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88章 矿场阻击战

    “我靠,老大,你沒死啊。”

    德鲁伊,彼得罗夫,咋尅和他们的手下,看到李宝强犹如兰博降临,十分兴奋,战场上的形势顿时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胜利的天平向李宝强这方迅速倾斜,

    李宝强看到泾渭分明的敌我态势,食指一扣扳机,两支AK47喷出怒火,萨姆家族的内应们顿时倒在了血泊里,

    德鲁伊一挥手,士气如虹的奴隶们一哄而上,把萨姆家族的内应们砸成了烂泥,

    “带我们上城墙。”

    李宝强对朱莉亚招呼一声,必须由朱利亚带队,否则,朱莉亚家的看守们会掉过头來把李宝强这帮奴隶乱枪打死的,

    “好的跟我來。”朱莉亚看到矿场里内乱熄灭了,心情大好,对着李宝强嫣然一笑,白白的牙齿,性感的大嘴,很是动人,

    “老大,牛逼啊,这么快就拿下了黑珍珠。”

    德鲁伊挤挤眼睛,露出促狭的笑容,

    “我对黑妞不感兴趣,都小心点,城墙上子弹可不长眼那。”

    李宝强一招手,几百奴隶跟在他身后登上了城墙,李宝强打眼向外一看,大事不好,

    萨姆家族进攻的队伍暂时退到了两百米处,但是人群后隐隐有火炮的影子,李宝强再看脚下的城墙,分明只是一堵两米宽的厚墙而已,人趴在射击孔后面射击,如果一炮轰來,势必墙倒人亡,

    “撤,快撤,敌人要开炮啦。”李宝强大喊,

    可惜茱莉亚家族的士兵看守们,沒人搭理这个暂时一直对外的奴隶,一个奴隶懂啥,沒看到萨姆家族的进攻被打退了吗,

    李宝强一看沒人听他指挥,这才想到自己不是那个呼风唤雨的华夏民防军司令官,倒也沒什么尴尬的,李宝强耸耸肩,指挥德鲁伊等人迅速撤离,

    李宝强刚走了两步,想了想,回身一把拉住朱莉亚的胳膊:“不想死,跟我走。”

    朱莉亚莫名其妙,本意不想离开自己的家丁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对李宝强十分信赖,稍微迟疑,也沒问什么,跟着李宝强下了城墙,离开城墙一百米才停住,全体奴隶老老实实按照李宝强的命令趴在地上,

    李宝强此时身上迸发出强大的气场,那是在千军万马中冲杀出來的一股杀气,让众奴隶们毫无怀疑地执行了李宝强的命令,

    城墙上一干茱莉亚家族的士兵,一阵嗤笑,敌人都被打退了,还吓得跑了,还趴在地上,看來奴隶就是奴隶,永远成不了将军,

    突然远处啊传來隆隆的炮声,一发炮弹准确击中了城墙,直接把城墙击穿,炸出十多米的口子,城墙上的士兵血肉横飞,几只断胳膊断腿直接飞上了天,哭爹喊娘,一片狼藉,

    德鲁伊悻悻地摸摸脑袋:“Fuck,差点去见上帝,Lee,你果然是一个军人,一个将军,你沒说谎。”

    “草,我骗你干什么。”李宝强回头骂了德鲁伊一句,

    德鲁伊等人现在对李宝强是绝对的信服,有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指引,相信接下來的战斗中,自己这条烂命能活下來,

    朱莉亚吃惊地盯着李宝强,德鲁伊等人的对话,她都听到了,

    眼前这个亚洲Lee,竟然是个将军,一个华夏人怎么能到非洲來,一个将军怎么能成为一个奴隶,

    再看去李宝强的眼神,朱莉亚痴迷了,一个浑身散发神秘气息的英俊将军就在自己身边,茱莉亚的心怦怦直跳,她陷入了爱河,已经无法自拔,

    一门小口径火炮,六发炮弹,之后再沒炮击的声音,李宝强知道敌人开始步兵进攻了,

    果然城墙外又开始了密集的枪弹声,而半死不活的那些城墙守卫们也开始还击,但明显的,反击力度弱了许多,刚才的六发炮弹让城墙守卫死伤无数,士气大降,

    李宝强反而犹豫了,

    自己的奴隶队伍手中也就十來支自动步枪,其他人都是铁镐木棒,有人甚至还拿着石块,如果冲上去决战,分明是拿着鸡蛋碰石头,这种吃亏的买卖,李宝强是不会做的,

    不过再看看一旁朱莉亚眼中无助乞求的目光,李宝强心中一软,

    草,我怎么会对一个黑妞产生想法,虽然长得有点像安吉丽娜,但是皮肤太黑了,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那,是不是最近这一个月当奴隶憋得慌,罢罢罢,就帮你这一回,

    李宝强不再犹豫,立马决断,

    “谁会开枪,到我这边來。”

    哗啦站起五六十号人跑到李宝强身边,李宝强点点头,还是有血性汉子,不错,

    “德鲁伊,你带着其他人,跟着朱莉亚走暗道,从侧面适时出击,适时懂不懂。”

    德鲁伊点点头:“懂,我们德国人那可是打仗的老手,不就是制造混乱吗。”

    “靠,靠点谱,注意安全,不要拼命,有机会就逃走,你懂我的意思吗。”

    “明白,长官,那你。”德鲁伊十分感动,其实李宝强可以不用回來的,李宝强回到矿场來,无疑是來救自己这帮弟兄的,

    “我是打不死的小强,小强,蟑螂你的明白。”李宝强拍着胸脯子说道,自信的笑容给德鲁伊等人以无比的信心,

    德鲁伊凑到李宝强跟前悄悄说:“Lee,矿主的女儿不错,很性感,不过不要为了一个无关的女人送命呀。”

    李宝强捶了德鲁伊一把:“快走吧,见机行事,注意小命。”

    德鲁伊跟着朱莉亚带领两千多名奴隶向暗道跑去,期间很多躲藏流弹的奴隶听说有暗道,纷纷加入队伍中去,

    德鲁伊也不管不顾,能够逃掉,活一个是一个,不过德鲁伊打定主意,要适时出击,能帮李宝强一把是一把,谁让他们是磕头拜把子的弟兄呢,

    当初四人在山坡上可是喝过血磕过头的拜把子兄弟,德鲁伊也懂华夏传统,扔下弟兄不管,那叫不义,

    李宝强率领五六十号人弓着身跑到城墙下,捡起死尸边上的步枪,对准冲锋上來的萨姆家族士兵纷纷开火,

    李宝强点射完一个弹夹,看看对面蜂拥冲上來的黑压压的敌人,乐了,

    这些非洲人开枪,真他妈的有意思,好好的AK47,按住扳机猛扣火,子弹乱飞,沒几颗射向敌人,大部分都射向了天空,

    而且这帮黑家伙嘴里还念念有词,屁股扭着,一股浓浓的非洲舞蹈气息弥漫在战场上,这哪里是打仗,分明是开焰火晚会,

    不过,即使如此,李宝强身边的矿场阻击队伍还是出现了伤亡,

    人越來越少,火力越來越弱,面对蜂拥而上的黑色非洲武装分子,李宝强还是感到了莫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