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见面闻名 穹庐之秘(七)

    看到南宫城的异常表现,来人明显迟疑了下,速度慢了一些。79免费

    也在这个当口,但闻风传虎啸,车走雷音,顷刻间自百里之外,碾压过来。

    这边南宫城也有所感应,可才一抬头,便有剑光如天青之色,切过虚空。

    此时,后面来人又是大叫:“余真人手下留情!”

    但已是迟了。

    那剑光来得好快,根本不给南宫城任何机会,才映入眼帘,其锋芒从肩颈直切到胯部,将整个人斜分两半。

    这时候,说话那人才赶到,只能看着连血液都被剑气封闭的两片残尸发呆。

    他也是穹庐社修士,就算知道南宫城状态诡异,可也见不得这般下场。半晌,才咬牙扭头:

    “余真人,你……”

    话音又给切断,因为他没看到什么余真人,而是一具高逾丈寻的人影降下。

    虽是人形,但这一位通体玉光微微,骑虎持灯,云烟缭绕,不类凡俗,倒似天人一般。

    穹庐社修士给唬了一跳,未等想好如何对待,身形便是剧震,已被“天人”驭虎而来的激烈罡风轰开,后退了十丈远,才稳下身子。

    这下便是木头人也恼了,他怒发冲冠,切齿道:“你欺人太甚!”

    他瞬间提聚元气,摆出了大战的姿态。而那位持灯天人也毫不含糊,手中莲花灯盏打开,光明朗照,映得这片沼泽纤毫毕现。

    只是……好像不是对这边?

    这位穹庐社修士也是真人级数,感应相当敏锐,猛然就是心悸,一个大旋身,本能地飞遁远离,同时扭头去看。

    却在见莲花灯的映照之下,有一道蓝莹莹的光圈,像是暗夜中的莹火虫,可其中一片虚无。

    他也是长生中人,见识甚广,才愣了下,就一声怪叫,尾音变尖:

    “噬原虫!怎么会?”

    便在他的叫声中,那个蓝色光圈熄灭,他却更是毛骨悚然,什么都不管,掉头就走。

    天人则留下,也不理会远处的变动,骑虎持灯而进。

    千宝道人眯起眼睛,看到灯火猛地爆燃,他脸皮抽了抽,就算已经没有半点儿力气,也是本能要往后躲。

    不是他胆小,实在是噬原虫的名头太过凶残。

    十三天魔外道之一,也是其中体型最为微小的一类。

    火瘟已经够小了,噬原虫却比火瘟还要小上千百倍,常人肉眼根本无法发觉,甚至修士没有修炼过相应的瞳术,也很难分辨,想要发现,只能凭借感应和运气。

    同为微型的外道魔头,火瘟完全是以不计其数的数量取胜,噬原虫却不同。

    单论种群数量,别说比火瘟、刀蚁这样集群作战的,就是与庞大如星辰,极其稀有的“葬星”相比,都不好说哪个更多一点儿,在十三外道中绝对是倒着数的。

    而且它十分的“娇气”,其幼虫只能在域外真空环境中生存,沾上一点儿空气,都要完蛋。

    至于攻击力,更是可以彻底无视。

    可就是这样微不可见的小玩意儿,却让所有在域外修行的修士闻之色变。

    概因此外道魔物,专门垦殖寄生人体,且是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渗入,至乎骨髓血液、五脏六腑,脑宫窍穴,甚至到后来,还会深植入神魂之中,以修士精进、超拨之力为食,不断发展壮大。

    在此期间,更放射出天魔之秘,引诱修士永沦魔道,等于是一类特殊的“魔种”。

    遭到此物寄生,最初也没有任何征兆,反倒是修行起来更加迅速,发作时则诱因甚多,一旦发作,最好的结果都是化为天魔眷属,若运气差一些,则只是作为噬元虫寄生的“跳板”,在噬元虫移转宿主的时候,一身精气都会被席卷一空,身化齑粉。

    噬原虫若是找到了合适的宿主,积聚了足够的精气,将会有较大机率,在宿主身上,进化出天魔外道的另一种魔物:

    破神蛊。

    那就是另一个层面的事情了。

    如今,这只噬原虫的运气,不是太好。

    虽不知它是如何寄生在南宫城体内的,可南宫城被一剑劈杀,无奈之下,它只能由精气裹着,寻找下一个宿主,可问题在于,距离它最近的那位,根本就不是生灵,不具备血肉之躯,神魂灵智。

    更重要的是,凝化成形的玄门降魔秘术,正是此类魔物的克星。

    天人身上光影明灭,灯盏中,由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所化的炽白明光,将噬原虫牢牢圈定,只是该虫形质冥缈难则,又吸收了南宫城的神魂元气,生存能力剧增,就是圈住了焚烧,也要相当一段时间才能湮灭。

    此时,凝化天人,使之救场的余慈,也已乘车到了近前。并已将噬原虫锁定,不虑逃走,暂时也不理会,只让栖真停车,步下车来。

    在栖真、还有穹庐社修士的注视下,几步便走到千宝道人身边。

    此时,千宝道人半边身子都陷到淤泥里的,正是狼狈的时候。余慈却是一笑,先放出天河祈禳咒,洒下清光,治疗伤情,又弯腰伸手,要将他拉拽出来。

    “哎,轻点儿!”

