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6章 喘息之机

    越方翎道:“既然不能离开,那便只有先在这里运功疗伤了。”

    风歌寞耸了耸肩,道:“但愿你的朝露玉令能够支撑得那么久吧!”随即掌按胸口,先解开冰封,再猛地运劲一震,将穿身而过的长剑逼了出去,留下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

    “看着真惨哪!”风歌寞自嘲一笑,在伤口处疾点几下,止住了血流。

    越方翎问道:“你需要多久时间,才能恢复战力?”

    风歌寞道:“三个时辰,估摸能够恢复五六成吧!”

    越方翎讶道:“这么快?”

    风歌寞道:“你呢?”

    越方翎略作沉吟,才道:“三个时辰,三四成吧,我尽力而为。”

    清光之外,明谛王与“寒笑嫣”连使重招,却始终难以突破,使得自身法力大耗,明谛王道:“北凛,这样下去,只怕不等打破这光幕,我们便已先气空力尽了。”

    “寒笑嫣”道:“确实如此,那便先守在此地。伽罗圣子、沙蝎,你们也快些运功疗伤,尽量恢复状态,如此就算这个光幕能够支持到他们恢复,也是四对二的局面,我们更占优势。”

    伽罗沙与沙蝎王子各自答应,分别在两边盘膝坐好,开始疗复伤势。“寒笑嫣”与明谛王对视一眼,亦是各在一边坐下。四人分占四角,将风歌寞与越方翎围在中间。

    “方才明谛称你北凛?”越方翎看向“寒笑嫣”,问道:“莫非你便是巫教六祸圣众中的北凛王?”

    “正是本王。”北凛王伸手在脸上一抹,随即身上幻光闪动,已变作了一个面容清秀的青年男子。

    越方翎道:“原来如此,素闻北凛王有一奇宝,名为万象千形如意镜,想来方才你便是依靠此宝伪装的了?”

    “嗯?万象千形如意镜?难怪。”风歌寞恍然大悟,摇头苦笑道:“竟是此宝,风某这伤受的不冤。”

    风歌寞体内,柳思月不禁心生疑惑,问道:“云哥哥,万象千形如意镜是什么宝贝?竟然能够让你自认不如?”

    “确实是一件上乘法宝。”莫云踪解释道:“据传千余年前,北海有一异兽现世,吞吐蜃气,化作千万幻境,令北海七十二城百万人众受困而死,后来天下强者齐集,联手斩杀此兽,得其修炼精华,由一巧匠铸成一面镜子,便是这万象千形如意镜了,持镜者可以变化为任何被此镜照过的人,而旁人绝难分辨。昔时我虽有听闻此宝神妙,却也没放在心上,今日一见,方知其不凡之处,甚至连我的引魂术也能瞒过,果然厉害!”

    “引魂术?”柳思月又问道:“那是什么法术?”

    莫云踪道:“你道之前我是如何找到他们的?我早已在寒笑嫣身上种下了引魂术,可以追踪她的形迹。”

    柳思月鄙夷道:“你真阴险。”

    “呵!”莫云踪轻笑一声,道:“我便当思思你是在夸我了。”

    柳思月又道:“还臭不要脸!”

    ……

    “六祸圣众之二,还有神川部的圣子,你们齐聚于此,只怕我还没有这么大的脸面吧?”越方翎面露冷笑,看向沙蝎王子,道:“你是故意将我往这里引的?”

    沙蝎王子狞笑一声,道:“现在才明白,是不是太晚了些?”

    北凛王立即喝断道:“闭嘴,还不抓紧时间恢复法力!”

    “是。”沙蝎王子答应一声,不敢再有言语。

    越方翎愈发肯定心中猜想,道:“看来你们在此,必有重大图谋。”

    风歌寞心中一动,道:“莫非是为了那个地方?”

    “嗯?”越方翎面露好奇,问道:“什么地方?”

    风歌寞道:“先齐心度过眼前难关,风某再慢慢与你分说不迟。”

    越方翎道:“现在看来他们是想在这里耗着了,即便我们能够恢复几成功力,那也是以二敌四的局面啊!”

    风歌寞道:“无妨,我们打不过,难道还跑不掉吗?之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算这笔账。”

    “确实如此!”越方翎点了点头,随即又是满脸怨忿,道:“只是希望你这次不要在作壁上观了。”

    风歌寞笑道:“放心,一会若要突围,我开路,你断后。”

    凭借朝露玉令所发清光护持,巫教四人一时难以突破,双方就此陷入僵持局面。风歌寞、越方翎把握时机,努力疗伤,恢复法力修为。另一边,北凛、明谛双王也不甘就此枯坐,每隔些许时间,便要尝试着发掌轰击光幕,想要有所突破,只是每每俱是无功而返。随着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已是数个时辰,夜色早深,一轮残月散发凄清辉光,愈发显得山林寂静森冷。

    “荒殛神殁斩!”明谛王纵身而起,高举长空惊雷,刀挟破岳之势,破空斩下,又一次轰在清光之上。

    “千峰雪怒!”北凛王随即赞招,掌中风雪疾旋,狂势扫出。

    在两人极招夹攻之下,清光剧烈波动,浮在上方的朝露玉令亦是振颤不止,似是将至极限,便在此时,端坐清光之中的两人齐齐睁眼。风歌寞一掌击地,登时翻尘如浪,无数地刺破土而出,巫教四人急忙纵身入空,躲避尖刺袭击。越方翎伸手一招,清光随即散开,朝露玉令落在她手上。此时,刀掌双招再无阻拦,轰然落下。风歌寞双掌虚合,掌中化现虚空万象,将刀气掌劲同时纳入,消于无形。

    越方翎见状,不禁轻咦一声,正要发问时候,风歌寞已然喝道:“还不快走?”

    “走!”越方翎双掌齐出,两道掌劲分取北凛王与沙蝎王子,将他们两人逼退。风歌寞疾纵而出,迎面正是伽罗沙阻道。风歌寞更不多言,运劲于掌,凌厉劈落。伽罗沙毫不退让,双拳交错一迎。两人硬拼一招,只听砰的一声,余劲各自承受,俱是口角见血。

    “退下!”风歌寞厉喝一声,不等伽罗沙法力回复完全,又是一记掌刀劈出。伽罗沙无奈之下,只得横臂挡上,立时落在下风,被震得连退数步,让开了去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