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章 少年侠再下青崖,一醉八仙莫问天

    下山路只有一条主路,穿过树林,没走多远,就能到。白老师徒二人,加上赵小虎,三人郁郁走在颇有年岁的石台阶上。

    龙天沉着脸,每迈出一步,心里都有些凄凉,寒骨。

    赵小虎背着昨晚白老拿回的他们的包裹,低着头跟着走不说话,一旁的白老自顾自喝着酒。

    白老抹了抹嘴:“小子,要是难过,就说出来,你师父我,虽然不如师父那样年轻,但你师父我怎么也算是有些经历的,该难受还是难受,憋着可不好”

    “您这笑话不好笑”赵小虎耷拉着脑袋,挠着耳朵。

    “啧”白老咋舌,白了一眼赵小虎。

    “酒”此时的龙天脑海中还回荡着,那一晚,身处在火海世界里的他们,一老一少,她在他耳边的轻语。

    他今天才懂,那段话,那诗句,是说给自己,准确的说,是前世的自己。

    “你想喝?”白老先是闷了一口。

    “嗯,也不知道您这小小的酒壶里的酒,怎么能喝这么久”龙天瞥了一眼白老的酒壶,那酒壶早已不是当初玲珑在刘家村送的。而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酒壶,形似葫芦,纵向却似八角,每一面,都有一位仙人画像,共八仙,与莫问天师父的酒葫芦差不多,但也不是一样。

    “嘿嘿,小子,你不知道了吧,老子我这可是八仙纳川壶,里面的酒,可是怎么喝也喝不完啊”白老冲着龙天得意的晃了晃酒壶,嘴角还吹着自己的白胡须。

    “师父,酒”龙天缓缓伸起手,眉宇与双眸的阴沉,让白老皱了皱眉。

    “得得得,怕了你小子了,谁让你是我求来的徒儿”说完,白老就将酒壶递给了龙天。

    接过酒壶,一口下去,烈酒的辛辣从喉咙涌到胃口,暖了全身,却暖不了左心。

    即使难喝,龙天还是皱着眉,忍着自己,咽了下去。

    白老轻笑:“小子,这八仙酒,可不是一般人喝的”

    “还行”淡淡的说完,龙天再次仰头闷了一口。

    “八仙壶盛八仙酒,八仙醉笑八仙愁。百川若入八仙酿,一醉八仙莫问天”白老仰着头悠悠的念着打油诗:“你可知道,你那师父莫问天这名,就是这么来的”

    显然,听到这,龙天的眼神有些惊奇,看向白老的眉宇就没那么低沉。

    白老淡笑:“小子,我说过,你拜我为师,我就全都告诉你,包括玲珑为什么活下来”

    “是”龙天心一转,也确有其事。

    “嗯,那好,小胖小子,一会下了山,你去周围找点吃的,我得和我徒儿单独聊几句”

    “这”赵小虎显然有些好奇,但看到龙天看向他的眼神有些低沉,心里也是想着算了:“好的”

    “嗯,那行,一会到了山脚,我就告诉你”

    “到底什么事这么神秘?”龙天低声问。

    “惊天的秘密”白老的嘴角扬起神秘的微笑,让龙天和赵小虎心里都很纳闷。

    下了山,找了一处略微偏僻的地方,白老坐在一块不知何年坠落下的山石上,而龙天就坐山石的对面一棵倒下的枯树根上。因为打好了招呼,所以赵小虎在放下包裹后,很识趣的出去找吃的。

    突然白老伸着右手挡在眉心,四处张望,一脸警觉。

    “师父,这附近没人”龙天无奈。

    “小子,听好了,接下来要说的,可是关乎你我,甚至关乎这片大陆”白老一边重新坐下,一边神秘凑到龙天方向,双眼还时不时的四下扫去。

    “老师,您就别闹了”龙天知道自己这老师父爱玩笑,也没怎么正经过,所以这副模样,让早就习惯的龙天不以为然。

    “小子,听好”白老这才端坐。

    龙天也是露出认真。

    “这浩瀚宇宙星河,茫茫天地沧海,你认为,会有外来之客吗?”

    “师父,这大地上,也并非我天龙王朝一国,又有何不信?”

    “小子,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这”白老一指天。

    “天?”龙天抬眼看着晴朗的天空。

    “嗯”白老坚定的点头。

    “这,师父恐怕是想以笑话来宽慰徒儿吧?”龙天忽然明白。

    “傻x!哦不,不不不不,就当师父没说话”白老一个踉跄差点翻下来,虽然也在他的情理之中,但无论怎样,让自己亲口来说,终归有些奇怪。心里默念自己,是个好师傅,嗯,不能随便爆粗口,那样不好,不好。

    “嗯?师父,那词是何意??”龙天疑惑。

    白老一翻白眼:“不该问的别问,反正跟你没关!”

    “那师父?”

