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27 土包子是在夸你

    苗祖,斜插在阿桑身前,刀柄抵住将要落下的龙门,极道带来的威压与龙门相互抵消。

    整个南岭,只有王腾,山哥和小满,还有兔龙阿布见过真正见过,经历过那一场属于帝级力量层次的战斗,除此之外,整个北斗都只是知道世间多了一柄极道神兵,却不知道这柄神兵的来路,以及神兵的样貌。

    黑红色苗祖长刀与龙门之间的争锋,让阿桑和妖主周身灵力尽失,然而实力达到如此地步,仅凭肉身力量,都可搬山填海,造成巨大破坏。

    阿桑从先祖的荣光中回复过来,他还有正经事要做,取得先祖沉睡之地的不死神药,将萧然救回来。

    他看了一眼远处同样没有任何灵力波动的妖主,让妖主感到心惊肉跳,仿佛来自地狱的凝视。

    妖主暗暗叫苦,之前敢与阿桑动手,完完全全是仰仗极道兵器带来的强大自信,而今,龙门被苗祖牵制,也在最后时刻证明了这个山涧确实属于九黎族先祖沉睡之地了。

    妖主不敢拦截走进山涧内的阿桑,之前因为阿桑对他的蔑视而产生无名怒火也烟消云散。其实之前愤怒的产生,也是因为他,能够仰仗龙门这个强大的帝兵,而今,因为苗祖的出现。他的那份怒火,也就随着龙门的被牵制而没有任何产生的理由了,毕竟阿桑很强。

    阿桑浑身浴血,缓步走进山涧,身后有祖灵挡着,阿桑再无后顾之忧了。

    却是在他拨开属于山涧的那片树丛时,却无法再往前进一步了,身形被巨力禁锢,一步也无法迈进。山涧内传出幽幽蓝光。

    阿桑转头,他知道原因出在与苗祖相抗衡的龙门身上。

    龙门分出一道极道神威压制在阿桑头顶,让其无法进入离人涧,而这,居然也是苗祖所默许的。

    苗祖的意识传入阿桑脑海,告知他如此的原因,以及要如何去做。而龙门也对妖主传出他的意思。

    阿桑不甘的望了望山涧内,而后走向妖主,随着阿桑的动作,浑身鲜血干涸凝固的血痂脱落,露出阿桑原本的面容,因为大帝古字的使用,神秘的纹路也只剩下淡淡的痕迹。

    妖主看着阿桑走来,眼中惧意更甚,大叫道:“龙门已经给我说了,这片真空地带不能发生战斗,这是两个极道圣兵相互约定好的,你难道要忤逆你家祖灵的意志?”

    阿桑咧嘴大笑道:“我不是要在这里与你动手,你就放一百个心行了,我只是觉得你的车不错,想借来坐坐”

    妖主神情愤然,却很果断的从王辇上跳了下来。准备走出这片灵力真空的地带。

    他已经感觉我不妙了。

    “等等,大兄弟,还有事”阿桑的声音在妖主身后响起。

    妖主立刻停留。

    “你说我是土包子,土包子就是没见过世面的意思吧”

    妖主转过头,尴尬的笑了笑道:“你听不出来吗,土包子是在夸你纯粹朴素的意思。”

    “你这么说其实也没错,我们九黎大部世居南岭极南,很少与他人接触,部落里缺衣少食的,而且这片丛林资源贫瘠匮乏,也没有源这种东西,更不知道什么是神源,什么是稀有金属,炼器材料”阿桑危险道

    “给你这些,可以。”妖主现在非常好说话。

    “给你这些,我们之前的仇怨一笔勾销,如何?”

    阿桑眼神璀璨道:“那你觉得,我的这条命,价值几何”

    “这,,,”妖主为难了。

    阿桑走过去搂着妖主道:“要不这样,既然你为难的话,你先把你带着的东西全部给我,等以后这件事情结束了,我们再仔细算算我的这条命到底价值几何,怎么样”阿桑说着,紧紧盯着妖主的眼睛。搂着妖主脖子的手臂青筋暴起,这个层次的强者,即使没有苦海神力的加持。本身肉身力量也是深不可测的。

    妖主慌忙不迭的点头,将手指上的一个古朴戒指摘了下来,倾倒在地上,顿时,各类异种源,各类灵药,各类稀有炼器材料,甚至还有一块半个人头大小的神源,在这片灵力真空地带。一片霞光氤氲。

    妖主心疼地将戒指重新戴回手中,道:“目前就这些,你看,,”

    阿桑从一堆天材地宝中,只是将神源拾起,在手中颠了颠,不屑道:“就这些?你还有资格说我是土包子?你堂堂一个妖皇殿殿主,身上就这些破烂?还是,你觉得我是和你一样的白痴?”

    妖皇殿主慌了,拼命道:“府库,都在府库里,更重要的我都藏在府库里面了,”

    阿桑道:“拿来”

    妖主摇头后退:“真的没了”

    阿桑危险的笑道:“你在逼我动手?”

