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你的节操呢?

    “不愧是戚少保啊!”曹兴感叹着说了一句,不过随后又说道:“不对,是戚太保了,定北侯,真是了不起!”

    关于戚继光的消息传开之后,戚继光顿时就成了无数人的偶像。

    戚府。

    戚继光的府邸是皇上给安排的,现在门口的匾额已经换成了定北侯,门房的气势都不一般。昂着脖子,气势大增,现在自己可是侯府的门房了。

    管家戚安手中拿着一份报纸,快速的走到了后院。

    见丫鬟梅香正坐在院子里面发呆,戚安有些急切的看着梅香,开口问道:“侯爷起来了吗?”

    梅香直接摇头:“还没呢,安叔,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着急,有什么事情吗?”

    戚安叹了一口气,坐在了院子里面的石凳上,伸手在石桌上拿起了一壶茶喝了一口,然后才开口说道:“你自己看!”说着将报纸放在了桌子上。

    微微一愣,梅香伸手就将报纸拿了起来,然后就被吸引了。

    这,这是,梅香看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这是侯爷啊!”

    看着梅香兴奋的样子,戚安却心里面非常的不安,他是戚家的老人了,年轻的时候伺候老爷,现在上了年纪伺候少爷。绝对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这报纸看着是在夸奖自家侯爷,可是这容易给自家侯爷招祸啊!

    堤高于岸,浪必摧之;才高于众,人必非之;姿容倾国,人必淫之。

    戚安虽然没读过书,可是这句话还是知道的,自己家的侯爷本就处于风口浪尖上,武将又不受待见,现在被这个报纸一吹捧,估计怕是有难了。

    在看到报纸的第一时间,戚安就带着自己买的报纸来找自己家的侯爷了,只不过侯爷还没起来。

    如果放在平时,戚安也就带着报纸去敲门了,可是这一次侯爷离家这么久,夫妻二人分别这么久,所谓小别胜新婚,傻子都知道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现在不起来,说不定早上又继续了几次,这个时候去打扰,戚安觉得自己肯定会被夫人记恨。

    日上三竿戚继光才起来,看到戚继光走出门口,戚安也没上去打扰,而是看着梅香伺候戚继光洗漱。洗漱完了,戚继光看了一眼戚安,笑着问道:“安叔,你手上拿的什么东西?”

    戚安把手中的报纸递给戚继光,然后开口说道:“是一份报纸!”

    戚继光一愣,报纸是什么东西?不过戚继光还是伸手接过来看了起来,可是看到一半,戚继光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这是谁啊!和自己有仇啊!

    在这个时候,经过戚继光一夜滋润的王氏也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见戚继光拿着一张纸发愣,脸色还有难看,伸手就把戚继光手中的报纸给拿了过来。快速的看了一眼之后,王氏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在王氏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两个字,那就是:捧杀!

    事实上自己相公这么多年平安度过,而且官越做越大,除了能打之外,与他的形象定位有很大的关系。基本上戚继光给其他人的感觉就是懂事,大方,也有武人的粗鄙,没底线,什么事情都干。

    比如为了怕张居正的马屁,给他送女人,送海狗肾。

    戚继光给张居正送了一对双胞胎胡女的事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是这张报纸上去把自己家的相公塑造成为了极具家国情怀的名将,什么幼时立志,并且为之努力,这套路太熟悉了。

    王氏通读史书,这个是说岳飞的,捧得不是一般的高了。

    看了一眼戚安,王氏沉声问道:“查出来是谁干的了吗?”

    “回夫人,暂时还不知道是谁干的,今天早上大街上出现了不少人卖报纸,一份两文钱。”戚安说道这里,那都快哭了:“现在估计卖的满京城都是了。”

    戚继光和王氏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敢置信。

    如果这是谁在大街上贴的,这还情有可原,可是如此大规模的叫卖,那这就明显是故意的了。戚继光看着戚安:“去查,看看到底是谁干的。”

    “是,侯爷!”戚安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向外面走了出去。

    紫禁城,文华殿。

    朱翊钧早起在皇宫里面慢跑了一圈,食欲就不错了,加上御厨熬的米粥很不错,朱翊钧就多喝了一碗。看了一眼在一边伺候的徐德,朱翊钧笑着说道:“多久没进宫了?”

    “回皇爷,有些日子了!”徐德连忙答应道。

    朱翊钧点了点头:“报纸今天开卖了,不怕卖不出去?”

