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冷泉凝意 华茂春松(三)

    余慈手指搭在华夫人腕上。

    佳人皓腕,几如瓷玉,淡淡青络,若不细观,几乎看不出来。肌肤相接时,则感觉微冷,皮肤温度较常人为低,特别是除了香粉气之外,其本人气息,半点儿不露,确实是生机敛藏之相。

    如余慈这等修行有成之人,纵然不懂医术,对脉象的把握,也远超常人。

    更不用说,进入真人境界之后,“不惑、不疑,不由他而自知”,凭一点脉象感应,对方体内气血运转,脉穴排布,便可如图画般,呈现在心中。

    可事情又没这么简单。

    余慈发现,仅凭脉象,感应还是非常模糊。

    所谓模糊,不是指气血脉穴的排布,这只能算是完整形神系统的“表征”,只看到这里就满足的话,华夫人请他看病,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隐藏在“表征”之下,让余慈至今都无法测出的,是所谓禁制的源头。

    只以脉象感应所得,华夫人通体内外,并无外力作用的痕迹,只是气血流速极慢,腰脊处气血凝滞,这是她不良于行的根源,却像是自然流转堆积。

    如此,似乎没有“禁制”存在的迹象,但压力又确实存在——气血流速是其一,余慈微弱的感应是其二。

    如果禁制存在,那它必然是完全渗透到形神深层,而且,正处在一种“休眠”的状态。纯凭感应的话,根本无法细究其法理,也就找不到医治的手段。

    要是华夫人允许,余慈倒想探一丝罡气进去,但再想了想,他按下这个念头,询问道:

    “禁制对外力的反制是怎样的?”

    华夫人闻声知意,当下笑道:“百闻何如一见?平治元君之前是顾惜妾身过甚,其实稍作试探,并无大碍。天君可以尝试,只用神识探我寸关即可。”

    余慈“唔”了一声,而另一侧薛平治又提醒道:“务必小心。”

    盯着指下寸关处,略一沉吟,余慈便如华夫人所言,以神识刺入。

    便在这刹那间,华夫人娇躯剧颤,脉动之速,超出常态近三倍,脸上却是血色尽褪,显然承受了极大的痛苦,气血运行更是拗逆常理。

    饶是如此,她笑容竟然丝毫不变。

    倒是余慈闷哼一声。在他的感应中,华夫人全身经脉都似要掉转一般,可真正严重之处,却是在气血蹿动间,凭空凝化出的强横真意,便从气血脉穴之中蒸腾而出,直如阴霾浓雾之下的莽莽群山,不见首尾高下。

    正因其不测,则愈见其险峻。

    刹那间,余慈神识便与这道真意短兵相接,瞬间的压力,绝不比楚原湘、武元辰那等精于神意攻伐之术强人稍逊。且极具“粘性”,竟是贴附而上,要鼓动华夫人全身气血,与他一较高下!

    此时此刻,华夫人就是真意控制下的“傀儡”,半根指头都由不得她。

    想到薛平治之前的警告,余慈无论如何都不会当真与其对撼,当下展开神意虚空跳变之法,顷刻间跳转了十余个法则层面,摆脱对方的“粘性”。

    而另一边的薛平治也是发动,虚空中元气吞吐摩挲,划分阴阳,又复归混沌,盘转间,将两方神意的锋芒,挫消于无形。

    余慈暗吁口气,薛平治则平淡开口:“这么多次,都只觉得莫测高深,其力难以估算。”

    “确实厉害!”

    余慈此言发自肺腑。若不是他从楚原湘、武元辰神意交锋中,悟出了跳变之法,刚刚真意对冲,他本人也还罢了,华夫人那边,还不知道会怎么收场。

    他又向华夫人致歉,后者却摇头道:“是天君心善,主动避其锋芒,若是碰撞一回,还难论高下,如此却是免了妾身的苦楚。”

    美人儿你这么想,就再好不过。

    余慈毕竟是给赶鸭子上架,心里难免有些想法,可华夫人如此善解人意,那小小的心结,也就给化消干净。

    注意力回到具体病情上来,余慈已经有了基本的认知。

    如今的华夫人,确实五内空虚,体质贫弱,稍加外力,就有摧折之忧。

    最要命的则是那不知名的禁制,藏在形神深层,排斥力强,又非常敏感,且是用“联动”之法,动不动就是裹胁华夫人弱质之身,拿出玉石俱焚的手段,形成了一个难以绕过的死结。

    怪不得无羽的两样符箓能够生效。据余慈所知,不论是太玄阴生符也好,开明灵符也罢,都是运转日月,化育生机,性质和缓,便如药膳食补,自然消化,才避免了冲突。

    而这样的和缓的性质,自然也无法对禁制造成实质性的威胁,相反,恐怕是把绝大部分力量都“供养”过去。

    华夫人固然能够续命驻颜,那深层的禁制,应该也在逐日增长,和她的生机紧紧缠绕在一处,越发地难以应付。

    余慈自问,若非要他出手,只能是全部推到重来,以生死法则重塑生机根本,再谋其他。

    当然,这法子太过激烈,也未必有效,更是生死难料。

    顾虑“交浅言深”,他暂时就不做这个出头鸟了,日后有机会,再提不迟。

    余慈再次致歉,华夫人倒看得开:

    “天君本非医道中人,能照应妾身,已是破例,焉能怪罪?只是妾身冒昧,想请天君制几道太微饮日精开明灵符,当然,愿以市价十倍认购。”

    余慈想了想,自己若联系无羽,学制这套灵符,还在能力范围之内,便道:

    “此事易尔。”

    华夫人略微躬身致意,算是谢过,即而又道:“我亦知无羽院首精修存神一脉,制符实乃强为之。然而生死之间,私念炽烈,难以遏止,望天君见谅。”

    类似的场面话,余慈也是张口就来:“夫人多年来,对思定院多有照拂,我亦深感于心。此事我当仔细思量,求一个两全之策。”

    再互致一礼,余慈回到自家席位上。

    华夫人微微一笑,举起酒杯,向余慈和薛平治示意:

    “生死之间,喜怒哀惧,非我辈不可知也。就妾身而言,华茂春松,不减颜色,仪态从容,向死可矣,其如圣贤乎?二位若附我意,当满饮此杯!”

    薛平治神情依旧清淡,但很是爽快地举杯相和:“女为悦己者容,悦己者,吾自为之。夫人此言,甚合我意。”

    余慈苦笑,却也是举起杯来:“拥美如玉,挥剑如虹,世间男子,心莫能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