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白素素一曲舞罢,款款行礼,就要退下。可是台下一众如狼似虎的男客人们尚嫌不够,一个个都放开了嗓子,尽情展示自己心中对白素素的渴望。

    “素素姑娘,别啊,再来一支舞!要多少钱,本公子都赏了!”

    “乐班,傻愣着干嘛?奏乐啊!让素素姑娘再舞一曲,让我们饱饱眼福!”

    “奏乐!奏乐!奏乐!”

    呼声如山,白素素怕是骑虎难下。赖老六担心耽误了顾盼兮的事情,朝台上主持的另一个龟奴打个眼色,这龟奴会意地点点头,解释道:“各位爷,小人代醉月楼,感激各位对素素姑娘的宠爱。只是今日素素姑娘有贵客来访,实在是需要暂别各位恩若山重的大爷。为了表示我们醉月楼对各位大爷的诚意,今晚的酒水,就给各位大爷免了,好吗?”

    对于这个龟奴的说辞和免去酒水钱的举措,醉月楼中这帮如饥似渴的客人显然不买账,他们嘘声迭起,纷纷叫骂起来。

    “放屁!谁缺这几个破酒钱?老子就要素素姑娘留在这,再舞一曲!”

    “就是就是!哪个王八蛋这么不知好歹,敢单独拐走素素姑娘,把我们晾在这?臭龟奴,本公子在你们醉月楼花的银两还少?怎么不见素素姑娘单独见见本公子?”

    “可恼也!那个王八蛋,开价多少,老子多出一倍!”

    “各位多说无益,龟奴,把那个王八蛋揪出来,本公子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眼见群情激涌,白素素是真的没办法硬着头皮离开舞台会见顾盼兮。赖老六一时也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个醉月楼,可是他们精心经营多年的重要据点,如果得罪了眼前这帮金主,对于醉月楼是重大损失,这个后果,赖老六负担不起。

    可是顾盼兮,赖老六又不能随意对付。

    就在赖老六面露难色,头疼应该怎么解决这件事的时候,顾盼兮忽然毫无征兆地举起右手,朗声喊道:“正是本公子要单独会见素素姑娘。怎么样,你们有什么意见?”喊话的时候,顾盼兮故意瓮声瓮气,听起来就比较像个男子。

    一石激起千层浪。顾盼兮这一声喊,引得醉月楼内全部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到她的身上。惊讶、错愕、佩服、嫉妒、怨恨、不屑,错综复杂的情感,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白素素错愕地看着顾盼兮,实在有些好奇这个素来行事惊人的王妃是要做什么。赖老六则是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大急,低声问:“王妃,您这是要做什么?”

    顾盼兮自信一笑,“还能做什么?扫黄啊!”

    说罢,顾盼兮就走前一步,两手叉腰,继续挑衅。

    “怎么,刚刚不是嚷嚷着要教训本公子的么?谁先来?!”

    赵忠叹一口气,撸起袖子,准备干架。

    几个吵得最凶的纨绔对视一眼,立刻蹿出来,指着顾盼兮鼻子叫嚣道:“你这个小白脸娘娘腔,长得油头粉面的,在乐安府中都不曾见过你。你是什么来路?!”

    小白脸?娘娘腔?

    顾盼兮哭笑不得,心中暗骂:老娘是货真价实的大美女!什么小白脸娘娘腔?!

    顾盼兮右拳捶到左掌心,松了松脖子,说道:“废话不多说了,今天有谁不服气的,拳头底下见真章!一个个罗里吧嗦,跟个娘们似的,口气还敢这么大!”

    纨绔们本来就带着酒劲,再被顾盼兮这么当场一羞辱,果然大怒,再也按捺不住,嘶吼一声就向顾盼兮冲了过去。

    顾盼兮,等的就是这个瞬间。

    说时迟,那时快。顾盼兮将手枪藏在袖子里举高,等到纨绔们距离她只有两三丈距离时,当即扣动扳机。

    “碰!”

    震天巨响,几乎要把醉月楼的屋顶掀翻。那几个一马当先的纨绔被枪响惊得身子一颤,前面的停住了脚步,后面的收不住速度,一群人登时撞到一块,然后抱团栽倒在地。至于其他客人,也都纷纷缩了缩脖子,条件反射地倒退两步。

    一时之间,本来熙熙攘攘的醉月楼中,就以顾盼兮为中心清出了一片空地。唯有赵忠、赖老六,和那帮抱团滚倒地上的纨绔还留在顾盼兮一丈之内。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谁率先抛出了这个疑问,其他人也都纷纷感到好奇。

    刚刚那一声震天巨响,到底是什么?

