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噬原魔虫 欲染入界(下)

    天已入夜,阴云之下,光线昏沉,漫漫沼泽,草木轮廓线条狰狞,有如鬼狱。79阅.读.网

    幽魔眼严密控制着呼吸、体温、气机等一切可能暴露自己的体征,甚至对外界的一应变化也完全不管不顾,就像是缩在厚壳里的乌龟,在烂泥涂深处潜藏。

    他回返沼泽深处,是因为这里有先期围堵紫发道人的一些布置可以依靠,可不容否认的是,里面更多的还是赌博,赌那位渊虚天君的心理盲区。

    至于对战……还是算了吧!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当“上清后圣”与“罗刹鬼王”两位大能的跨界大战余波轰传天下,作为大战重要节点的余慈,以其无上虚空神通,成就“渊虚天君”的美名,其地位和威压,就已经远远超越了所有长生真人级别的人物,正如其“天君”之尊称一般,直接与各大宗门的掌教并列。

    就算因为资历、修为等等缘故,计算起来,要比那些大宗掌教看低一线,可只要有那位神通无远弗届的“上清后圣”,便足以将一切差距碾平。

    也许,那些修行界的大佬们,正在用各种眼光、各种方式,刺探这两位上清抗鼎之人的虚实、弱点,可其中显然不包括幽魔眼。

    他只是一个有几分长生之资,因缘巧合,修炼了魔门秘术的鹰犬爪牙而已——他的自我定位还是比较谨慎的。

    所以,之前他才会因为发现了余慈的身份,立刻偃旗息鼓。若不是南宫城、刘显东身上的秘密暴露,且被人赶鸭子上架,他绝不会冒险去“回收”的。

    那群自以为是的混蛋……

    幽魔眼的体型正慢慢缩小,仿佛初生婴儿一般,也在泥沼中越沉越深,慢慢的只留下一个浑蒙念头: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眼看终将归于冥寂之域,深藏于万物之间,沼泽上空,忽有一团比夜色更为深沉的黑暗,当空罩落,转眼吞没了方圆里许范围。

    由于幽魔眼正在昏蒙状态下,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便被这片黑暗吞没。

    余慈将幽魔眼摄入心内虚空。虽说千宝道人说要重视,实际上,从头到尾,他几乎没在此人身上费什么心力。

    这家伙……怎么可能逃得掉?

    只广及万里的神意感应范围,就是一道幽魔眼永远无法逾越的天堑。

    本来,余慈并不急着将其拿下,而是运用情绪神通和黑森林法门,刺激并搜检出幽魔眼心中的隐秘。

    但出乎意料,幽魔眼身上没有太多有价值的东西。

    到目前为止,余慈几乎将此人心底的阴私翻了个遍,却只知道,他是参加了社中某些人的秘密组织,知道部分相关人员的身份,而这里面,并没有穹庐社的核心层。

    这似乎还算合理——阴谋设计噬原虫入界,若真是穹庐社的整体战略,那只能说,他们是活得腻歪,压根儿不准备在此界立足了。

    包括魔门诸宗在内,任是哪一个宗门势力,都绝不会允许“噬原虫”这等外道魔物无声无息渗透进来。也不会吝啬力气,将其绞杀一空。

    事实上,就算此事仅由个别人私下为之,穹庐社高层全不知情,肯定也会有很多宗门顺势而为,喊打喊杀。

    洗玉盟内部,看穹庐社不顺眼的也不是一家两家,缺的就是这类理由。

    余慈还在沉吟,千宝道人则轻咳一声:“照惯例,此事我要及时告知洗玉盟各宗。也不知道这些年,究竟是怎么安排的,噬原虫已经非常可怕,若是成就了破神蛊……”

    他咧了咧嘴,本是想笑的,但面色还是不自觉严肃起来。

    余慈唔了声:“破神蛊啊……”

    同样是十三外道之一,破神蛊却是以噬原虫为前置条件,以育蛊之术成就。

    在域外星空,噬原虫寻找寄生对象,不断壮大,又遵循本能,如投放在罐子里的蛊虫,彼此交战,不知要刷落多少万只噬原虫,才会生成一只破神蛊。

    此类魔物一旦成就,就是自在天魔级数,专门攻伐神魂,以情绪心念为食,驱使生灵彼此攻伐,纯粹的混乱和破坏性,就是它们的本质。

    噬原虫的数目本来就不是太多,存活又相对困难,故而往往是在一片极其广阔的范围——也许是长生真人飞行一辈子都看不到尽头的星域中,才有一只。

    事实上,无数劫来,真正被人发现的破神蛊,也只有五只而已。

    其中一只,就是真界周边外域星空中,当之无愧的魔主霸者,其名曰:

    参罗利那。

    在天魔典籍中,这就是“绝望”之意。

    这边千宝道人不断挠头,将发冠推得东倒西歪,概因相应措辞,必须十分谨慎精确,绝不是他所擅长的领域。

    见他一时半会儿也做不成,余慈干脆从心内虚空中放出了紫发道人师徒,小道士见了他,也不管身下泥泞,重重叩头下去,称呼“仙长”,又称呼千宝道人“恩公”。两边称呼相异,很有意思。

    余慈就笑:“你只叫他恩公,难道我就没有救你吗?”

    小道士又叩头行礼,正容道:“恩公救我,是路见不平,是仁义。仙长救我,是前尘相系,是缘法。”

    “哦?”

    扭头看千宝道人,后者示意没有教过他。余慈就笑:

    “小小道童,也知道缘法?你叫什么名字?”

    “弟子纪遥,见过仙长!”

    小道士的自称也很有意思,又叩了头,才睁大眼睛看他。

    余慈发现,小道士虽说还经不起事儿,但也算得上可造之材,前面对师傅情真意切不说,是冷静下来后,脑瓜儿转得也很快,虽然还没有说出口,可这是要拱他救师傅啊。

    以余慈如此的修为境界,自然一眼就看出来,小道士修炼的,分明也是上清存神法门,完全是紫发道人一脉传下来的,甚至比他师傅还要精纯一些——紫发道士想来很明白心法的高下,没把本来不入流的艺业传给他。

    此时的余慈,已经以紫发道人师徒的师门长辈自居,也不再逗弄小道士,坦然道:

    “咱们的缘法,大半在你师傅身上,如今就看一看,你们运道如何。”

    小道士狂喜,又是重重叩首,纵然脸面上全是泥污,也都不顾。

    余慈正要想法入手,忽又一怔,随即不动声色偏转视线,眼看着一道水墨似的人影,从淡到浓,又像是云朵水汽凝聚,化现出来。

    可不管是小道士也好,千宝道人也罢,都没有任何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