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战林腾

    金光敛体,秦裔的双手缓缓垂落,其上已是鲜血淋漓,整条手臂都没有了知觉,但他毕竟是将这道剑气挡住了,接下了大能的随意一击!

    “他接下来了。”

    原本众人只是在推测秦裔的战力,但此刻在他接下这道剑气后,等于是直接向他们证明了自身的强大,莫看只是大能的随意一击,但那也是大能,与凝海境差了不知多远,但秦裔就是凭着自身的这等修为挡住了这一击,且仅是手臂受伤而已。

    “道友,这是我教的灵丹,服下后可以立刻恢复伤势。”有人道,态度相当明显,这是要与秦裔结交。

    “道友,这是一滴圣液,不仅可以恢复你的伤势,还可以强化你的肉身!”又有人开口,这次更狠,要献出一滴圣液,绝对是想与秦裔交好。

    “道友,这是。。。”

    “。。。”

    众人眼见别人都对秦裔有着结交之意,连忙也开口了,因为秦裔的战力比修为强上太多,若是结盟,绝对是一大助力。而且一开始无人认识他,说明他是被宗门雪藏,现在才出世,那么定没有其他的朋友,现在若是现身相助,很可能就成为这位道子级人物的第一位好友!

    自身的实力自然是第一位的,但一些人际关系也必不可少,况且秦裔的身后的势力是一个无上大教,若是在葬魔地内与他走在一起,遇上了敌手,对方也要掂量掂量,在场的都是天骄,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一个个纷纷都要相助秦裔,与之交好。

    秦裔面对突然出现的各种援手,却是不语,脸庞上也是没有任何情绪流露,他微微喘息着,而后体内源力流转,全部汇聚到两条手臂内,其中金光浮现而出,有些璀璨,已经露出森森白骨的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血肉在重生。

    “我对这神海卷有些兴趣了。”远处的神女开口,声音清脆动人,绝美高傲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好奇之色。

    “阿弥陀佛,这道友的肉身比贫僧的凡躯强上太多。”道庭轻声自语,但目光紧盯着秦裔,眼中却有着一丝战意。

    “这肉身也太恐怖了。”人群中,隐藏住气息的赵月麒美眸中有着震惊之色,秦裔的实力与身后的势力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但在震惊之后,她的内心却松了一口气,白皙的俏脸上有着笑意浮现,她的选择好像不怎么坏呢。

    秦裔缓缓握拳,其上的金光消散,两条手臂已是彻底恢复,仿佛先前的可怖伤势并不存在一般。他面无表情,一双眼却是对上林腾的双目,“上擂台,不死不休。”

    “这。。。他居然还要跟林腾斗!”一些人原本还想上去和解,化解双方的矛盾,毕竟秦裔的实力虽然强,但林腾的修为也摆在那里,绝对处于同代最前沿,众人觉得秦裔不是其对手,先前的叫嚣也只是说说而已,化解这场对决之后说不定合了秦裔的心意,就能与他成为好友。

    但谁想秦裔眼中神芒涌动,有着怒火蕴藏,居然约战林腾,要跟他不死不休!

    “呵,我还不屑于跟一个凝海修士斗。”林腾嘴角上扬,带着不屑,嘲讽道。

    “你不敢吗?”秦裔平淡道,没有任何情绪带在其中,仿佛在阐述着一个事实。

    “我不敢?!”林腾双目骤然就瞪大了,秦裔的这一句质疑同样也激起了他的怒火,“来,一剑灭你!”

    众人都看得出双方的矛盾无法调节了,这一战不可避免,但不死不休应该并不会,毕竟双方背后的势力都很强大,这两人的实力也都不俗,真到了那种关头绝对会有人去阻止,那样也还能结下一份善缘。

    在林腾接下这一战后,秦裔转身过去,看向了泪流满面的萧仙衣,他没有表情的脸庞浮现出一丝笑意,伸出一只手缓缓拭掉了她脸上的泪珠,轻声道,“别哭了,我没事,要杀你的人,我去斩掉。”

    萧仙衣改天换地后的容貌清冷绝美,有着冰山丽人的气质,但此刻脸上却挂着泪珠,梨花带雨,让人无比怜惜,她先前看见秦裔鲜血淋漓,真的是吓坏了,以为他要死去。

    “不要。。。”萧仙衣紧紧抓住秦裔的手,他现在是她唯一的依靠,她不想失去他。

    “谁动我师妹,我必会让那人付出代价。”秦裔浅浅笑着,眼神柔和无比,“放心,还没人能杀掉我。”

