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跑路避祸(求订阅)

    “你扒灰的事儿发了!”

    大老爷说话的声音一点都不大,可听在贾珍耳中却犹如惊雷霹雳,一下子被震傻了。

    “赦,赦叔,你,你的意思”

    贾珍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开口满脸惊骇。

    “就是个那个意思!”

    大老爷淡然开口,冷笑道:“你倒是好本事,跟儿媳妇搅在一起不说,还让消息传得满京城都是,是不是觉得自己活得不耐烦了?”

    “不不不,侄儿没有”

    贾珍吓得身子一哆嗦,猛然清醒过来摆手否认。

    “外头都传遍了,估计是宁府泄露的消息!”

    大老爷摆了摆手,没好气道:“你跟我解释没用,要解释就跟当今解释去,看看当今和义忠郡王会不会听你的!”

    扑通!

    贾珍猛然跪倒在地,脸色煞白身子颤抖,哀求道;“赦叔救救侄儿!”

    他不是傻子,自然知晓这事传扬出去的后果,当今和义忠亲王绝对饶不了他,皇室血脉是这么好糟蹋的么?

    “趁现在事情还没彻底爆发,当今和义忠郡王还没有动作之前,你找个机会去金陵避个三五年吧!”

    大老爷淡淡道:“蓉儿和他媳妇也不能在京城待了,他不是有个龙禁尉的虚衔么,就在通州弄个职位先窝着,等京城这边的风声歇了再回不迟!”

    “这”

    贾珍很有些犹豫,他不想离开京城啊。

    “怎么,舍不得离开?”

    大老爷冷笑道:“别怪我没提醒你,真等当今和义忠郡王动手,我可没能力救你的命!”

    贾珍吓得一哆嗦,狠狠咬牙道;“好,侄儿立马走人!”

    说着,起身就要离开,不过刚走到门口,突然停下脚步迟疑道:“赦叔,要不就让蓉哥和其媳妇跟侄儿一起回金陵!”

    砰!

    一只精瓷茶盏狠狠摔在贾珍脚下,大老爷的声音冰冷无情:“滚!”

    贾珍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屁滚尿流一口气跑出了别院,这才松了口气急匆匆返回宁府。

    另一边,王熙凤听闻贾珍离开,不得不放下粘人的巧姐,跟邢夫人还有迎春等告辞,同样脚步匆匆返回荣府。

    回府后,她立即派出心腹婆子出外打探,很快就把贾珍扒灰的消息打探到。

    “这怎么可能?”

    王熙凤听了汇报,一张如花似玉的俏脸顿时一片煞白。

    可外头的传言就是如此,她就算心中再不肯相信,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赶到荣庆堂,将打探到的消息告之老太太。

    “珍儿这个混球!”

    贾母自然知晓厉害,闻讯顿时气得满脸铁青,知晓这次贾珍这次闯了大祸,要是不处理妥当的话,宁荣二府都得倒霉。

    “去,到东府去把珍哥儿叫来!”

    冷静过后,她立即派出身边的心腹丫鬟,准备好好问问贾珍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要是没有的话,为了荣府以后的安宁,她就不得不放弃贾珍了,就算他是族长也不能例外。

    只是,派出去的丫鬟很快回来,贾珍却没有跟着一起过来,这叫贾母心情相当不痛快。

    “珍哥儿呢?”

    “回老太太的话,珍大爷此时正忙着收拾东西,让奴卑代他向老太太陪个不事了!”

    “收拾东西,收拾什么东西?”

    贾母顿时心头一凛,直接追问道:“他有没有说什么缘故?”

    “说了,珍大爷说他最近会离开京城,回金陵老家待一阵子!”

    “哼,算他还有点眼色!”

    贾母闻言松了口气,贾珍既然摆明了想要跑路,显然知晓外头流言的厉害,这是想暂避风头啊。

    回乡暂居倒是个不错主意,应该是老大提点的吧!

    想明白这事,贾母心中相当不痛快。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老大也没说要回府提醒一声,默不做声就把事情给处理了,眼里还有没有她这个老娘?

    “那蓉哥儿和他媳妇呢,也一同跟着离开么?”

    心中生气归生气,贾珍的事情更加要紧,她想知晓更多的内容。

    “听珍大爷的意思,大老爷跟他说了,要把蓉哥和他媳妇弄通州去,在州衙弄个正经职位做做!”

    “如此甚好!”

    贾母闻言,长长松了口气。

    老大虽然叫人不省心,不过办事能力还是不错的,处理宁府这次的危机相当不错,起码不用担心会出了意外。

    只要在知情皇家人反应过来,施展雷霆手段之前避开,事情就没坏到最糟糕的地步。

    秦可卿的身份毕竟敏感,无论是当今还是义忠郡王,显然都不会乐意将其暴露于阳光下的。

    “行了,最近盯紧点东府那边的动静,有什么事及时汇报!”