    “借了戚少保的光,一定会卖出去的!”徐德笑着说道。

    没错,报纸就是朱翊钧让人搞出来的,或者说是朱翊钧让内厂搞出来的。借着这件事情,朱翊钧打算把戚继光塑造成新勋贵的扛旗人物。

    这一次西北大胜,带给朱翊钧的好处太多了,借着这个机会推出报纸,也是他的想法。

    “皇爷,定北侯在外面求见!”张鲸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的道。

    “来的倒挺快!”朱翊钧笑着说道:“让他进来吧!”

    时间不长戚继光就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非常的严肃,在给朱翊钧行礼之后,戚继光将一份报纸呈了上去道:“陛下,这是有人恶意捧杀臣。”

    “臣请查封这个大明日报社,居然敢以大明为名,实在是欺君罔上。擅自印刷这种东西,恶意捧杀朝中大臣,实乃罪大恶极。臣请将大明日报社的人抓起来,严加审问,一定要找出幕后黑手。”

    听着戚继光的话,大殿里面的人神情都有些怪异。

    徐德委屈中带着不解的看着戚继光,定北侯,咱们有这么大的仇吗?我不过是让人夸奖你一番罢了,而且还是让人故意往好了写,你居然说着这样的话。

    朱翊钧一副憋不住笑的样子,可是后来就有些尴尬了。

    无奈的看了一眼戚继光,你这样说话真的好吗?这是不给自己留余地啊!

    事实上戚继光当然知道这样说话不好,也猜到了这个大明日报背后肯定有大靠山,可是他也知道,自己这是没办法啊!如果自己不来表态,他怕受到皇上的猜忌啊!

    虽然陛下年轻睿智,可是被猜疑的武将绝对没有好下场,戚继光想不谨慎都不行。

    朱翊钧将报纸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写的不错,定北侯,朕看着写的不错啊!把你写的这么好的,你看看这一句‘少有大志,且心恒志坚,学先贤闻鸡起舞旧事,每日勤学不缀,遂有所成。’,写的多好。”

    听了朱翊钧的话,戚继光有些迟疑,皇上这话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朱翊钧看了一眼戚继光,有些玩味的说道:“朕觉得写这个东西的人,应该不像爱卿说的那样,他应该是抱着好意去写的,毕竟爱卿有大功于国。做了这么多事情,还是要让人知道的,爱卿以为呢?”

    戚继光又是傻子,他当然听出了皇上的意思。

    按照皇上的说法,那么这件事情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干这件事情的人来头很大,而且在干之前已经和皇上说过了,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件事情就是皇上干的。

    想到这里,戚继光连忙躬身道:“臣驽钝,如果陛下英明睿智,为臣解此疑惑,臣还对大明日报有误会,臣心中真是惭愧不已。臣回去之后,一定去大明日报社登门谢罪!”

    朱翊钧看了一眼戚继光,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就是戚太保,大明的定北侯,你的节操呢?

    不过朱翊钧也知道,这位对节操什么的根本就不在乎,于是指着身边的徐德说道:“给你介绍一下,徐德,司礼监秉笔奉旨提督内厂办事太监。”

    “内厂你可能不太熟悉,不过以后你会了解的。”

    “对了,你说的那个大明日报就是内厂办得。”

    戚继光虽然不知道内厂是什么玩意,可是他却知道东厂,这内厂听着就和东厂差不多,显然这个徐德的地位不低啊!

    于是戚继光脸上就露出了笑容,非常正式的给徐德赔礼道歉。

    “戚某驽钝,误解了徐公公的好意,徐公公还请不要见怪。改日戚某一定登门致歉,还请徐公公不要和戚某一般见识。”

    徐德连忙伸手拦住戚继光,他可是深知这位定北侯在皇爷心里面的位置:“定北侯严重了,说起来还是咱家的错,没有事先告知定北侯,实在是不应该,要赔罪也应该是咱家赔罪才是。”

    朱翊钧无奈的摇摇头,直接对两个人说道:“行了,徐德,出去忙你的,京城这边没什么问题,内厂就把报纸推出去,大明十三省全都要卖到。”

    “是,皇爷,奴婢这就去办!”说着徐德就躬身退了出去。

    等到徐德出去,朱翊钧看了一眼戚继光想,笑着说道:“报纸是朕的意思,你就别多想了,心踏踏实实的放下。你倒是来的正好,朕有一件事情找你商量。”

    戚继光一愣,听着皇上的话,他的确放心了不少:“请陛下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