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见面闻名 穹庐之秘(六)

    第三十七章见面闻名穹庐之秘(六)

    九颗大珠,是南宫城的本命法器,名为“密水珠”。

    此套法器是他投身穹庐社之初,参加某次域外集体修行时,得自一处遗迹。当时也是社中强者分配下来,看着别无他用,只是能破一切罡煞,此外,就是非常沉重。

    不过,当时穹庐社的主事者,信誓旦旦,说这套法器与他十分契合,他也将信将疑地接下来。

    此后不久,他便发现那位主事者所言不虚,这九颗“密水珠”仿佛真的和他有着特殊的缘分,不但用着十分顺手,祭炼起来也是神速。

    这套法器,本就由前人祭炼了九十六层、十六重天,待他到手后,花了百多年时光,不但重新祭炼成功,更一举将其推上了十七重天。

    他能在成就真人之后,悟出“暗域”,也与此甚有关联。

    配合他的“暗域”加持,势逾万钧的力量,以疾若闪电的速度砸落,对任何敌人都是一场噩梦。

    可另一方面,若不是将相当的精力放在这套“密水珠”上,不能自拔,他也不至于数年前才成就长生,且还根基不牢,其中情况,正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密水珠祭在半空,黑沉沉不透光线,每一颗都膨胀到人头大小,看上去就密实沉重。可在南宫城动念之间,九颗密水珠,嗡然飞动,速度之快,已经超出了正常视力捕捉的范围,只在所过之处,留下了虚空扭曲的痕迹,形若波纹,荡漾开来。

    南宫城对密水珠的威能有着十足的自信。

    不管千宝道人使用的是什么手段,法域也好,界域也罢,归根到底,都是由元气撑起来的,只是结构不同,如今以密水珠强行打破平衡,看他怎么办!

    虚空隐然响起了“喀喇”的怪音,仿佛是琉璃行将破碎之间的呻吟。

    “找到了!”

    南宫城身形飞纵,腾起半空,脚下浪涛翻涌。

    看得出来,千宝道人本是想将他卷入,却因为元气结构的损坏,反而露了形迹。

    南宫城手中结印,相应的,九颗密水珠构成一个简单的符箓之形,各布于窍眼之位,其中自有某种结构法度,将这一套法器的威能汇而为一,轰然压落。

    恐怖的力量含而不发,但尚未迫近目标,其内蕴的威能已经直接作用在虚空之上,水面凭空下陷数丈深,隐成漩涡,落下时,整个虚空都在抖荡。

    南宫城长笑一声:“还不出来?”

    话音未落,一道人影电射入空。

    南宫城心念再转,就要乘胜追击。哪知道,一向随心念而动的“密水珠”,第三十七章见面闻名穹庐之秘(六)

    此刻莫名滞重,虽也往上飞,速度却骤降三成。

    “水下有古怪。”

    南宫城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此,他刻意收束神意,要使密水珠突破封锁,可事态竟是变本加厉,九颗珠子速度再降。他发力猛提,却提起了澎湃巨浪,整片水域都似与“密水珠”粘在了一起,且分明有奇特的力量,层层刷下。

    “密水珠”之外,放出一层毫光,却不是他发力的表征,而是祭炼的符纹力量流失之兆。

    怎么回事?

    南宫城只觉得脊背生寒,他一身本事,起码有四成在“密水珠”上,兼又将其炼成了本命之宝,一旦有失,本就不稳定的真人境界,必将如沙滩城堡,顷刻倒塌。

    他厉声发啸,“暗域”全布铺开,要将这要命的水域扫荡一空。

    可刚刚“暗域”和“水域”是纠缠不断,现在则是不断纠缠。

    不知千宝道人究竟使出了怎样的手段,在南宫城强提密水珠的同时,水域兴波,浪涛起落,又有雨丝密织,天地之间,尽是水汽弥漫,没有半分空隙。

    任南宫城如何以“界域”压制、摧折,都看不到半点儿明显的效果。

    如此纠缠了至少十息时间,“界域”的压制,竟然没有起到半点儿效果,相反,这一片水域所充斥的虚空环境,倒是越发地稳固。

    南宫城百思不解,扭头看四方元气流动情况,见其层层波荡,一应变化,都极是自然,心头蓦地灵光闪现,失声叫道:

    “你……你这是自辟虚空!”

    “还早,还早!”

    千宝道人笑音传回,只是声线暗哑,显然也受伤不轻。

    而就是这么十余息的时间,“密水珠”上的祭炼天罡地煞层数,根本就是一路狂掉,从十七重天一路砸到十六重天,连跳六层,势头甚至越来越猛烈,很快就掉下了南宫城刚入手的层次。

    一件法器祭炼传承,任何一个祭炼者的痕迹都会留存其上,此时南宫城的祭炼层数掉落,便如水落而石出,将原来那位修士的祭炼痕迹显露出来。

    本来这也没什么,只是会对他的控制形成一些干扰,不像之前那样谐和。

    可很快的,南宫城就发现,千宝道人的气机,就像是流注的溪水,无孔不入,竟然从这些痕迹中透了进去,莫名与“密水珠”发生了联系,开始和他争夺起这套法器的控制权!