    摆了摆手,贾母放松了心神,只觉浑身疲惫,年纪大了实在经不起折腾啊。

    就在贾母派出的监视人手,紧紧盯着宁府不放时,贾珍的动作快到极点,显然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事实,将他的逃生潜力都给逼了出来。

    三天,仅仅只用了三天,贾珍就收拾好行李,交代好了一应事务,只跟大老爷打了声招呼,第三天一早便悄然出城离开了。

    要不是贾母早早派人盯着,只怕贾珍都走远了,荣府这边还没得到消息。

    “这个珍哥儿,也太没礼貌了吧!”

    贾母得报气得心口疼,这是没将她老太婆放在眼里啊。

    要不是知道贾珍这次是避难,就他做的这样的事情,贾母非得将他喊来好好训斥一通不可。

    最可气的是,宁府那边由大老爷手下心腹贾杰接掌,先是悄然无声帮贾蓉和秦可卿收拾了行李,直接送到通州那边的庄子上。

    不仅如此,宁府的下人还被好好好整顿一番,好些个资格老很有体面的老人,都被贾杰趁机放了身契赶走。

    其中,就有宁府大管家赖二,堂堂大管家竟然被直接放了身契赶走,真真滑天下之大稽。

    赖二可是赖麽麽的小子,而赖麽麽又是贾母的绝对心腹,早已经放出府荣养,为了赖二之事求上门,把贾母气得倒仰。

    只是可惜,贾杰似乎学了大老爷的桀骜,对于贾母派人过来传唤根本就不予理会,将宁府的下人和家生仆役足足处理了大半,把好好一个宁府弄得人烟稀少冷清之极,这才将宁府交有信得过的老家人看管。

    不等荣府这边反应过来,宁府彻底闭府谢客,就连旁边的荣府想要传话过来都做不到了,至于贾母想要插手宁府内务根本就不可能。

    “去,把老大给我叫回来!”

    贾母气得差点吐血,直接喊来政二老爷,让他去将大老爷喊来,她这次可是发了真火。

    赖麽麽可是个精明人,一见如此情况顿时计上心来,仗着对贾母的了解帮着‘失业’的赖二争取了一个前途更加光明的管家活计。

    “大哥,老太太要你回去,看样子狠生气!”

    有老太太的这个借口,政二老爷倒是没有再躲着大老爷,直接到了别院冲着大老爷说道。

    “没兴趣!”

    大老爷一点都不给面子,嗤笑道:“老太太在府里当一言九鼎的老封君就好,管太多闲事可不怎么讨喜!”

    “大哥你胡说什么呢?”

    政二老爷一脸镇静,不满道;“那毕竟是咱们的母亲!”

    “那好,老二你认为老太太叫我回去,会有什么事?”

    大老爷没好气道:“要是老太太寻我的麻烦,我直接取消了你之前买的工程施工权可好?”

    “不成,我可是付出了真金白银的!”

    政二老爷断然否决,郁闷道;“大哥,你难道连一点母子亲请都不顾了么?”

    “我真要是不顾母子亲请,老二你以为老太太还能安享尊荣?”

    大老爷撇了撇嘴,好笑道:“还有,老太太什么时候把我当成亲儿子了,见面不是训斥就是怒骂,凭什么?”

    政二老爷哑口无言,心中还有那么点子虚。

    老太太确实对大老爷非斥即骂,其中可没少了他的手段。

    “可老太太非要我请你回府一趟,那怎么办?”

    想起老太太交代时难看的脸色,政二老爷可不想回府触霉头。

    “就说我有紧急公务,暂时抽不开身总成了吧!”

    大老爷摆了摆手,像赶苍蝇一样将政二老爷赶了出去,没好气帱:“走走走,这里不欢迎你,回去后不要胡说八道,不然小心我给你穿小鞋!”

    “你!”

    政二老爷气得七窍生烟,大老爷实在太不给面子了,大家还是亲兄弟呢,竟然做出了赶人的动作,真真不当人子。

    “混帐东西!”

    贾母听了政二老爷的回哈,气得一双老眼瞪得溜圆,怒道:“那个逆子不愿回府是把,那就叫他以后再也别回来,这里不欢迎他!”

    放完狠话,直接转身走人,只留下满脸尴尬的政二老爷,还有缩在一旁暗暗叹气,自觉失去了一次大好机会的赖麽麽。

    大老爷完全没将荣国府里的一干人等,还有事情放在心上,直到手下心腹汇报,贾珍所乘商船已经离开了京畿地区,贾蓉夫妇在通州也住得安稳后,这才叹了口气。

    宁国府的一家子祸害,终于都被送出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