    “算了,为师知道你的疑惑。刚才也怪为师鲁莽,为师给你道歉了。但现在,为师还是和你慢慢讲一讲吧”

    “师父请讲”

    “嗯,这天地虽大,但并非只有地上王朝,浩瀚星辰还存在着未知的世界,是这片天地无法抗争的世界,但,除了这些,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如时空错乱,如星辰陨灭等等等”

    “师父您说的这么神奇,徒儿不解”

    “傻徒儿,慢慢你就知道了,但现在,为师只是和你讲一讲为师的过去”

    “嗯”龙天听白老讲的那么神奇,也那么玄幻,就如同听了故事,但,又比故事的疑点要多很多。

    “师父我,也算是经历了两次轮回,重新降临在这片天地,算是第三次了。第一次,是这片天地的未来世界,第二次,是完全不同的修行世界,这第三次,我却又回来了,只是,回到了我所理解的过去”

    “师父您这讲的,太深奥了”龙天承认,自己的确听得迷糊,很多词语似乎并不是有多熟悉。

    “这么说吧,为师我,来自未来”

    “未来?”

    “嗯,九十八年前,师父我就降临在这世界了,那时候,正好碰到你那前世的佳人想要跳崖自尽,让我无意中救了下来,只是当时我被废去了一身修为,空有肉身,因此勉强救下了玲珑,但恢复不了她的面容”

    龙天听得出奇:“师父,您这”

    “我知道你不信,但是徒儿,先让师父我说完。本来,为师我虽然被散去了一身修为,但好在,天不绝我,只是让我完好无损的降临在这片土地。只是玲珑那丫头,本身就已经快要断气了,我的一些东西虽然很多都已经散落,但好在还留了点丹药,我听了那丫头的事情,又看玲珑那丫头挺可怜,我就给了她全部的续命丹,并让她每隔二十年吃一次,不然玲珑那丫头,活不到现在”白老一边说着,一边觉得口渴开始喝起酒。

    随后又继续说道:“之后玲珑的事情,我想你也都知道了,为了找你,那丫头可是费劲了心思,多次求我,我也几乎将所有有用东西,都给了她,包括,那十二芳华面具”

    “面具?”龙天显然早就知道是什么了,但听到是白老给她的,还是一惊。

    “嗯,知道,为什么我会帮她吗?并不单单是因为她可怜,我还有我自己的打算”

    “您的意思是?”

    “对,小子,不然你下山,也不会在那紧要关头,那种荒山野岭碰到我,不然,我也不会求着你当我徒儿,这一切,早就注定好了的”白老这才露出得意的笑。

    “您的意思是?”龙天恍然,觉得这里,有什么问题。

    “小子,听完别生气,也别难过,这是我和玲珑那丫头,还有莫问天那小孩商量过的事情。因为你很特殊,特殊到,能让我回到我想回到的世界”

    “您想回到的世界?!”

    “嗯,先别急着惊讶。虽然这么说有些残忍,但,毕竟是决定好的事情,玲珑了却前世因缘,莫问天了却心结,而你,就要随我入世游走天下,待到时机成熟,还需借助你的力量,帮我回去!”

    “这”显然,这么多的信息量,并非龙天所能接受的。

    “我知道,和你说的太多,一时半会你会接受不了,所以我也就不在多说了。但我告诉你,这个秘密,整个天下,就只有几个人知道,你,我,玲珑,莫问天,别无他人”白老忽然严肃的沉下了声音:“明白了吗?”。

    龙天虽然还是没懂,但觉得此事事关重大,也不敢轻率,也是露出严肃:“明白”

    “好小子,算老子没白疼你,放心,只要有酒喝,老子这一身本事,都教给你,当然了,你也要帮为师”

    “是!”龙天虽然在心里默默思索这些话的意思,尽管还有很多不懂,但他毕竟也不是什么太过愚笨的人。

    “嗯,好了,先没什么事,这段时间,你想先去哪?”

    “师父,弟子有件事想问”

    “嗯,我也知道,压了这么久你都没说,你不说,我都快憋不住了”白老点头。

    “师父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

    “哈哈哈,傻徒儿,谁都清楚你想做什么,你的脸上都写着了!”白老笑着大口喝酒,随后猛地撤下酒壶,一抹嘴:“老子今天就让那该死的妖道和那赵家尝尝什么叫绝望!敢烧老子的人,不知道老子有仇必报的吗?!”

    龙天微微点头,显然白老的确和他想到了一处。

    纵然自己不敢待继续待在青崖山上,看着那块让他揪心的墓碑。

    但,悲伤过后,尤其是在听到所有的故事后,愤怒代替了悲伤,复仇,代替了迷茫。

    “赵家,无良道人”龙天滴滴的自语:“纵使你赵家是官府,我也不怕”

    “小子,有骨气,跟你师父我多学学,你师父我就这脾气,不管几世降临,都这样!”

