜明的对比,但是要知道这条河流不过宽10米见方罢了。

    如此诡异的情景让人一看就知道绝不是天地自然的灾害。

    看到这一幕的伊诺拉脸色异常的阴沉,当然他并不是在感慨民不聊生,百姓受苦。

    “好厉害的魔法,红魔女巫竟然可以影响一国的环境。”

    西奥多拉也点了点头说道:“以前只是听过她的威名,不过现在看来传说都是真的,甚至这些年他的魔力更加的强大了。”

    李毅降下云头,落在河边。

    脚下是干涸的土地,因为靠近河流的缘故,使得这些土地呈蜘蛛网似的龟裂状。

    在面前则是长了一颗树叶完全落尽的干枯树木。

    “嗯?”

    右手对着这棵树轻轻一抓,下一刻却见从中流露出一丝红色的烟雾。

    烟雾呈赤红色,若隐若现,虚实相间,感觉随时都能散掉,但又给人一种很坚韧的感觉。

    “这是什么东西?”伊诺拉两人也看向李毅手中的红雾。

    “不知道,从这棵树中抓出来的,她一直在吞噬这些植物的生命力。”李毅说道。

    伊诺拉心中一动,而这不远处另外一个干枯的树木抓去,运起体内的魔力,片刻之后竟然也如同李毅一般抓出一道红雾。

    “这不可能,红魔女巫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污染整个王国的一草一木。”

    李毅神念感知之下,身边的一草一木,脚下的大地,都能够感受到那股红雾的侵染,虽然都不是很强大,但却充满了吞噬与腐蚀性,足以让这片大地变得寸草不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