    说着向妖主伸出手去

    “等等,等等,有,还有,我忘记我还有一个储物空间”妖主大叫道,说着,将手伸入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玉瓶。

    阿桑接过玉瓶看了看,很满意,而后跳上王辇奔腾而去,留下一脸苦涩的妖主。

    远处的酒徒和孔雀王,看着阿桑和妖主的战斗,在经历龙门与苗祖的对峙之后,他们知道。结果已经尘埃落定,妖主败了。

    孔雀王有些难过,毕竟他与妖主之间称兄道弟很长时间了,远处人猿妖王和闪电鸟也停止了与蛮族首领的纠缠,与乌鸦道人和青蛟王站在一起。

    蛮族首领回到酒徒和孔雀王身边,身后拖着遍体鳞伤的巨大夔牛。孔雀王看着蛮族首领,欲言又止,神色纠结。

    突然,一整马蹄声响起,所有人都知道,妖主的王辇是四匹马拉动的,所以都感到惊讶,莫不是妖主先行走了出来?

    却见王辇在丛林中如履平地,在王辇上,端坐着一个满头小辫子,面容有些沧桑的男子,是阿桑。

    一众妖族神情哀伤,马蹄声起时都抱有希望,可在此刻,王辇上端坐着的却是阿桑,连座驾都被抢走,妖主恐怕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阿桑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时,原本在地面上奔驰的王辇,腾空而起,径直飞向剑主身边,从怀中取出从妖主身上得到的玉瓶,扔到酒徒手上道:“给他服下,我去安排一些事,关于不死神药的”

    说完,御使着王辇飞向远方。

    酒徒看着手中的玉瓶对孔雀王和蛮族首领道:“这是一滴不死神药液,应该是阿桑从妖主身上得到的,我们一同帮他化开药力,不然他的残躯吸收不了”

    蛮族首领点了点头

    酒徒看了看孔雀王道:“放心吧,沐倨还活着,假若阿桑得到了这些,那他是不会杀了沐倨的”

    而此刻的王腾,内心很纠结,他想早些离开这里,可是稳固上涨的贡献却又让他渐渐放缓了脚步,毕竟只是需要在这里呆着,就有不菲的收入,危险和收益是正比关系。所以他一直磨蹭到现在。

    突然,王腾大惊,因为从一开始的半个时辰一点贡献到此刻半个时辰两点贡献,而现在这半个时辰,竟然有五点贡献的入账,王腾知道,这里待不下去了,会有未知的危险。

    王腾撒开脚丫子奔跑,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劲风,王腾余光瞥了瞥身后,看到的是妖主的王辇。

    “完了完了,小白,要丢了,要丢了,小命要丢了。”王腾心里道

    他知道他死都无法跑的过妖主的王辇,索性侧身躲到一棵大树后面,毕竟在妖主眼里,苦海境的修士,甚至当蝼蚁都不配。

    王辇停在王腾头顶上空,王腾大惊失色,原来他真的是来找我的。

    王腾用力蹬向身后的大树,向身后突围而去。突然传来一声些许熟悉的声音

    “跑什么。”

    王腾生生止住脚步。

    “阿桑叔”

    王辇缓缓落在王腾神色,阿桑神态温和的看着王腾,笑道:“我有不吃了你,你跑什么。”

    王腾松了一口气,神色有些拘谨道:“我以为是妖主”

    “放心吧。妖主把车借给我了,”阿桑看着王腾,温和道

    “你且上车,我有些事要问你,也有这是需要你帮忙”阿桑道

    “恩,恩?唉,好”王腾有些语无伦次,无论是从山哥小满口中听说的关于阿桑的事迹,还是亲眼目睹了他的实力,总之,阿桑是在云端中的强者,在王腾心目中。

    王腾爬上王辇,阿桑看了看王腾,有些意外,道:“刚到苦海境?小家伙你胆子不小啊,你叫什么名字?”

    “王腾,我叫王腾”王腾赶忙道

    阿桑捏了捏王腾的肩膀,而后哈哈大笑,道:“王腾,你很不错,不错,非常好,哈哈哈”

    王腾受宠若惊,开始胡思乱想“如果他要和我搞基,我该怎么办,怎么办,答应他吗?不答应他他要是用强怎么办,他可是这么强大的男人,我该如何反抗啊,怪不得阿桑在我身后时贡献点以五点的速度在涨,原来危险在这里,小白,小白,求求你,如果阿桑用强,你就杀了我,懂吗?杀了我。”

    “体格不错,修炼的底子打的也好,经脉宽阔,苦海生机盎然,甚至有孕育异象的苗头”阿桑的话打断了王腾的胡思乱想。

    王腾脸红耳赤,他这时才反应过来刚才他的脑子里到底想了一些什么,甚至还让小白知道了。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还是需要你的帮助,王腾,是关于小满小山,还有萧然”

    王腾抬头道:“什么意思”

    “恩。我们边走边说”阿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