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9章 被捕

    六月雪的分身挟持着那初中女生,面目狰狞地威胁道:“乖乖放我们离开,我就会放了这个小姑娘。可你们要是执意跟我作对的话,我敢保证,我会想尽办法杀光这条街上的人。立刻放下你们手里的枪,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十三队的几个成员攥紧了拳头,个个怒火中烧可又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只得把手里的枪放在了地上。

    六月雪的其中一个分身嚷道:“把枪踢远一点!然后退后!”当她看到那些维安局成员因顾及市民性命而不得不妥协的时候,她禁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几个距离较近的分身迅速上前,试图夺过那几把阻击枪。可就在这时,她们的身体同时停滞了一下,并且变得越来越疲软无力。

    那挟持着初中女生的分身也突感不适。她抓着玻璃碎片的右手不停地颤抖,而后双腿突然一弯,狼狈地跪在了地上。

    她伸出还沾染着鲜血的手,想要抓住那初中女生的手臂,为自己当挡箭牌,然而只是无力地触碰到了她的衣角。那初中女生连忙跑开,躲到了安全的地方。

    几个分身能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体力的流逝,她们虚弱地转过头来,看到了不知何时到来的柳未珂。

    柳未珂愤怒地盯着她们,右手抓着真正的六月雪。此刻的六月雪狼狈不堪,奄奄一息。刚刚柳未珂害怕分身们会伤害无辜市民,于是忽然施用异能,用坚固的石块包裹住了自己的手,并且狠狠捶击了六月雪的头部。

    六月雪头部的伤口涌出鲜红的血来,随着她的逐渐虚弱,她的分身们也立刻受到了影响。她们个个筋疲力竭,渐渐失去了自如行动的能力。

    意识到了这几个分身的变化以后,柳未珂也更加安心了,她可以确定被她抓到的这个六月雪是真正的本体无误了。

    柳未珂举起阻击枪,毫不犹豫地朝那几个分身扣动了扳机。几声枪响以后,那些分身们失去了最后一丝生命力,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疲惫不堪的六月雪不知何时已经失去了意识,当刺眼的灯光照到她的脸上时,她才渐渐清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眼前台灯的光亮让她觉得一阵晕眩。

    柳未珂坐在她的对面,正用食指一下下敲击着桌面。这间审讯室阴冷逼仄,四周光秃秃的墙壁惨白一片,会让人产生一种无形的压力。

    浑身冰凉的六月雪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她看着柳未珂,虚弱地说道:“为什么不杀了我,给我个痛快?你们该不会想要假仁假义地劝我回头是岸吧?”

    柳未珂冷笑了一声,说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跟随鬼目,在里待了那么多年,罪行罄竹难书。我还真不指望你会良心发现。只不过,对你而言重要的不是要不要弃恶从善,而是能不能活下去吧?”

    六月雪张开干裂的嘴唇,有气无力地说道:“怎么,如果我配合你们的工作,你就肯给我留条活路?如果不乖乖配合你们,你们就准备立即杀了我吗?”

    柳未珂摇了摇头,双臂交叉环绕在身前。她幽幽说道:“不会的,如果你不配合,我会把你丢回大街上,最好是在能清楚看到的地方。”

    “你这是什么意思?”六月雪紧紧抓着椅子的扶手,下巴微微颤抖。

    柳未珂说道:“依你如今的境况来看,你已经不只是到了被鬼目厌弃的程度了。我知道会怎样对待一枚弃子。你不仅仅是流离失所,很可能还朝不保夕。也许有一天,你昔日同伴的枪口就会对准你,就像你们曾经对待李旻一样。”

    “不会的!”六月雪恨声道,“我在里待了那么多年,多少人都对我又敬又怕,就凭那些渣滓,也敢对我动手吗?”

    柳未珂故意流露出一副怜悯的表情,她叹了口气,说道:“难道你不知道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句话吗?何况他们惧怕的本来就不是你,而是曾经站在你身后的鬼目罢了。瞧瞧你此刻的下场,鬼目早就已经厌弃你了对不对?没有他的庇护,那些的走狗还会把你放在眼里吗?”

    “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要胡说道了。我这些年来为笙哥付出了那么多,他不会真的想让手下要我性命的。”六月雪声音嘶哑地说道。

    她其实也是在自我麻痹,她知道罗珊对于鬼目的意义,自然也明白鬼目如今有多痛恨她。她曾经也想一生一世追随那个男人,然而他们已经是不共戴天。如果重新落到鬼目的手上,她会比留在这里当阶下囚还要狼狈,她会被人践踏,没有丝毫尊严。

    柳未珂说道:“别嘴硬了,你一定是犯了大错,才会不得不流落街头,不敢回到鬼目的身边。你想想李旻,想想蓝雀的姐姐,再想想盛旷。你难道不明白对于鬼目没有价值的人究竟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吗?你应该庆幸我们把你抓了回来,至少你不用再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了。”

    六月雪紧抿着嘴唇,她脆弱苍白的指甲用力抠着座椅扶手,几乎就要断裂了。她忽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无力地倚靠着椅子,脑袋微微向后仰。“告诉我,知夏和左姝现在怎么样了。你们杀了她们吗?”

    六月雪并不知道宋知夏已经意外身亡,也不知道左姝已经逃离了威河郡。她只从新闻上了解到她的另一个女儿左婧的惨烈下场。

    她经常一闭上眼睛,便能想象到左婧绝望无助的样子。她多年之前失去了儿子,如今又失去了女儿,连好不容易重逢的妹妹辛媛也落入魔爪,生死未卜。她不想再失去至亲,不想孤零零地活在这世上。

    柳未珂停顿了一会儿,说道:“不,我们没有杀她们。”

    她此话并不假,就算是已经死亡的宋知夏,也是丧命于异能人肖裕制造出来的火海,并非死于维安局之手。她静静看着六月雪,不敢想象她如果知晓自己又失去了一个女儿的话会是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