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见面闻名 穹庐之秘(上)

    似乎紫发道人修炼的上清存神法门,也是同虚空世界的机缘一起到手,大概就是上清一脉。

    想来也是,这种与真界相接的虚空世界,十有**都是开发过的,天底下哪有这么多好玩意儿撒出去?任是哪一个宗门,都会集全宗之力,将其控制在手中。

    也只有上清宗这等庞然大物,才会在崩溃之际,漏一些出来。

    余慈怀疑,紫发道人修炼的上清法门,很可能就是开启门户的钥匙,只是紫发道人修炼不得法,难以发挥玄妙,这才被挡在宝山之前,无法进入。

    具体如何,一会儿就有答案。

    余慈现在最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紫发道人的变化上。

    当然,还有一些心思,牵系在穹庐社、还有这片沼泽区域内的“生态”上。

    他只要肯用心,神魂感应广及万里,不在苏双鹤这等大劫法宗师之下,沼泽区域虽然广大,也都在他感应覆盖范围中。太过细微的层面不说,修士往来交战,肯定瞒不过他。

    余慈也发现了,坐在辇车中,他的心境远比常态时要平静清醒很多,所谓定中生慧,特别深奥的道理暂时没有,却有一些感慨,从心湖中泛起。

    由于天地大劫的持续,导致了真界资源的短缺,也使得修士之间竞争愈发激烈,相应的,大伙儿的道德水准在滑坡,好像是当日在环带湖的山岛上,有修士就道:

    地上啃屎,天上撒尿,域外洗澡。

    说白了,这就是对恶劣生态的讽刺和不满。

    但这并非是绝对。

    就像穹庐社虽说是杀人夺宝,手段狠辣,可目前身处沼泽的另一方,在绝对的劣势面前,却又凝心聚力,共御外敌。

    两种生态就在这片区域内,形成微妙的交错态势,彼此影响,现实层面上,并没有即刻见出分晓,可在情绪层面,却迸发出亮眼的火花。

    对余慈来说,就是给了他发力的把手。

    他没有动弹,只是有些理解罗刹鬼王的爱好了。

    不过,和那个恶趣味的家伙不同,余慈把握到的,似乎是更形而上的玄理。

    余慈的手指无意识敲击车壁,这么一通古里古怪的感慨,并非多愁善感,扭捏作态,而是在辇车上某种信息的刺激下,发掘出的“收获”。

    余慈可以肯定,那至少部分超出了天地法则体系的范畴,是一切“有情众生”专有的“性灵”层面的道理。

    只可惜,这个“道理”太过模糊,就是在辇车中,经过某种“放大”处理,也难以见其端倪。

    相比之下,紫发道人那边,要更明晰一些。

    跟随了这一路,余慈已经看明白了。紫发道人本具备相应的资质、法门,但他得来上清心法的途径不明,也没有得到正确的指点,修行中没有行差踏错已是万幸,长年累月蓄积在体内的力量无法真正发挥出来,自成了一套体系,却是封闭的,才死得那般憋屈。

    虎辇玉舆隐轮之车所做的,是打入了一份“灵机”。

    更微妙的东西不好解释,至少是给出一份诱发蕴藏力量的“机缘”,或曰“提示”。

    力量激发,等于是另一套封闭体系中的紫发道人“活”了过来,与残存在形骸中的执念相结合,便如婴儿初生,受外界刺激,接收外界信息,不断完善神魂结构,以其勃勃生机,重塑灵明。

    只是此时的紫发道人,一则在前遭人伐破神魂,先天阳气丧尽,在这点上恐怕连鬼修都不如,日后精进难上加难;二则前尘往事的记忆,也不知损折了多少。

    这等情形下,就算“死而复生”,还是原本的紫发道人吗?

    余慈更由此发掘出心底深藏的某事,一时深思,浑然忘了下方的局势变化。

    当其时也,穹庐社已经安排好了“擒龙网”。此件法器分上下两层,下层渗入地下,触地成钢;上层隐入虚空,看起来虚无一片,实则坚韧牢固,一旦沾身,就切入骨肉,截经断脉,目标便是活着出来,也是个废人,十分阴毒。

    这类法器,本应该是预先埋伏,做陷阱使用的,但此时的紫发道人神智不清,停驻原地不动,用来也算合适。

    戈执事很干脆,一旦布罢完毕,立刻出手收网。

    然而虚空中无形的网络刚有显形的趋势,尚未被十绝灵幡霞光挥散的雾气深处,突然就飞射出半月形的刀光,且一出就是一套,成地煞之数,非但锋利无匹,其速度也是远远超出了音速,将要收拢的擒龙网,转眼就给切得支离破碎。

    当然,擒龙网的杀伤也不是易与,刀光同样给绞碎了大半。

    戈执事脸色发青,这件“擒龙网”是他的招牌法器,祭炼超过十二重,在步虚阶段,是极其可观的一类了。

    可半路里杀出来的这套半月飞刀,无论是祭炼层次、法器质量,还是使用者的修为,哪个都不在他之下,还有一点,更是远远超出:

    他娘的都不带心疼的吗?

    擒龙网遭遇重创,想修复过来,怕都是猴年马月了。至于放出飞刀的那位,则要爽快得多,还残留的二三十道刀光,便如同飞舞的野蜂,掉头杀入了他们这边,一时弄得阵脚大乱。

    “不要分心!”

    常执事不是蠢人,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方的打算。可混乱已经形成,谁也不乐意硬挨一记能斩开擒龙网的半月飞刀,个个上蹿下跳,连嚷嚷的常执事自己,也闪身避过两记斜斩。

    真正的冲击便在此刻来临。

    一架与正常载人飞梭仿佛,只是要更为敦实的飞行法器,从雾气深处冲撞出来,仿佛是发了疯的巨象,硬生生碾过一个为了躲避飞刀而分神的倒霉鬼,向着紫发道人的方向狂飙突进。

    半途中,飞梭的门户已经打开了,却没有半分减速的迹象。

    显然,飞梭中的人是接应紫发,顺势遁离。

    这是个不错的计划。然而,飞梭中的人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眼下的紫发道人,和他们所知的那位,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没有明确的自我意识,也不分敌我。紫发道人面对“撞”来的飞梭,做出的反应就是将十绝灵幡刷动,霞光倾泄而下,转眼将飞梭淹没。

    “师傅!”

    不可置信的叫声从飞梭里透出来,很快又在气爆声中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