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虎啸灵昧 十绝盘空(下)

    几个人交换眼神:“下面怎么做?”

    他们犹疑不定,刚刚发号施令之人又冷哼一声,灰气恍若长龙,直透入万仞山上,山峰猛地阔大伸张,重量倾压,何止一倍!

    此人以一己之力,就抵得过七八位修士的合力,将五光十se的霞光硬是压得沉陷,光芒散乱,眼看就要崩溃。

    就是下方紫发道人,腰背也是一弯,似是难以承受。

    这还不算完,尖锐的破空声起,事实上早在音波扩散之前,数道yin毒煞气已凝如实质,如箭矢般贯空而至,眼看就要把紫发道人刺个对穿。

    紫发道人还是那么个木愣愣的模样,可也就是在这一刻,他弓起的腰背脊柱顶端,一块区域亮起。光芒之中,线条曲折勾勒,仿佛是无形之手书画符箓——或者是某种神明的文字。

    从这一处,大约是玉枕位置开始,夹脊、尾闾、心窝、重楼、明堂、泥丸,七门次第亮起,各自显化符箓,线条结构从中牵引出来,转瞬蔓延全身,紫发整个人都似燃烧了起来。

    下一个瞬间,煞气利矢切入霞光,迎面而来,连续七八记重击,紫发道人都是挨得结结实实,身形更往后挫,站立不稳。

    可不管如何踉跄,那煞气竟是半分都打不进去,且是接连崩散,随即在金光中催化成虚无。

    “这是龟壳吧……早先他是逗咱们玩的?”

    远方修士已经骂出了口,随即便吃顶头上司冷冷一瞥,后面的话全憋了回去。

    此时,紫发道人已经重新站稳身形,身上火光冲霄,头上灵幡更是招展霞光哪还是先前的狼狈模样?

    随他站定,头上灵幡呼地卷动,势头较之前猛烈何十倍,竟然硬将其上的“万仞山”反弹入空,霞光又反刷过去,虚空中轰声大震,山峰上本已转化的罡煞,竟然有散乱回溯之相。

    祭出“万仞山”的修士当场一口鲜血喷出来。

    身后,他的顶头上司搭眼扫过:“十绝灵幡?果然是上清法门!”

    紫发道人这一道十绝灵幡,内景外显,本就是从上清存神法门中敷衍出来的应用法术。和直指根本的道法神通没法比,但因为简单易学,使用者众多,使得这一系列法术,反而成为了上清宗的标志。

    也正因为其简单,反而更易见出修为的深浅。其凝形不虚,霞光如浪,刷动之时,几有湮灭祭炼的符法之能,显然是深有造诣。

    “藏得可真深啊!”

    发号施令的修士一时倒是又惊又喜。

    之前重创紫发道人,固然是行雷霆之事,一举将其重创,可那家伙奔行藏匿之时,都未显露出端倪,惹得他心头生疑,所谓上清遗法,虚空秘诀,是不是当真属实。

    如今自然再无疑虑,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允许再将人给弄丢。

    “叫戈执事来,布下擒龙网……”

    话音未落,紫发道人倒是先有了动作。

    其实,自他身上七门次第亮起,符纹穿行交错,就一直在变化。

    他身形依然不动,但周身罡煞穿流,密织于符纹之中,束结成网,网格中片片鼓涨,形如鱼鳞,构如甲胄,眨眼间已经是顶盔贯甲,全身上下都裹得风雨不透。火焰发到极处,金光闪耀,刺人眼球。

    灵幡之下,紫发道人的身形已经完全被“甲胄”覆盖,其上光波流转,不类凡间气象。

    从细微处讲,连本人气机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请神上身?”

    “是身中神明,外显化生。和十绝灵幡同出一源,当年上清宗一些外门弟子,倒是喜欢拿这些玩意儿来唬人!”

    发号施令之人呸了一声,心里却在想:

    情报上说,紫发道人本是寻常散修,因缘巧合,得到了上清存神之法,我还犹疑不信,如今看来,倒是处处皆真。其修为深湛,可应用法门都是粗浅的路数,若真的呼应身中百神,上应诸天星君,这一个包围圈根本就是笑话。

    至此心中更是急切:“戈执事何时能到?”

    “常兄何必发恼,我这不是来了吗。”

    声出人到,身形枯瘦的戈执事自空中飞落。

    两人都是任执事一职,地位本不分高下,但因常执事长年在附近区域修行,被任命为此次行动的首脑。至少在更上层的人物没来之前,是这样的,里面人际关系的微妙处,不用多说。

    正因为如此,一众人等心绪变动,较正常区间激烈许多,更多的稳秘也就透过心绪的变动,传递到余慈这边。

    “原来是穹庐社……”

    在余慈眼中,这些最高也不过步虚境界的修士,当真是半点儿隐秘也无。略花一些心力,连他们在这处沼泽地带所行之事,意图达成的目标,也都拼接出来。

    穹庐社里也有端木森丘那样的故人,可余慈很清楚,这个散修集社在北地三湖乃至于整个修行界的口碑,非常糟糕,就是良莠不齐如四海社,相比之下都要好一些。

    甚至有人提出,该社是元始魔宗分裂之前,在北地留下的后手,专门给洗玉盟添乱来着。

    这种说法真假如何,余慈不予置评,可从眼前的情形看,该社修士所做的,其实就是杀人夺宝、斩草除根的买卖。

    余慈稍微整理了一下事情的来由,大约是紫发道人早年得了一份机缘,发现了一处虚空世界的确切消息。

    可在真界天地法则体系极其稳定的情况下,虚空世界的“入口”根本无法在常态下打开。时间一久,紫发道人只以为是镜花水月,也就不再当回事儿了,不经意间将此消息泄露出去。

    本来这也没什么,可十多年前天地大劫兴起,真界天地法则体系动荡,别说一处虚空世界,就是来自于异域的强者,都时有误入的。这种形势下,有心人就发掘出了紫发道人这边的线索,三倒两倒,让穹庐社抓在了手里。

    此次是紫发道人一行人,准备由飞梭转乘移山云舟,往海外游历,被穹庐社抓住机会,行雷霆攻势,击落在这片沼泽区域,本来都要得竟全功,哪想到状况频出,弄成了一团乱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