    南宫城脑中轰然一震:这怎么可能!

    自天罡地煞祭炼之术出世以来,世上还从没有这等咄咄怪事!

    是了,千宝道人以第三十七章见面闻名穹庐之秘(六)

    法器几无穷尽,祭炼不损修为而知名,这样的人物,肯定有一套专门针对法器的手段,他怎么就没想起来?

    要说他现在对“密水珠”的掌控力,还远在千宝道人之上,可对方这像是界域、法域,又像是自辟虚空的古怪水世界,对法器的限制简直是丧尽天良,水光刷动间,他的祭炼层数就一层层地往下掉,止都止不住。

    更要命的是,随着千宝道人与他的争夺,这件本命法器的反噬之力,也是蠢蠢欲动,又限住了他部分力量。

    如此简直就是将他手足四脚都捆绑起来,再与人角力,那种有力使不出来的憋屈感,着实让人吐血。

    这种让他发狂的“角力”又持续了大约三息时间,密水珠的祭炼层数,也如泄洪一般,给刷落到十五重天。

    南宫城再忍耐不住,咆哮出声:

    “混账!”

    他吼出声来,蹿动的气血就再也封挡不住,反噬之力一跳,当下七窍溅血,眼珠几乎迸出。

    而就在这惨烈的情形之下,他也是狠下决断,以壮士断腕之心,暂时放开了对密水珠的控制,将“暗域”之力,提升到他目前所能发挥的极致。

    暗域覆盖范围内,一切泥沼、岩石、矮树,都在骤然提升的强压下,本来结构破碎,随即伴着波荡,化为齑粉。

    这一刻,他已经顾不得紫发道人师徒,可就是这不顾一切的手段,反而收到了奇效。

    千宝道人仍是顾忌着保护的目标,发力牵引紫发道人师徒出去,受此耽搁,反应慢了半拍,被南宫城气机死死锁定,结结实实承受了千倍于常态的强压。

    刹那间,其全身骨头“咯咯”连响,不知断了多少根,环绕在周身的水汽也崩散开来,真正露了形迹。

    南宫城盯死了他,手足不动,只是催运“暗域”中的强压。切齿厉喝:

    “受死吧!”

    千宝道人又一口鲜血呛出,偏是用已经变形的右手将发冠向上一推,哈哈大笑声里,道髻散开。

    只见他泥丸宫一道清光冲起,其光色与之前化现水域的那道极为肖似,却是凝如实质,只当空一闪,便当头刷落。

    清光舒展,如天河倒挂,正中半空中跳动不休的九颗密水珠。

    这一刻,不论是南宫城,还是千宝道人,都是猛然滞住。

    紧接着,密水珠外,幽光扩散,便如平空现出九圈暗色的月影,在天河水载沉载浮。

    如此华丽的美景,其实质却是密水珠的祭炼层次骤然间一泄到底,自然也是脱离了南宫城的掌控,并第三十七章见面闻名穹庐之秘(六)

    将那份反噬之力,彻底输出,猛击在南宫城神魂之上。

    惨叫声起,不管是暗域,还是水世界,都在这一刻崩溃。

    南宫城摔落泥沼,千宝道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一屁股坐在泥水中,半边身子陷下,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

    “恩公!”

    小道士的声音从远方传过来。因双方交战层次太高,那位还是懵懵懂懂,又被千宝道人甩到远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千宝道人骂了声娘,提起最后一点儿力气,叫道:“还不快来救命!”

    话音落下,他又嘿嘿而笑,视线扫过泥沼,九颗密水珠已经沉得影儿都不见,但只要他人在这儿,这一套不俗的法器,就肯定归他了!

    至于南宫城……

    他头顶的紫金发冠,唯一的异处,就是藏着一记长生真人级别的“无影心刀”,专门破杀心脉。

    他推落发冠时,无影心刀先发后至,却是恰在南宫城遭到反噬的时候命中,便是长生真人,心脉寸断,又道基损坏,也别想再活……呃?

    千宝道人愣了下,正看到那个已经快要在泥沼中没顶的南宫城,身上闪耀起微微蓝芒,那是无数实质化的气机,不断跳跃,在身体内外穿行。

    “好像不妙啊……”

    他也想努力爬起来,却将自己陷得更深,而此时,他连警告小道士的力气都没了。

    仅仅一息之后,南宫城站了起来,初时动作还有些僵硬,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就是身上蓝芒依旧跳跃,映得惨白的脸上幽光闪烁,却没有半分表情。

    千宝道人盯着那边,心中莫名寒意深透,只喃喃道:

    “真不妙了!”

    他话音未落,远方便有声音凝如丝缕,跨空传来:

    “南宫道兄,不要动……咦?”

    声音蓦然中绝,空白之中,却是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意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