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见面闻名 穹庐之秘(中)

    面对超乎想象的意外情况,飞梭里的修士展现出了惊人反应能力,门户来不及合拢,却有一件九层方塔祭出,高不过四尺,其外罡气流动,霞光竟然刷不进去,但速度和突然性是再别想了,飞梭也猛地阻滞。

    常、戈二执事同时反应过来,不管紫发道人究竟是怎样的状态,天赐良机,如何能够错过?他们二人几乎同时发令,也同时出手,带动手下,当即掀起一轮合击。

    虽说仓促之间,合击略有些散乱,可十多人浩荡的罡煞冲击,还有其中沉浮旋动的数件法器,依旧有着足够的破坏力。尤其常、戈二人讨了个巧,不去正面轰击悬立的方塔,而是集中力量破坏那停滞的飞梭。

    既受到霞光冲刷,又遭遇层叠巨力的轰击,九层方塔所布罡煞不可避免收缩范围,使得飞梭难以周全,很快承受不住,结构崩溃。

    还好方塔悬照,核心区域依旧算得上稳定,水波般荡漾间,把里面的人护了出来。

    飞梭中塞了足有五人,有老有少,其中一个十七八岁的小道士,涕泗横流,面目都扭曲起来,不管外间如何动荡,只往紫发道人那边看,显然就是刚刚大叫“师傅”的那位。

    或许是真有“感天动地”一说,紫发道人处,十绝灵幡摆荡渐消,霞光收去。

    不过,一行人中最醒目的,还是某个不修边幅的道人。其人头上道髻都是歪的,却用的是极其醒目的紫金道冠,且身上衣饰宝光隐隐,甚是豪奢。

    见紫发道人收去了灵幡霞光,他咧嘴一笑,面对扑面而来的罡煞,袖口抖动,两道游鱼似的剑光射出,逆流而上,轨迹诡谲凌厉,锋芒所指,分明就是常、戈两个执事。

    想到之前半月飞刀的锋芒,两执事不愿冒险,闪避开来。

    哪知剑光临到眼前,一化十、十化百,纵不如七十二柄半月飞刀尽皆实体,然而虚幻莫测,更难拿捏。

    两声惨叫,剑光幻影消散,亦有两个修士横尸当场。

    常、戈二执事脸色铁青,显是怒气勃发,但他们也都是人精,也不管死的是谁,趁剑光由虚转实,方位确认的空当,齐齐发难,目标仍是直指九层方塔之下那些人物,想着趁那人分心驭剑之际,轰开防御。

    哪知二人的攻击,依旧被宝塔挡住,常执事甚至是放出了南国妙手坊的连环雷火,可九层方塔悬空,其外罡煞层叠,怕不有几百上千层,柔如水波层涌,坚如山脉绵延,眼看着又是一件祭炼超过十二重的上等法器。

    常、戈二人心中都生出了无力感。

    他们心里其实很明白,若不是对方身边牵绊太多,以他们这些人的能耐,又哪能留得住?

    这次行动,最要命的失误,就是没注意到,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家伙!

    也没有想到,如今这世上,还有人管闲事管到这种程度!

    常执事依稀记得,此界确有这样一位挥霍法器,全不当回事儿的强人,可急切间,又哪能想得明白。

    目前的局势下,分心旁顾实在是过分奢侈。就是这样一个恍惚的当口,刚收了十绝灵幡的紫发道人再次动手,却是手臂前伸,遥遥指向他们这边。

    五指之上,刺眼的光芒次第亮起,破空而出,分明就是煌煌剑气,还透着莹红光色。

    “赤虹剑!”

    此法和十绝灵幡一般,仅是上清存神法门中最粗浅的应用,却是将玄门正宗心法的高妙,以及浑茫大气,表现得淋漓尽致。

    尤其是十绝灵幡也顺势刷动,剑光如虹桥,霞光如江河,倾压而来,令人窒息。

    最要命的是,那不修边幅的道人,也是个胆大包天的,竟然是脱离了九层方塔的护持,更不顾紫发道人的之前的“误伤”前科,借势而起,身上不知有多少层宝光连闪,径直扑上了剑光虹桥。

    对穹庐社这帮人来说,“登”上虹桥,等于是上了奈何桥,

    可对那道人而言,却是合击的关键生门所在。

    借着掩护,骤然发力,连续数声爆鸣,夹杂着惨叫声,只听得常执事心头发颤,一瞬间的功夫,他们在此的手下,已经毙命大半,有一个阳神打破顶门,欲待逃生的,也吃那霞光刷落,消融一空。

    攻不下,守不住,彻底没指望了……

    至此,他心中战意全无,也不管剩下的人如何,祭出专用来逃命的飞翼,返身就走。

    常执事反应算快的,可飞出不及十里,一声雷鸣般的爆喝,自耳孔直轰入脑宫。

    那是紫发道人的大吼。当初追杀此人到山穷水尽之时,也听过类似的叫声。

    只是那时是绝望,而此时则是贯入真意的狮吼虎啸。

    常执事心神一激,气机紊乱,就在这迟滞的当口,有金光追蹑上来,却是一对颇具西方佛国特色的金钹,迎风便涨,乍分又合,咣啷一声巨响,将他全身拍得粉身碎骨。

    几乎就在同时,紫发道人十绝灵幡刷动,将戈执事困于霞光之中,剑光虹桥抵至,戈执事手舞足蹈,往桥上“行”了几步,便是千疮百孔,生机绝灭。

    至此,穹庐社在这边的修士已然全灭。

    紫发道人一击得手,又扭头过去,空茫的眼珠子,盯着还在方塔护持下的年轻道士。忽地一应霞光、灵幡、剑光等异景消散,他也一头栽下,脸面都撞入泥涂里,不知死活。

    “师傅!”

    那年轻道士情急,想要冲出方塔的护持罡煞,却很快给弹了回去,急切间又高叫“恩公”。

    那位不修边幅的道士刚刚收回金钹,身形不停,一步跨到紫发道人身畔,将其抄起:

    “快走快走,迟恐不及!”

    说话间,却是又祭出一艘乌蓬船似的飞舟,将方塔之下的五人整个地收进去,驾舟疾遁。

    他身上的法器便似无穷无尽一般,临去前还放出一枚符盘状的东西,投入沼泽深处。很快云雾复起,并有天地元气磨转,将战场内外的气机残留搅得一团糟,任是谁也无法再从中查找出有关于他们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