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4.天造地设

    “来者是客,方长老不必拘束,请坐,来人,看茶!”慕容轩笑着吩咐道。

    方秋眉点点头,大袖一挥,领着一群弟子坐在了下方一侧,李梦君就站在身后,默不吭声。

    大殿的长老护法坐着一旁,看着玄音阁众人,一个个都满怀心思,暗自揣测来意。

    大殿内很快就有一名弟子端来一盏茶,放在桌子上。

    慕容轩朗声笑道:“方长老,你我都是熟悉多年的老朋友了,有些话就没必要客套了,不知你来我剑宗有何贵干,有话请不妨直说!”

    方秋眉端起茶吹着热气,品了一口,慢条斯理道:“慕容宗主,果然是爽快之人,那方某就不妨直说了!”

    “请说!”

    方秋眉笑盈盈道:“首先恭喜剑宗弟子陆尘夺得潜龙大赛魁首,如此年纪便跨入了先天之境,了不起,不愧是当今九州最强的天纵奇才,慕容宗主能培养出如此优秀的弟子,实在令人钦佩不已!”

    “哪里,哪里,都是陆尘他自己够努力,有天赋。俗话说得好,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他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一切都是源自于他的勤奋,我可但不起这份荣耀!”慕容轩脸庞绽放着笑容,一脸自豪。

    听到玄音阁的长老如此夸赞陆尘,那些护法长老顿时昂首挺胸,无不露出自豪之色。

    方秋眉扫了一眼不远处的陆尘,感叹道:“九州大地,英雄辈出,天才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本以为,我门下弟子李梦君能夺得前三甲,万万没想到,此次盛会中,居然会杀出两名踏入先天之境的妖孽,实在大出意料!”

    “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咱们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属于这些年轻人的天下,有意外出现也正常!”慕容轩目光也有唏嘘。

    方秋眉含笑道:“说得也是,时代变了,这些年轻人可比咱们那一代强太多了,我门下弟子也就出了李梦君这号天才,宗门对她寄予厚望,可惜,她太不争气!”

    慕容轩撇了一眼站在方秋眉旁边的李梦君,容貌气质俱佳,比他女儿慕容紫云强太多了,难怪能吸引那么多天才的追捧,不是简单人物啊。他朗声笑道:“方长老,何出此言。可是听说梦君侄女这次在潜龙大赛上,击败了声名赫赫的剑无尘,名列潜龙榜第三,如此殊荣,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若是她有你们剑宗弟子陆尘一半优秀,我就心满意足了!”方秋眉轻叹道,抬头看着陆尘的目光,充满欣赏之色。

    听到自家长老这些嘲讽的话语,一旁的李梦君顿时娥眉蹙起,精致的俏脸显得有些不悦,但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说起来,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理应承受今天的苦果。

    陆尘听了这话,不禁一阵愕然,心里不禁好笑。果真是风水轮流转,回想当初,她李梦君那么瞧不起自己,那么贬低自己,自视甚高,她可能万万没想到,自己也有被人当众数落的一回吧。

    而且还是被她宗门的护法长老当众数落,借她的名头反过来夸赞自己,

    如果当初知道结果是这样,估计李梦君打死也不会说出那番刻薄的话语吧。

    陆尘摇头暗叹:“这时间轮回因果,一切皆有定数。”

    “方长老过奖了,你再这么夸赞陆尘,估计他尾巴都要翘上天了!”慕容轩心情大好,脸庞盛放着灿烂的笑容,朗声笑道。

    “闲话我就不多说了!”方秋眉沉吟了片刻,说道:“慕容宗主,你最近可听说过一件事情?“

    慕容轩收敛起脸上的笑容,严肃道:“哦,竟有这回事,请方长老详细说明来龙去脉!”

    “事情是这样的,在半年之前,我扬州境内发生一件怪事!”方秋眉语气凝重道。

    慕容轩眼眸闪过一抹诧异:“是何怪事,让你劳师动众?”

    方秋眉说道“这件怪事发生在紫雨郡龙水湖,那里是我玄音阁管辖之地,有天晚上,附近农庄内有一家五口忽然被杀,过了几天,整个农庄被屠杀一空,血流成河,哀鸿遍野。据说有人见到一头浑身火红的狐魅现身,外面盛传是狐妖作乱,宗门得知此事,当时立即派人前去查探,后来经过仔细盘查,才知是一个心术不正的游方术士以鬼魅之术害人,经过一场厮杀,我玄音阁门下损失惨重,让那游方术士逃脱了!”

    “狐媚作乱,游方术士?”慕容轩闻言,浓眉蹙起,眼眸中疑虑重重。

    方秋眉似乎看穿了慕容轩心中所想,继续道:“那游方术士逃脱后,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可是前不久,又在青州白马郡的柳沙镇现身,我怀疑他又要施展妖魅之术,残害平民百姓,所以这次前来剑宗,就是希望得到慕容宗主的首肯,让我玄音阁的高手捉拿凶手,以正效尤!”

