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欺负

    如燕连忙点头道:“我是,我是,官人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得意楼一定照办!”

    事实上大家都知到如燕不可能是得意楼的东家,一个老鸨子怎么可能是东家。如燕这个时候可不敢把东家供出来,不过这个时候没人去戳破,甚至方明都没去戳破。

    点了点头,方明的态度也缓和下来:“这还差不多了!”

    “既然你是东家就好,我是税务司税头方明,把你们的营业证拿出来,本官要检查!”说着方明就坐了下来,然后转头看着如燕。

    “大人,这营业证还没来得及办呢!”如燕连忙说道。

    瞥了一眼如燕,方明也没有戳破,点头道:“把文书给她看一看,然后抓人,封店!”说完这句话,方明站起身子就向外走,对方服气了,那就没意思了。

    如燕是不敢反抗,她可没有秦四爷硬气,乖乖的跟着税役走了。

    压着如燕离开之后,税役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然后拿出封条将如意坊给封了。

    这一天时间,整个大兴县被封了三十六家店铺,所有店铺的掌柜都被抓了。这一天,无数人跑向京城,这个消息也快速的传到了京城,一时间京城大哗。

    这三十六家店铺的东家什么人都有,当朝勋贵,当朝文官,这些人在得到消息之后就怒了。

    事实上他们对于办理营业证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这玩意没法弄。你总不能自己去注册吧?如果真的自己去注册了,那名声还要不要了。

    让手下人去注册,可是衙门那边说了,仆役不准注册,必须是良民才行。

    这就不好办了,除非是自己特别信任的亲人之类的,不然谁敢把这么大的买卖让手下人去注册。税务司那边说的明白,谁注册就是谁的。

    这要是暗中把你的买卖给卖了,你都没处说理去。

    武清伯府。

    自从朱翊钧登基之后,武清伯府的日子便好过了,这些年皇庄那边的大棚以及玻璃制造的生意,让武清伯府赚了一个盆满锅满,有了钱,自然就要抖擞了。

    整个武清伯府早就经过翻修了,弄得那叫一个富丽堂皇。

    行事也是非常的豪奢,毕竟武清伯府是真的有钱,用钱都能砸死好多人了。

    在武清伯府的后院,有一座非常大的院子,非常的奢华,武清伯的儿子李高正坐在椅子上,手中端着茶碗,静静的听手下人的汇报。

    “少爷,咱们的人被抓了,店铺也被封了。”

    李高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没好气的说道:“全都是废物,那个秦四是你的小舅子吗?你还一直说什么办事妥帖,这是办事妥帖?”

    管家李才一脸的无奈:“少爷,这谁知道税务司动这么大的干戈啊!”

    看了一眼李才,李高摆了摆手道:“先这样,等我和我爹商量一下!”

    自从武清伯府富裕了之后,钱自然不能放在家里长毛,于是买田买地买商铺自然就是他们要做的事情了。在京城内外,武清伯的产业遍地都是。

    这一次被封的如意坊和得意居就是武清伯府的产业,或者说是李高的产业。

    税务司那边让注册商标的时候,李高就没怎么在乎,他的身份实在是没办法公开,难道说自己堂堂国舅去开青楼赌场了?名声什么的他倒是不在乎。

    可是自己可是勋戚,怎么可能会承认做这样的贱业,丢不起那个人。

    关键是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那皇上那里还不一定怎么想呢!

    李高却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闹这么大,税务司那边干的也是够直接的,直接抓人封店。这损失肯定不小,关键是面子也丢了,这要是让税务司给打压了,面子往哪里放?

    越想越气,李高愤怒的将手中的茶碗给扔了出去。

    “好你个税务司,户部都不敢动我武清伯府的生意,你一个税务司,居然欺压到我武清伯府的头上来了!”想到这里,李高直接怒气冲冲的向前面而去,他要去找自己的老爹告状。

    “清欢,来给爷捏捏腿!”

    武清伯李伟此时正在被一个小丫鬟给按着腿,咪着眼睛笑的开心,不时看了一眼小丫鬟,还伸手在小丫鬟的身上捏一捏掐一掐,小丫鬟的姿容俏丽,很得他的喜欢。

    “爹!”

    李高从外面走了进来,大声的说道。

    “叫什么叫!”武清伯李伟瞪了一眼儿子,没好气的说道:“我还没死呢!”

    没看到自己在享受,叫什么叫,没眼色的东西!

    武清伯在心里面又补充了一句,脸色就更黑了,看了一眼怒气冲冲儿子,武清伯李伟直接问道:“这是怎么了?又和谁闹气了?早就和你说了,别乱来,消停点!”

