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月子餐

    文潇潇忍住下巴传来的痛意,勾唇:

    “我三观不正?好!那么请问,顾家破产,顾安然那个贱人一边吊着枫少,一边又和夜君逸同居。她害得我家人都没了,我找她这种品行不端的人报仇,有什么错?!”

    闭目养神的陆云枫突然睁开眼,手指又节奏的敲了两下。

    夜君逸?原来是你啊……

    同居。

    不能离婚?

    这两年,可真是把他逼得无路可退啊!

    陆氏濒临破产,陆云枫不得已,只能和唐家联姻。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当年唐宁她爹坐过牢。可是,毕竟是在那个位置上呼风唤雨了那么些年,早就交了好些拿钱办事的朋友,当年那些坏名声,早就不复存在了!

    就算有,大家也都心知肚明,闭口不言。

    而唐宁,也终是如愿以偿,嫁给了她所想得到的爱情。

    男子眼底暴怒,抬手一巴掌扇在文潇潇的脸上。

    文潇潇顿时倒在地上,头晕乎乎的,嘴角还渗出一丝血迹。

    “你没资格!”

    “jake。”

    陆云枫叫住男子,起身朝文潇潇走去。

    他伸出手,粗鲁的把地上的文潇潇拉起来,对着男子莞尔一笑:“谢谢你帮我找到她,人,我就带走了。”

    “嗯。”

    男子应了一声,就回到刚刚的位置坐下。

    陆云枫看着被打蒙了的文潇潇,嘴角轻扬。

    可别让我失望。

    陆云枫带着文潇潇走后,jake取下面具,轻叹一声。

    他抬手看着手臂上的一个小疤,清冷的目光变得温柔。

    文潇潇被放出来,你应该是没事了吧。

    ***

    过了好几天,顾安然才恢复过来,脸上才有了正常人有的血色。

    这几天,欧静瑜一直都有来陪她,给她讲笑话什么的。

    她才知道,她这一睡,竟然就是两年!

    欧静瑜告诉她,她当时失血过多,医院血库的血不够,她,危在旦夕。

    最后,有人送来了一包700毫升的血,才保住了她的命!

    可是,700毫升!那个人是不想活了吗?!

    欧静瑜接着又说,必须是要至亲的血……

    顾安然心底有些涟漪,“是爸爸回来了?”

    欧静瑜摇头:“是托一个女孩送来的,我们不知道是谁……”

    顾安然有些晃神,都过了两年了,就算爸爸回来过,早就也走了吧……

    “静瑜,我孩子……当时多大了?”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想知道孩子的事。

    她真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

    欧静瑜目光闪了闪,“哦!安然,你该喝汤了!”

    欧静瑜端起茶几上的一碗鸡汤,“晾好了,不烫了……”

    这是夜君逸让赵梓浩给顾安然开的补药,然后让吴妈炖在汤里,每天都让顾安然喝……

    顾安然看着欧静瑜举在面前的汤,抱起双臂打了一个寒颤,“能不喝了吗?我都喝了好几天了……”

    欧静瑜歪头一笑,俏皮的朝她眨眨眼,模样像是说:你说呢?

    顾安然憋嘴,嫌弃的接过汤,闭眼一口闷。

    倒不是她挑食,而是,这里面放的补药真是太多了!

    大枣,枸杞,猴头菇……

    鸡汤都是带着中药味儿的甜汤!

    顾安然觉得,她好像在坐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