    不知是碰到了哪个伤处,千宝道人咧嘴叫唤,可咧开的嘴就再难合回去了。

    事实上,在余慈现身之初,他就直勾勾盯着,待有了点儿力气,也没有配合着起身,而是伸出手指,冲眼前出奇年轻俊秀的修士点了一点:

    “余慈?”

    余慈微微点头。

    千宝道人也点头,点了几下,蓦地放声大笑:“余慈,哈,余慈!”

    余慈垂首,低声唤了声“千宝师叔”。

    千宝道人顺理成章应了声:“哎,余师侄……咱们可是少见。”

    说罢又笑,直笑得眼泪都呛出来,又触动了胸口的伤情,当即咳得昏天黑地。他却是挥手阻止余慈下步动作,只道:

    “好极好极!来,再让我搭一把!”

    说着,他主动伸手勾着余慈肩膀,借力站起。他身上法袍不是凡物,没有沾上半点儿泥浆,可手上就没那么干净。

    余慈也不在意。只道:“千宝师叔,咱们到车上去聊。”

    千宝道人左腿已经断了,一时半会儿也难以痊愈,就搭着余慈肩膀,借了把力,悬空尺余,往辇车处飘过去。

    旁边两位都呆呆看着,不知该怎么反应。只听得那边笑语:

    “咱们以前没见过,难为你能认得出我来。”

    “前面认不出,等到师叔的心内虚空出来,自然就认得了。”

    “认得了还不帮忙?”

    “我是想着,师叔未必乐意。”

    “呸,你比你师傅奸狡多了,不过,眼神儿也更好使……怎么样,虽说比不得你渊虚天君的手段,我那‘千宝池’还入得眼么?”

    说到这里,两人已经上了辇车,就挤坐在一起。

    说也奇怪,他虽是第一次与千宝道人见面,却没有半分生疏之感,大概是在离尘宗山门那段时间,听于舟老道、鲁德等讲起这位师叔的种种趣事,活灵活现,深印在心吧。

    且无论是他,还是千宝道人,也都清楚得很,这样的亲近感受,随意滋味,也是某位白道老道,于冥冥之中,留存的心念情绪,与之共鸣而成。

    余慈压下心头意绪,展颜笑道:

    “恭喜师叔,能另辟蹊径,修炼出这等独门神通。”

    “什么另辟蹊径,你这话听起来怎么就和解良一个味儿……对了,还要好一些,若是他在场,定会说什么明珠暗投,挂羊头卖狗肉之类。”

    千宝道人虽是埋怨,其实脸上喜色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最终还是哈哈大笑:

    “余师侄你没有强替师叔我出头,我算领你这份儿情了,与南宫城这等长生真人一战,正当其时啊。就是可惜了我那一道“三合神光”,温养恢复,总要耽搁几个月时光。对了,那九颗大珠,可是我的战利品,不要丢了……”

    说着他就环目四顾,想确认战利器的位置。

    余慈应道:“这是自然。只不过那件法器有些古怪,还要看一看究竟。”

    说着,余慈扭头,注视另一位穹庐社的人物。

    其实事态的变化让他有些意外,在这一片万里方圆的沼泽区域,穹庐社竟然先后派来了三位长生真人,说明他们的重视程度。

    但另一方面,三个长生真人却是先后到来,若真的在最开始合围,任千宝道人再怎么厉害,也休想逃出生天。

    是布置的问题,还是别的缘故?

    那位穹庐社修士,刚刚给弄得进退失据,见他投注视线,反倒是松了口气,飞上前来,行礼唱喏:

    “在下穹庐社刘显东,见过余真人,见过千宝道友。”

    他显然是非常忌惮余慈这边,可是,又不能对南宫城之事视若不见,故而接下来语气就有些生硬:

    “敝社不愿和余真人为敌,对后圣大人也是尊重的。只是南宫真人之事,需要一个解释,此事……”

    “刘真人就把噬原虫的问题解释一番吧。我以前也与端木道兄有些交情,却不知道贵社修士还有这种习惯。”

    “焉有是理!”

    刘显东本能反对,可后面却是有些气短。他看向远处天人所持莲花灯中的焰光,惑然之余,更有几分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