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深湖刑讯 水道引灯(上)

    第四十一章深湖刑讯水道引灯(上)

    “不好!”

    老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本能地往潜行舟里躲,可他也只来得及撤了半步,整具身体,包括神魂念头,也同样凝固了。

    刹那之后,这诡谲的情景重新波动,却是在波纹交叠中,从具体的形象,异化为一幅栩栩如生的图画,五个修士,也成了画中的小人儿,没入薄薄的“画纸”中。

    此时,有只手握住画轴,轻轻一抖,纸上图画,便给刷成了一片空白,仅有数点飞灰,被水层暗流一冲,便无影无踪。

    随即,持画之人顺势走进潜行舟中,收起画轴,盯着中央遭禁锢的女子,眸中光芒闪烁。

    “好一幅碧波化灵图。”

    持画之人身后,紧跟着便有人进来,笑吟吟口发赞语,身后舱门终于闭合,内外都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说话间,来人也看到刑具上的女子,当下上前两步,反而走到了持画之人前面,毫无避忌地伸手过去,在女子波峦起伏的身形曲线上悠悠划过,赞声道:

    “真是个美人儿呢。虽说神憎鬼厌齐名于世,可这位,真的比鬼厌之流,可心太多了。鹤巫,你说是吧?”

    持画之人,也就是苏双鹤,此时眼神炽热,不但是对刑具上的“神憎”,也是对说话的那一位。

    不过他反应也快,当下就笑道:“鬼厌之流尚不得见,然而当前景色,确是赏心悦目。尤其是雀儿娘子在此……”

    他刻意把称呼弄得亲近些,前面那人回眸,眨了眨眼,抿唇一笑,不见太多风情,却是有些古灵精怪:“师尊说得没错,鹤巫真的是风流人物呢。”

    苏双鹤哈哈大笑,向北方拱了拱手:“是鬼铃老祖谬赞了。”

    不管是不是讽刺,这点脸皮厚度,他还是有的。

    他随即又道:“雀儿娘子,这神憎已然到手,是不是该讯问一番?”

    翟雀儿没有即刻回应,而是负手绕刑具走了一圈儿,到后面时,顺势揪住神憎垂落的发丝,往下拉拽,强迫她抬起头来,很快又松了手。

    神憎头颅无力垂落,没有任何应激反应,显然,神智已经昏昧至无。

    翟雀儿看苏双鹤,苏双鹤也看她,两人视线一对,都是会意。

    当下苏双鹤便念动巫咒,使神憎的昏沉状态持续下去,而翟雀儿则毫无顾忌地伸手,按在神憎胸口处,就像平常说话那样,笑盈盈开口:

    “该怎么称呼呢?”

    低弱的嗓音响起来:“……色蕴。”

    “色蕴?可比神憎的名号好听多了。”第四十一章深湖刑讯水道引灯(上)

    翟雀儿犹有余暇开玩笑,眼神又往苏双鹤处绕了一圈,那位的表情却是不自觉地绷紧了。

    “这段时间,你在做什么呢?”

    “逃亡……”

    “之前呢?”

    色蕴的回应明显停滞一下,翟雀儿按在她胸口的手掌微微加力,色蕴才又开口:“在沧江两岸劫掠剑修。”

    “一击中的!”

    翟雀儿笑吟吟地收回手,向苏双鹤做了个“请”的手势。

    苏双鹤也不客气,当即就问:“劫掠剑修之事,谁安排你做的?”

    “不知道,金主没有露面。”

    听到这个回答,苏双鹤紧绷的面孔明显松弛了一些,但很快又眯起眼睛:

    “上线又是哪个?”

    色蕴的回应微弱却直接:“白衣。”

    “果然如此。”

    苏双鹤切齿而笑,也不再理会色蕴,转向翟雀儿道:“此事是我不对,手底那群废物,竟然让别人横插了一手,都还蒙在鼓里。多亏雀儿娘子提醒,斩断了线索……”

    他在环带湖时,听闻白衣和冷烟娘子一而二、二而一的身份,还没有特别在意,只将其视为暗算夏夫人的一枚棋子,等着天遁宗的手段。

    直到回返之后,和翟雀儿说起此事,才猛醒白衣所在的区域,正好是他秘密行事里,极要命的一个环节所在。

    由此再反推回去,当即就惊了他一身冷汗。

    他还想着给夏夫人致命一击呢,哪想到夏夫人早早就已给他做套了。

    若非天遁宗、翟雀儿先后提了个醒儿,恐怕事败之时,他还不知道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

    苏双鹤非常清楚,他做的事情,不只不容于巫门,更是难容于天下。一旦暴露出去,当真是再无立锥之地。

    正因为如此,明知道事态还在可控范围之内,他心中也是发慌,思绪散乱,大不如前。

    此时此刻,他分外想听一听别人的意见。

    “雀儿娘子……”

    翟雀儿倒是干脆得很,当即应道:“现在看来,夏氏必定是知道了、或者部分知道了我们的谋算,只是暂时还不准备公之于众。如今我只想到三种应对之法。”

    她竖起三根手指:“第一条,将计就计,祸水东引。夏氏使白衣介入此事,没有暴露也就罢了,如今失了风,鹤巫以为,天底下是知道神憎为我们做事的人多一些呢,还是知道白衣与夏氏关系的人多一些?”

    苏双鹤先怔又喜:“果然如此,就这么……”

    那个“办”字第四十一章深湖刑讯水道引灯(上)

    未出口,他忽地就哑了。

    翟雀儿笑吟吟地曲下一根手指,剩下两根微微摇动:“看来鹤巫想明白了,若真这么做了,引来天下人关注,咱们暴露,也就是早晚的事。夏氏应该也是这么想的……由此可见,她的目的,似乎和我们很相似呢。”

    苏双鹤脸色不好看,末了却是哼了一声:“意料中事。巫门中人,哪个没有这番念头?”

    翟雀儿嘻嘻一笑:“这第二条么,自然就是斩灭一切痕迹,不给夏氏任何把柄……”

    “太被动了。”

    不等翟雀儿说完,苏双鹤已经大摇其头:“夏氏一招不成,必定还有后手,痕迹抹得再干净,难道还能把她脑中记忆也给抹掉不成?”

    翟雀儿当下又屈起一根手指:“那么,就只有先下手为强了,快速推动谋划之事,同时干扰夏氏的判断,攻其不备,一举鼎定局面。”

    苏双鹤还是摇头:“手上准备还差很多。还丹剑修百零八人,倒是已经齐备;可步虚剑修六十六人,距地煞数还差六个,且良莠不齐;至于真人剑修,这些年在域外捕猎,再算上你们的支持,也不过十二人而已,何时才能凑够天罡之数?”

    他想得头都要爆掉,末了,却是吐出一句极冷的笑话:

    “难不成,真要去打劫论剑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