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华阳魔窟 波撼三城(上)

    自从天地大劫兴起以来,黑夜就成为了北地野外最恐怖的时段。79阅.读.网

    没有宗门、城池法阵的保护,不管是凡俗还是修士,都沦为各路魔物捕食的对象。不管你是上天、下地、入水,都有极大的可能性遭遇猎杀,成为魔物的饵食,或者干脆就沦为魔物的一员。

    尤其是某些特殊的地点,此类机率更是十倍、数十倍地提升。

    比如,华阳山。

    华阳山地处洗玉湖北端支流上游,连接阴山、黑水河一线,恰恰就卡在地火魔宫与洗玉盟腹地之间的重要节点上,地理位置颇为重要。而在上一劫末,这里就是上清宗的山门所在。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虽然上清宗以太霄神庭最为著名,可高不过七千尺的华阳山,仍然有其独特的地位。

    上清宗开派的三位祖师,以华阳山为根本,布下了名震天下的“诸天”之阵,上感天星,下运地气,后世弟子以此为基石,又排布“真灵位业”,召劾诸天神明,由此形成了太霄神庭的基本轮廓。

    只可惜,那一场浩大魔劫,使号称“不朽”的阵势从内部崩溃,毁灭性的冲击,冲垮了大半山体,造成了至今仍令人闻之变色的“华阳窟”,几与中南部的万鬼地窟齐名。

    巨大的山体裂隙,形成了深不见底的洞窟,其入口阔及百里,内部至今都还有凶残魔头,甚至是遭遇魔染的修士,择日而出,杀生噬人。

    后来因为为害太烈,洗玉盟诸宗联手清剿几次,成效不大,干脆就将洞窟彻底封印,并以法阵环围,此后每年都派人前来维护修缮,直到十余年前,魔劫再起。

    再起魔劫之后,华阳窟的封印第一时间破灭,内外合流的魔潮,冲垮了绝大部分外围阵势,将其化为万里魔国。

    偏偏法阵破坏得不彻底,似破非破,再没有规律可言,若有人运气不好,吃阵势一绊,就别想再活着出去了。

    故而近年来,已经少有人来,就算魔门修士也是如此。

    可正是这样一处险地,铁阑已经逗留快半个月了。

    黑暗、白日交替了十三次,他一直都在附近游荡。看影影绰绰的阴鬼魔物,还有时隐时现的天魔之属,最近的距离他甚至仅有半里左右,危险到了极点。

    至于目的,则是由他“主上的主上”吩咐下来,要记录周边地形地势变动,为不久之后的灵脉移植做准备。

    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是关涉未来北地三湖区域的整体局面,还有“主上的主上”的雄图抱负,不好假托于人,干脆就由他这位宗主亲自出动。

    事实上,在盘皇剑宗,即使是诸事繁杂,用得着他这个宗主决断的,也不是太多,他没这个能力,也没那份心思。若不是主上要求,他怎么会顶上宗主的头衔,装腔作势?还不如这样,做些实际之事。

    他手中风水盘发出莹莹黄光,远在数百里外的手下,将最近的信息导入。

    如今大的框架已经没问题了,只有一些相对隐秘的藏魔之所,还要进一步发掘,以免未来“清理”时候,出现漏网之鱼,污了灵脉地气。

    转眼又一层黄光压上来,风光盘上的磁针微微颤动,激发出了玄奇之处,渐渐标识出地气流经或泄露的关键节点。至此,带来的七位精通寻龙点穴之术的修士,已经全部完成了任务,只待风水盘将各路信息融会贯通,就圆满了。

    近半个月的时间,就算千小心万小心,还是有两名手下不慎被魔物猎,铁阑心里也一直绷紧了弦,眼看着能离开险地,他也忍不住吁一口长气——

    说起来,成就长生之后,他的种种反应,倒是越发地人性化了。

    正准备发令集合,手上风水盘突然激颤,一低头,便见其上磁针乱转,来来回回,没有半点儿规律,看起来,细长的磁针几乎要给崩断掉。

    “怎么回事?”

    念头乍闪,未有头绪,森然杀意陡然横加其身。刹那间,他精修淬炼的鬼体竟然为之扭曲,不类人形,换了血肉之躯,怕不直接就给崩得碎了?

    铁阑心知不妙,当即就有了决断。

    他虽是异类成道,可这些年来受影鬼亲炙,根底无比扎实,长生亦是水到渠成,纵然面对变局,也极致冷静。

    他先借风水盘发出分散撤离的信号,此后再不管那些手下或雇来的风水师会怎样,身形暴闪,不退反进,竟是直扑数里外的华阳窟。

    铁阑来之前做了万全准备,有符咒加持,短时间内,各类魔物、天魔之属对他的兴趣不是很大,他倒可以借力躲避,谋图后手。

    他的反应果然激起了混乱,不过里许距离之外,各阴鬼魔物立生感应,都往这儿汇聚过来,符咒发挥了作用,刹那间不知与多少魔物擦肩而过,却少有魔头扑到他身上来的。

    可问题在于,那强横杀意,完全无视魔气干扰,甚至还猛地提升一个层级,掀起了爆炸式的魔念攻伐。

    虚空中分明响起一声闷爆,旁边千百魔物,不管有形无形,均在尖叫声中崩灭,清开了阔及数里的空白区域。

    铁阑惨哼一声,鬼体上溢出丝丝烟气,而身形主体骤然缩成一团,被烟气包裹,飞掠时竟有锐器划空之音。

    这是剑气护体,来自于主上,也就是影鬼的加持,其剑意锋锐无匹,竟是强行劈开了杀意冲击,给他腾出一道缝隙,瞬间化光而遁。

    可铁阑不是没有代价,刹那的冲击让他五感六识毁掉大半,只有最纯粹的感应还起作用。

    他只觉得周围已经无比昏暗的虚空,竟然又往更深的层面大幅沉降,吸住遁离的剑光,把他向下拉扯。

    对方恐怖强横的修为彻底展开,虽是百里、千里魔气滔天,也尽为其所用。玩弄天地法则,直如掌上戏珠。

    下一瞬间,庞然的力量掀动,便如同一方巨印,重重按下。

    遁离的剑光当即崩灭,再彻底化为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