    问题的核心,也就是顾盼兮,她悠悠然地将手放下。因为手枪被她外袍长袖挡着,所以自掏枪,到开枪,最后收枪,都没有被旁人看见。

    顾盼兮拂了拂衣袖,笑道:“哎呀,没想到,很久不使出这平生绝学,都有些控制不好力度了。吓着大家了,真是抱歉了啊!”

    平生绝学?

    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顾盼兮,心中忐忑。

    赖老六虽然也没有看见手枪,但多少看出了些端倪,知道顾盼兮用的不是什么绝学。他脑子灵活,很快就明白过来顾盼兮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略一思索,连忙帮腔:“平生绝学?这位公子,难不成您是年少有成的武林高手?!”

    “哼哼!算你这个龟奴有些眼光!”顾盼兮心中暗赞赖老六精明灵活,“本公子刚刚使出的这一招,正是武林中失传已久的绝学——一阳指!”

    “一阳指?!”

    闻者无不倒吸一口冷气。一阳指大名鼎鼎,就是武林中无人得见,今日顾盼兮冷不丁说自己刚刚弄出来的一声巨响,就是一阳指,他们怎么能不又惊又喜?

    滚倒在地的一个纨绔挣扎着爬起。他心中不服,并没有被一声枪响就吓倒,高声反驳道:“什么一阳指?不就一声响吗?就是弄个大点的炮仗都能弄出这样一声响。想唬小爷?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小爷是谁!”

    “好像也有道理啊……”

    那些本来已经被顾盼兮吓住了的客人,一听这个纨绔的说辞,心中就又有些起疑了,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听着这些聒噪声响,顾盼兮却毫不担心。她早就预料到会有刺头不服,傲然地一挑眉头,“哦”出一声。

    顾盼兮撸起右边袖子,亮出右臂,然后迈着方步,悠悠走近那纨绔,边走,边说:“这位公子,看来是不信我顾某人懂一阳指啊。这个简单,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话音一落,顾盼兮就猛地欺身上前,右手拇指唰地点到了那纨绔心口之前,沉声恐吓道:“这位不知道什么公子,你有没有胆量受本公子一发一阳指?如果本公子确实不懂,那就是露怯了,素素姑娘,今晚本公子就不见了,改为见你!但如果本公子真的懂,嘿嘿……”

    顾盼兮笑得瘆人,“那你的一条小命,可就没了~”

    不知道是谁率先抛出了这个疑问,其他人也都纷纷感到好奇。

    刚刚那一声震天巨响,到底是什么?

    问题的核心,也就是顾盼兮,她悠悠然地将手放下。因为手枪被她外袍长袖挡着,所以自掏枪,到开枪,最后收枪,都没有被旁人看见。

    顾盼兮拂了拂衣袖,笑道:“哎呀,没想到,很久不使出这平生绝学,都有些控制不好力度了。吓着大家了,真是抱歉了啊!”

    平生绝学?

    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顾盼兮,心中忐忑。

    赖老六虽然也没有看见手枪,但多少看出了些端倪,知道顾盼兮用的不是什么绝学。他脑子灵活,很快就明白过来顾盼兮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略一思索,连忙帮腔:“平生绝学?这位公子,难不成您是年少有成的武林高手?!”

    “哼哼!算你这个龟奴有些眼光!”顾盼兮心中暗赞赖老六精明灵活,“本公子刚刚使出的这一招,正是武林中失传已久的绝学——一阳指!”

    “一阳指?!”

    闻者无不倒吸一口冷气。一阳指大名鼎鼎,就是武林中无人得见,今日顾盼兮冷不丁说自己刚刚弄出来的一声巨响,就是一阳指,他们怎么能不又惊又喜?

    滚倒在地的一个纨绔挣扎着爬起。他心中不服,并没有被一声枪响就吓倒,高声反驳道:“什么一阳指?不就一声响吗?就是弄个大点的炮仗都能弄出这样一声响。想唬小爷?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小爷是谁!”

    “好像也有道理啊……”

    那些本来已经被顾盼兮吓住了的客人,一听这个纨绔的说辞,心中就又有些起疑了,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听着这些聒噪声响,顾盼兮却毫不担心。她早就预料到会有刺头不服,傲然地一挑眉头,“哦”出一声。

    顾盼兮撸起右边袖子,亮出右臂,然后迈着方步,悠悠走近那纨绔,边走,边说:“这位公子,看来是不信我顾某人懂一阳指啊。这个简单,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话音一落,顾盼兮就猛地欺身上前,右手拇指唰地点到了那纨绔心口之前,沉声恐吓道:“这位不知道什么公子,你有没有胆量受本公子一发一阳指?如果本公子确实不懂,那就是露怯了,素素姑娘,今晚本公子就不见了,改为见你!但如果本公子真的懂,嘿嘿……”

    顾盼兮笑得瘆人,“那你的一条小命,可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