    话音落,他轻轻将手从萧仙衣的玉手中抽出,而后朝四周张望着,仿佛在寻找什么。

    “他在找我吗?”赵月麒有这样一种感觉,她现在还不想暴露在周尘眼下,但若是她此刻不出,与秦裔的合作关系绝对会失去。

    她贝齿轻咬,最终还是迈开了步子,朝着秦裔那里走去。

    “这是谁?”赵月麒施展妙术,掩盖了自己的气息,导致她很不惹人注意,但此刻主动从人群中走出,顿时引来了无数目光,妙术掩盖气息也无用了,因为仅仅只是减弱存在感。

    “哇。”有人惊叹,赵月麒的容貌绝色,一笑可倾倒众生,不少人都感觉她是在场最美丽的女子,连一些道女的姿色都不能跟其媲美。

    “赵月麒!”周尘体内的魔气差点腾出,一双眼中寒意浮现,死死盯着赵月麒的身影,他最想灭掉的两个人居然走到了一起。

    “这是魔教的魔女,她是此人的好友吗?”众人疑惑,看着周尘阴沉的面孔,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魔教的魔子与青云剑宗的道子有着矛盾,但魔女和后者之间似乎关系不一般,那魔子与魔女之间。。。

    在场的都是天骄,聪慧无比,只凭一点儿细节就知晓了魔教的魔子与魔女之间关系不大对,亦或是魔教的培养弟子的方式与其他的宗门不同。

    同一道统的弟子,在宗内时互相争斗,夺取资源是正常的,因为等到了宗外就会一致对敌,但看来魔教并不是如此,就算在外,门下的弟子之间都要争斗。

    “保护好她,可以吗。”秦裔对赵月麒道,眼中平静没有波澜,后者心头一跳,她觉得自己仿佛对前者的印象一直在改变,这一次又是看走了,此刻秦裔的模样跟之前讨价还价时完全是判若两人。

    “嗯。”赵月麒点头,“我答应的事,绝对会做到。”

    “我也是。”秦裔嘴角扬起,流露出一丝笑意,终于不再是淡漠的表情。

    “林腾,你对我还没踏上修行路的师妹都能够下手,看来是我高估了你的底线,你完全没有作为男人的一点自知。”秦裔缓缓转过身去,再度与林腾对视,他开口,语气中带着浓郁的不屑。

    “凡人又如何,在我眼里只要是敌人就该灭杀。而且在我眼里,你跟凡人也没什么区别!”林腾剑眉如峰,嘴角上挑,同样带着对秦裔的不屑。

    “那就战吧!”

    “来!”

    两人怒喝,一瞬之间都出现在了擂台之上,没有任何的犹豫,肉身刹那间就碰撞在了一起!

    轰!

    林腾周身蓝光闪烁,秦裔肌肤金光璀璨,他们体内的气海都沸腾了,掀起惊涛骇浪,源力疯狂地在体内流动,加持在肉身之上,不断地碰撞着,这里气血爆涌!

    轰轰轰!

    擂台在震动,其上的气血之力浓郁无比,林腾居然跟修炼有神海卷的秦裔的肉身对抗都不落下风,双掌抵抗双拳,瞬息间对轰了几十次!

    嘭!

    擂台中心有着气浪扩散,两人再度对拼一击之后都退回到了边缘。

    “好强的肉身。”秦裔感到震惊,他没想到在剑道上造诣极强的林腾,肉身也同样恐怖,竟然可与他媲美,打出的几十拳全被林腾给接下了。

    “他是怪物吗。”林腾内心惊骇无比,比秦裔都要震惊,要知道他气运逆天,曾在一处山洞中寻到了一株龙血草,将其带回宗门练成了丹药服用了,肉身得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提升,可以说除却他的剑道外,就是肉身最强,体内有丝丝龙血流淌,同代少有人可抗,但此刻却遭遇了敌手,与秦裔碰撞后两条手臂都在发麻!

    “天水剑!”林腾源力在右手流转一下,疼麻的感觉迅速就消退了,他虚戒一闪,一柄天蓝色的长剑出现在手中,先前正是用此斩出了剑气,是流水剑宗的传承法器!

    “龙众·鳞空!”秦裔手中出现一柄漆黑色的长剑,在黑夜中毫不起眼,但就是在出现的那一刻,林腾的天水剑顿时爆发出剧烈嗡鸣,像是在颤抖!

    “怎么会?!”林腾内心一颤,天水剑居然在恐惧,而这一情绪也传染到了他。

    “斩!”林腾怒吼,靠此打消掉内心的恐惧,手持天水剑朝秦裔斩去,其上剑芒爆闪,锋锐之气席卷八方!

    《无剑诀》第二式,流水无情!

    秦裔也动了,手持鳞空剑刺出,在他的内心浮现出从未有过的情绪,那是鳞空剑传给他的一种。。。不屑!

    他再度忆起了在天劫降临时的悟道感悟,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刻,此时,他就是天劫,他就是一切,而他手中的鳞空剑,就是天雷,朝着林腾发出的剑气刺去!

    黑夜仿佛突然被照亮,一点剑茫自天水剑和鳞空剑的碰撞中心绽放而出,这一瞬,剑光照耀蟠桃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