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壮士断腕 太上之妙(上)

    已是黄昏时分,移山云舟行驶在波澜壮阔的云海之上,风云雷电伴生左右,隆隆气爆之音不绝,只是尽被护卫法阵吸收,化为和风丝缕,绕帆而行。79免费阅

    夕阳血光不断修正角度,在甲板上铺展变化,终于寻到了空隙,流入一处雅致安静的船舱。血红色的光芒,很快染透半边案几。

    案上面摆着一本合拢的玉册,自生莹光,不类凡物。

    案后,余慈正闭目养神,便是沈婉走入,也没睁眼。

    不过,待沈婉刚刚站定,余慈就开了口:“北地舆情图上的消息,你念一念吧。”

    沈婉还不知余慈唤她来,是个什么意图,却也依言打开玉册,当下北方山川地理虚影腾起,如泼墨山水般铺开,最新的消息则显示为血红的圆圈,像是朱笔圈下,十分醒目。

    沈婉看到那份消息,不由得恍惚一下,定了定神,才念道:

    “穹庐社穹窿神君公告天下,五链湖茅伏沼泽区域,有噬原虫寄生入界之事,为社中具多罗、天鹰上人、百战真君三人主谋,另有幽魔眼等五位长生真人参与其中。诸人所为,罪在不赦,社中已经将其开革,并与洗玉盟同道一起追杀余孽,不死不休。”

    念到这里,她稍稍顿一下,又道:“心楼注:此公告之前,具多罗已经得到消息,消失无踪。公告后两个时辰,天鹰上人和百战真君遭遇重创,其中后者十有**已经殒落,参与的五名长生真人,除幽魔眼为渊虚天君所擒,其余四人尽都毙命。

    “连湖曰:此为不告而杀,不宣而战,方能如此。公告之事,仅为塞人之口。穹庐社壮士断腕,雷霆手段,穹窿神君之心,一至此乎?”

    沈婉念完,仍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穹庐社此番当真可怖,一连抛出三位劫法宗师,五位长生真人,就算集社的性质,较为松散,不像宗门那般有较密切的牵系,也抵得上一个大宗门的多半力量。

    穹庐社不知不觉间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可此事一出,壮士断腕式的应对,再怎样也要元气大伤。

    这也让人看出,穹庐社此举,不是作态,是真正的分裂。

    沈婉倒是有些相信,确实是部分人在其中弄鬼,但在这件事上,没有哪个人是真正无辜的。

    穹庐社背后有魔门背景之事,流传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便如天边黑雾,里面看不分明,颜色却是非常醒目。

    像南宫城、刘显东等人,主动投入社中,或多或少,都是抱着依附魔门的心思。

    与虎谋皮被虎吃,也是自找的。

    屋外忽有人敲门,余慈闭目不语,沈婉便扬声道:

    “什么事?”

    门外响起栖真的声音:“穹庐社执事端木森丘送来拜帖。

    如今栖真的地位,已经远远超过同期而至的同伴,一些文书之事,都由她来处理。

    沈婉看向余慈,后者毫无表示,她便道声“进来”。

    栖真开门进来,向余慈恭敬施礼,对沈婉亦如是,余慈依旧闭目养神,沈婉则还了半礼,又问道:

    “其人何在?”

    栖真道:“送上拜帖就离开了。”

    见余慈毫无反应,沈婉就接过帖子,道:“拜贴放这儿,你且去吧。”

    栖真应声而退。

    沈婉将手上帖子轻放在案几上,此时余慈忽然开口:“总还不算太蠢。也亏了他们……”

    此话没头没尾,不过沈婉正巧知道里面的玄机。

    正因为在茅伏沼泽区域的事情太过敏感,作为当事人,洗玉盟及相应情报机构一致通过,给予余慈在北地舆情图上“发言留印”的资格。

    北地舆情图可不只是单纯的信息报送渠道而已,里面来自各宗门、各个情报机构的联系渠道,几乎每天都在丰富。

    正如仓攸递交时所说,这件奇物刚刚成型,还在不断地完善之中。

    近日来,上面通过道法、巫咒等一切可以依仗的手段,不断开发快速传讯的新形式,效率可谓是极大提升,以沈婉之见,完全可以充分利用这一点,做些事情。

    从这一点上看,穹庐社确实是有些贡献的。

    沈婉注视余慈,仍然闭着眼睛,也不知叫她过来,究竟是怎么个意思。

    如今的余慈,再也不是当年绝壁城时的客户、北荒时的合作者模样,平日里也不见他玩弄什么心机,可沈婉只要设身处地想一想,余慈所面对的各路豪强,承担的重压,便觉得不寒而栗。

    这份压力,随着三宝船越来越接近洗玉湖,也越发实质化,几化为有形之物,塞入她心口,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已如此,余慈本人又当如何?

    心中正诸念起伏,余慈又开口道:“近日你修为迟滞,心境不稳,当是思虑过甚的缘故。”

    沈婉一惊,也不管余慈睁不睁眼,躬身道:“婢子驽钝。”

    话是这么说,她脸上却是微微晕红,也不知余慈有没有感应。

    幸好余慈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及具体事务。沈婉松了口气,这个话题,完全在她的掌控范围之内。

    此时沈婉对自己在余慈手下的定位已经比较明确,完全以余慈手下的掌柜总管自居,这段时间,在请示余慈之后,借用其神主网络,与天南地北的信众取得联系,整合资源,初步形成了一个遍及真界各地,尤其是东南沿海的购销渠道。

    其中,“采购”在明处,以随心阁渠道为主,“销路”在暗处,以南海龙心斋等一票收服的商家、宗门为主。围绕海鸥墟,专门做那些大宗物资的倒买倒卖,以及上清宗各处虚空世界奇物的置换工作。

    如今,大宗物资依托随心阁,你吃肉我喝汤,已经支起了架子,形成的类似“纽带”,便是随心阁明知是占便宜,也要乐见其成,

    至于上清宗虚空世界的珍稀资源,目前为止,还是个噱头,一日没有进入、开发,就一日见不到收益。

    不过就目前而言,随心阁也好,他们这个小团体也罢,都有着极大的耐心,

    毕竟,上清后圣,就是一个活的、不倒的金字招牌!

    只是,若他们知道,所谓的“后圣”,与“渊虚天君”的真正关系,后果又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