    慕容轩听到方秋这么一说,有些诧异道:“青州白马郡,那是属于我剑宗管辖的范畴,竟然有邪门歪道来我剑宗的地界闹事,这些人胆子不小!”

    “如今乱世当道,黎民百姓生活困苦,世间还有如此歹人作乱,实在罪不可赦,我这次前来剑宗的目的,首先就是要得到慕容宗主的首肯,毕竟白马郡是剑宗管辖的地界,我玄音阁高手办事,自然不能贸然行动,引起剑宗误会!”

    方秋眉的顾虑是对的,毕竟两大宗派和平共处,井水不犯河水,就像是王朝时代的诸侯一样,不管在对方的地盘做什么事,凡是都要事先通报对方一声,一声不吭进入对方地盘的抓人杀人,无视对方的存在,相当于是对对方的挑衅,闹出矛盾和误会就麻烦了。

    慕容轩点点头,有些恍然道:“原来是这样,方长老多虑了,这种事情只有你们阁主书信一封,我剑宗自然会大开方便之门,让你们玄音阁派兵抓人,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

    “话不可这么说,无规矩不成方圆,白马郡是剑宗管辖的地界,我玄音阁办事自然不能随意逾越,那是对剑宗的不敬!”方秋眉义正言辞道,登门拜访,事先通报来意,这等于是给了剑宗非常大的尊重。

    这一刻,慕容轩脸上倍感有光,笑容满面道:“方长老有这份心,我代表剑宗上下,感谢贵宗阁主的美意,你们尽管放心,只要是能够为民除害,惩恶扬善,我剑宗弟子必当鼎力相助!”

    “那我就替阁主感谢宗主的好意了!”方秋眉拱手说道。

    慕容轩道:“不必客气,都是为天下谋福祉!”

    “事已至此,那我率门下弟子先回去了,专告宗主的意思!”方秋眉站起身来,作势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李梦君突然从身旁走了出来,直接来到大殿前方,冲慕容轩拱手道:“慕容宗主,梦君有个不情之请!”

    此话一出,大殿所有人都是一愣,特别是陆尘,他怔怔的望着李梦君,心底不由暗自嘀咕,她想要干嘛?

    慕容轩闻声一笑:“梦君侄女,有话不妨直说。”

    李梦君神色清冷道:“我有些话想跟贵宗的陆尘说,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找陆尘?”慕容轩撇了一眼旁边的陆尘,脸上浮起了一丝古怪笑容:“请随意,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

    这时,旁边许久没有吭声的慕容紫云忍不住道:“李姑娘,陆尘是我剑宗弟子,有话不妨当面直说,为何要遮遮掩掩!”

    李梦君淡漠的望着她:“这是我和陆尘两个人之间的事,不方便当面解释,慕容姑娘不会这么小心眼吧!”

    “谁小心眼,你什么意思?”慕容紫云蛾眉倒竖,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语气酸溜溜的。

    李梦君道:“没什么意思,慕容姑娘想得太多了,只是我与陆尘之间的一些私事而已,你没必要这么激动!”

    “谁激动了,李姑娘,你可不要胡言乱语!”慕容紫云冷冰冰道,语气犀利,可惜她越是激动,心思暴露的就越明显。

    见到这两个有着超然身份的女子为了陆尘,不顾身份在大殿互相争论起来,那些护法长老顿时看傻了眼,特别是苏星柏,藤青雷,曲青阳这一辈的年轻人,心里那个嫉妒羡慕恨。

    陆尘这是走了什么桃花运,竟然使得两个绝色女子为了他,当众争风吃醋,实在令人想不通。

    看得出来,这个慕容紫云对陆尘应该怀有特殊的感情,李梦君撇了一眼对方,沉吟片刻,选择直接无视了对方,落落大方的走到陆尘面前,淡漠道:“借一步说话!”

    面对眼前的李梦君,陆尘暗自苦笑不已,这女人是要闹哪一出,当年你对我不理不睬,没想到今天,主动送上前来套近乎,实在有点太现实了吧。

    “走吧!”陆尘沉默了一会,点点头,随即朝大殿外面走去。

    李梦君见状,一齐并肩走了出去。

    大殿悄然安静下来,望着大殿中央宛若金童玉女般走出去的两人,一双眼睛都看呆了!

    陆尘身形消瘦,腰杆如利剑般挺拔,清俊的面孔仿佛一位翩翩贵公子,玉树临风,器宇轩昂,浑身流露出一股超然的气息。

    李梦君一袭月白色长裙,面容精致,气质清冷,犹如水中青莲,一举一动,有着高贵的姿态,浑身散发出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

    许多人心头不禁暗自感慨,这两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太般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