    李高一听老爹这么说,顿时就更怒了,反驳道:“爹,不是儿子闹事,是有人欺负咱们武清伯府。”

    “咱们在大兴的铺子被人给封了,掌柜的都被抓了,李管家的小舅子被人打了一个半死,直接扔到大牢里面去了。”说着李高气愤的说道:“这不是打咱们的脸吗?”

    听了儿子的话,李伟一愣,还有这事?正有人敢在自己头上动土?

    “谁干的?”

    “是税务司的人!”李高怒气冲冲的说道:“这一次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听到税务司,李伟就是一皱眉头,这个税务司他知道,税务司的头头是王用汲。虽然税务司名义上归户部管辖,可是李伟知道,这个税务司就是自己那个外甥皇帝弄出来的。

    “到底怎么回事?”李伟看着李高,沉声问道。

    事实上对于自己那个外甥皇帝,李伟心里面也没什么底气,这么多年自己的玻璃生意可是发了大财,这都是靠着自己的外甥皇弟,为了一点小事情让外甥皇帝不高兴,那就得不偿失了。

    李高见老爹这个态度,也不敢隐瞒,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讲了一个清楚。

    这么回事啊!

    李伟听了李高的话,反而眉头皱的更紧了,伸手敲打着桌面,开口说道:“你在家老实呆着,别乱来,我进宫去问问,我回来之前,什么都不要做。”

    “是,爹!”一听老爹要进宫,李高连忙答应道。

    紫禁城,文华殿。

    朱翊钧伸手敲打着手中的奏折,笑着说道:“这奏折来的可够快的,内阁那边怎么说?”放下手中的奏折,朱翊钧看向了申时行道。

    “陛下,税务司抓人封店,内阁觉得既然是按律办事,那别人就无权质疑。”

    对于税务司封店这样的事情,申时行真的懒得管,这样的烂事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情。虽然知道这里面牵扯到店铺东主的事情,可是这个税务司是皇上弄出来的,要说皇上不知道,打死申时行都不信。

    “那就按照内阁所奏吧!”朱翊钧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

    这件事情在朱翊钧看来也不算什么大事情,反正自己是必须要推下去,谁反对也没用。现在申时行有这个想法,那就再好不过了。

    “辽东那边怎么样了?”朱翊钧看着申时行,这才是他关心的问道。

    自从大明在西线和瓦剌开战,东线的察哈尔等部就受不了了,布延彻辰聚合了蒙古诸部直接发兵辽东,摆出了一副要和大明决战的架势。

    “回皇上,蓟辽总督梁梦龙已经上了奏折,布延彻辰已经带着人撤了,虽然打了几仗,但是布延彻辰并没有进攻。在黄台吉逃到察哈尔之后,布延彻辰就退了。”申时行开口说道。

    朱翊钧点了点头,事实上这个早就在朱翊钧的预料之中了。

    事实上蒙古的分裂已经无法逆转的,从这个时候开始,蒙古彻底走向了没落。察哈尔的确很强大,布延彻辰的儿子林丹汗也是一时人杰,可是蒙古诸部已经形成了谁也不服谁的局面了。

    当年布延彻辰带着人脱离瓦剌,不尊俺答汗为大汗,事实上开了一个坏头。

    有了他这么干,其他部落自然有样学样,内喀尔喀五部、科尔沁等大部落,基本上都不服气察尔汗部。察哈尔部东迁实际上占了他们的草场,挤占了他们的生存空间,他们愿意臣服布延彻辰才怪了。

    一起来打大明,谁也不会用心,毕竟损失了自己的人,估计回去部落就没了。

    如果大明在西线打输了,或者他们会来捡便宜,现在大明在西线打赢了,瓦剌的黄台吉狼狈的逃跑,他们也没胆子冲上来咬大明一口。

    “早晚都灭了他们!”朱翊钧冷哼了一声道。

    对于朱翊钧的话申时行不置可否,他也不接话,反正这个时候皇上也没打算出兵,痛快痛快嘴,那皇上自己高兴就好。

    “让礼部安排你一下,明天朕在宫中宴请忠顺夫人!”

    这件事情不能拖,西北必须尽快恢复生产,日子拖得久了可不行。

    “臣回去就安排!”申时行连忙躬身道,事实上朝中也都在等着这一天,略微沉吟了一下,申时行迟疑着说道:“陛下,忠顺夫人似乎要为顺义王求娶一位王妃。”说这句话的时候,申时行小心翼翼的看向朱翊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