    “嗯”龙天点头,虽然心有不明,但,他清楚,至少跟着白老就好,毕竟白老,不会害他。

    “我回来了!”赵小虎从远处手里抱着浆果,一脸喜悦,显然是找到了好东西:“这果子贼田,我看过,没毒的!快尝尝”。

    “我来一个!”白老还未等赵小虎跑过来,自己就下了山石,眨眼间就站在赵小虎身前,拿起一个果子就啃,根本没点老人的稳重样子。

    龙天笑着摇头,毕竟是自己的师父,虽然不拘小节,但紧要关头,却又是那样值得依靠。

    或许,自己,也的确,太过沉闷了。龙天望着晴朗的天,心中虽有阴霾,但想起玲珑的那句话,又不觉,微微一笑。

    本应沉浸悲伤中无法自拔,但,奈何龙天,真的无法想起前世。那仅有的悲伤,也只是在听到与自己有关的事,在听到他人为了自己而倾尽全部的事,有感动,有愧疚,也有悲哀。

    但,也仅限于此吧。

    但愿,天上,你能等到,该等的人。龙天望着天空,长出一口气,对于玲珑,心里也还只有一件事未了。

    赵府后院,翠林奇石,清澈见底的池水里还漂游这几条锦鲤。这后院美景中,有一座小屋,屋内赤身裸体,一男一女,摇晃着木床,女的浓妆艳抹也算娇艳,但很显疲惫,男的却是那无良道人,却正是精神。此时两人正翻云覆雨,春宵一刻中。

    完事之后,那女人累趴在床,而无良道人却是提着裤子。

    “该死的老头,半路杀出来,吓的老子赶忙试试还行不行”无良道人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咒骂。

    “哎呦,大爷您身子骨那么棒,怎么会不行”女人翻过身,露出娇媚的笑。

    “嘿嘿,赵山果然知道老子的喜好,一直派你来伺候我,也算是他有心了”无良道人食指翘起女人的下巴淫笑。

    “道人讨厌,奴家这是喜欢道人,才特意求大人让奴家伺候道人的”女人眉眼一飞。

    “哈哈哈,好一个妖艳女,老道我喜欢”无良道人捏着娇媚女人的脸,淫笑不断。

    此时门外听着一个人影:“报告道人,我家老爷求见!”听恭敬的声音,是个男仆人。

    “来了!”冲着门喊了一句,无良道人又整了整衣服,看向妖艳女人:“我走了啊”

    “道人走好,奴家还等着道人呢”妖艳女露出娇媚,摆弄姿势勾引着无良道人。

    “哟哟哟,你这磨人的小妖精,等着!晚上我还会回来!”无良道人捏着自己的胡须笑着就出了门。

    刚出门,就看到年纪不大的男仆正偷偷摸摸,贼眉鼠眼的瞧着屋内。

    “看什么看?是让你看的吗?”无良道人伸手打了个幌子。

    “哎呦,对不起道爷!对不起道爷!”那仆人也是受到惊吓,赶忙弓着腰,低着头道歉。

    “嗯,带我去见你家老爷”无良道人关上门捋着胡子。

    “是是是!”男仆人不敢怠慢,一伸手:“您随我来”

    “嗯”

    屋内,妖艳的女人食指绕着自己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凹凸有致的身材,让任何一个世间普通男人看此都为之心动流下口水。

    女人娇媚的一笑,随后纤细的手指随着一道黑光,轻轻划破了空间,写着什么,在最后的顿笔处停下,这才从转瞬即逝的黑字中看出一个龙字。

    没过一会,忽然门外又偷偷摸摸跑过来一个人影。

    妖媚女人轻轻一笑,似乎猜到了是谁。

    “来呀!别害怕~进来吧!”女人近乎妖媚的勾引着外面偷摸游荡的人影。

    那人影似乎有些犹豫,但或许是经不住一句话的诱惑,推门而进。正是刚才领路的那仆人。

    此时脸上正挂着偷偷的淫笑。进了屋,就关上了门。

    但还是低着头,闭着眼,喘气都不匀。但心里估计,早就乐开了花。

    “怕什么,都让您进来了,就抬起头,睁开眼,瞧瞧奴家呗”那女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爬起,她并未穿衣,而是用自己的腿蹭着男仆。

    尽管隔着衣服,但此时男仆的心脏就已经狂跳不听。

    “怎么?有胆进来,没胆瞧奴家了吗?”女人凑到男仆耳边,轻轻吹气。

    这一吹,让男仆直接一个激灵,睁开眼,就看到那曼妙妖娆的身子。

    顿时鼻血喷涌。

    “噗”女人却一笑,伸出食指,那双忽然泛起的紫色微光勾人魂魄,托着男仆的下巴,说着手就停在了男仆的胸口:“来嘛~”

    “哦,哦!”男仆兴奋的赶忙脱衣,可眼神,却逐渐迷离,但突然,女人的手指尖锐,直接穿透了男仆的胸口!血淋淋的手中握着还跳动的心脏!鲜血喷涌!飞出一墙之高的血液!那男仆却是一声不吭!直接倒地!

    妖娆女人一口吞下心脏,红舌舔着染血的手指,面色潮红,一脸满足,但语气却是喘息:“小男人,什么时候,你才是我的呢”

    抱歉各位!老腻因为工作原因回来晚了!!这就送上日常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