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晚上有事,推后一天

    晚上有事,推后一天

    这几天很狼狈,大伙儿见谅。第一章上仙

    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第一章上仙

    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第一章上仙

    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第一章上仙

    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第一章上仙

    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第一章上仙

    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第一章上仙

    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第一章上仙

    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