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7 这些年的粥都喝到哪去了?(3更)

    程明这才回神,脚步未动,问:“之儿,你可去过你表姑母家里?”

    程嫣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下去,轻点头:“去过。”

    说完,补充了一句:“比我们家里下人住的还不如。”

    程明的心疼的抽成了一团,身体抑制不住的晃了两下。

    “爹!”

    程嫣之急忙扶住他,焦急的问:“您怎么了?”

    程明无力的摆了摆手。

    “应该是天太热了,小姐快扶老爷去屋里。”

    翠绿慌忙说。

    程嫣之扶着程明进了屋内,让他坐在椅子上,又亲自给他倒了一杯温水,举到他面前:“爹,您先喝杯水,缓解一下。”

    程明接过,一仰脖全部喝了下去,然后把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翠绿和鸾红对看了一眼,两人悄悄的退了出去。

    “爹!”

    程嫣之担心的喊。

    程明深呼吸了几口,平复下情绪,这才开口:“爹没事,你别担心。”

    说完,这才感觉屋中有凉意,扫视了一眼,看到屋中竟然有冰块,讶异:“之儿,这……”

    “是表姑父弟弟家来了一个亲戚养病,冰块是那家人送来的。”

    程嫣之解释。

    “那这宅子……”

    “听说也是买来给那人养病的。”

    说到这里,程嫣之脸上有了愧意:“我来了以后,愿意是想在表姑母家住下的,可我去了以后,实在是住不下去,表姑母才让我搬到这里来的。”

    “他们家究竟破旧到什么程度?”

    “女儿不知道该怎么给您说,您去看了就知道了。”

    马氏回了家里。

    顾耀已经把她去程家一事告诉了家里人,看她回来,顾东急忙迎上来:“孩子他娘,事情怎么样?”

    “当家的,之儿的爹来了,想上咱们家来看看。”

    “咣当!”

    顾东手里的农具掉在地上,眼睛瞬间瞪大:“程、程老爷来我们家做什么?”

    马氏失笑:“他只是过来看看,你这么惊慌做什么?”

    “可是,可是……”

    顾东环顾自家的院子,哪哪儿都破旧不堪,程老爷来了,单是第一眼也不会再同意两个孩子的亲事吧。

    顾钱老两口听到动静也慌忙出来了,看顾东一副惊慌的样子,也跟着惊慌起来,

    “出什么事了?”

    “爹,娘,没事,是之儿的爹随着我们过来了,想来咱家看看。”

    马氏笑答。

    顾钱老两口也惊愣在原地。

    还是顾钱还回过神来,朝着顾东瞪眼:“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家里打扫干净!”

    “哦,好!”

    顾东还处在惊愣中,听了顾钱的话赶紧应声。

    “耀儿呢,耀儿在哪儿?”

    顾钱又问。

    顾耀也已经从屋中出来:“爷爷,我在这。”

    “快快快,去村长家借些茶叶!”

    顾耀拔腿就往外跑。

    “老婆子,你快去打水,叫上香儿,赶紧把屋里屋外擦拭干净!”

    李氏颠着小脚去打水。

    “我去学堂的老秀才那让他帮忙写副对联。”

    顾钱说着,就往外走。

    刚走了两步,又转了回来,:“东儿媳妇,咱家过年买的大红纸呢?”

    马氏哭笑不得:“爹,家里只是来客人,又不是过年,你写对联做什么?”

    顾钱恍然:“对,对,对,是来客人,不用写对联。”

    说完,原地转了两圈,自言自语的问:“那我应该做些什么?”

    “您是长辈,他来了是应该拜见您的。”

    “那可不行!”

    顾钱慌的摆手:“人家可是有钱的大老爷,哪能让人拜见我?我想起来,我去烧水,听说现烧开的水沏出来的茶叶特别好喝。”

    说着,朝着厨屋走,感觉马氏还在原地站着,又说道:“东儿媳妇,你也别站着,快去帮着你娘把家里的桌椅板凳擦拭干净。”

    老宅的人被顾钱支的团团转。

    这边,程明却从程嫣之的话中回不过神来。

    他已经将自己和马氏的过往说给了程嫣之听。

    看他的神色,程嫣之便知道他心里难受的很,低声安慰:“爹,您不用太自责了,当然并不是您的过错。”

    不是自己的过错,程明心里苦笑。

    自从跟马氏第一次见面,她不愿提及往事的时候,程明便已经猜到当年的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因为当年从江南回来以后,他爹娘便执意的给她和连氏定了亲,并在短短的十日内让他们成了亲。按理说,姨母刚去世,表妹下落不明,纵使爹有这样的心思,娘也应该阻止的,可并非如此,娘甚至比爹还着急,就算他磕破了头,也没能改变他们的心意。

    成亲当日,他们更是不顾自己的意愿,在喜烛里加了东西,等他清醒以后,他已经和连氏圆了房,他暴怒,他甚至砸坏了喜房内的所有东西,并从那日后不再去连氏房里。可爹娘找到他,告诉他,家里的生意出了问题,如果没有连家的帮忙,他们程家可能会落到讨饭的地步,如果那样,他便永远找不到表妹了。再加之,没过多久,连氏查出了有了身孕,他这才慢慢的接受了连氏,给了她应有的尊重。

    这么多年,他寻找表妹迫切,从来没有细想过其中的事,可今日,表妹见到爹娘的态度让他起了疑,表面上看表妹是欣喜之极,可她那双眼睛里却透着淡漠和疏离,和刚见到他时的态度差不多。

    想到这些,程明闭了闭眼。

    “爹,您怎么了?”

    他的神情清清楚楚的落在了程嫣之眼里,程嫣之有些担心,开口问。

    程明摇头:“没事,爹只是觉得你表姑母这些年过的太苦了。”

    顾家老宅。

    一家人齐心协力的收拾好了一切。

    顾钱便催促着马氏和顾东两人来请程明。

    顾东顿时紧张的不行,搓着手问:“爹,我去了以后该说啥?”

    说啥?顾钱也不知道,平时就是个老实巴交的人,不会巧言花语,今日这种场面就更加的不会了,但当着一家人的面,他这个一家之主可不能丢了脸面,当下对着顾东一瞪眼:“你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说什么还要我教你,你这些年喝的粥都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