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虎啸灵昧 十绝盘空(中)

    死有执念啊。

    作为掌握生死玄机,又精通情绪神通的大行家,余慈很清楚这种“执念”是怎么一回事儿。

    那是强烈情绪生发之际,“黑森林”反应同时作用于形神,便是有一方毁灭,另一方只要足够强大,依然有着相应的“记忆”,如果再有气机牵引之类,短时间内发生一些动作,并不奇怪。

    当然,紫发道人的情况还有些不同。

    不用余慈多言,栖真已驾驭白虎跃空,辇车行云,飞上云端,遥遥追蹑。

    往东北行约百十里,自高空望下,下方沼泽区域,一片狼籍。从现场痕迹能看出来,大约是什么东西从高空坠下,砸在树丛中,扫平了一大片灌木,摔得七零八落,大部分碎片都沉入泥塘中,只露出小半截,还有几具尸身,也大都残缺不全。

    稍加辨识,余慈就确认,应该是一架飞梭。

    这种飞天的工具,在北地颇为流行,多是在移山云舟的长途线路之间,形成短程连接的网络。一般乘坐飞梭的人物,都是还丹修士以下,面对灾难,分外脆弱。

    不过余慈也注意到了,下方沼泽中,还有打斗的痕迹。

    紫发道人站在飞梭坠毁处,像是在发呆,头部转动,半晌,忽然再次转身,往北方行去。

    栖真同样驭车跟上。

    余慈手掌抚在辇车侧部,感受上面浮凸的纹路,若有所思。

    如是再行数百里,其间多有打斗留痕,气机变动都还未彻底消散,且途中还发现了一具尸身,显然是一路追杀,也表明紫发道人的选择没有错误。

    每当遇到较为明显的痕迹时,紫发道人总是停留片刻,然后再启行程,这期间,他停留的时间越来越少,速度也越来越快。

    半空中,栖真本来不明白,为什么余真人会对这种类似于江湖仇杀的事情感兴趣,可现在慢慢品出味道,似乎紫发道人的灵智正在复苏,最起码,判断力越来越强,而且,连经验都积存下来,才能帮助他迅速做出反应。

    如此断断续续疾奔千余里路,花了快要五个时辰,复杂的地理环境给了紫发道人很多困难考验,中间还跨过了一条丛林间的宽阔河流,紫发道人在河边至少发呆了一个时辰,看得栖真都替他着急,还好,最终紫发道人解决了问题,飞上河面,顺流而下。

    或许也正是这样的一次“考验”,让紫发道人的判断力有了质的飞跃,又或者接下来的路程,他停留的时间几等于无,但做出的决定无一不准,速度大大提升。

    天色渐暗,沼泽地中雾气渐起,本来这会给紫发道人的判断带来困扰,可千里追击,如今已经触及了目标所在。

    某种人耳难以捕捉的音波在雾气中穿梭,紫发道人还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余慈。

    几个人影藏身在雾气中,飞速接近,他们手中有远距离窥看的法器,遥遥看到紫发道人,都是一惊。

    “紫发?”

    “不是说这家伙已经被伐破神魂,断绝生机,再无复起之能了吗?”

    “今天邪性!狗急跳墙的见了,狗拿耗子的见了……这位干嘛不继续苟延残喘,留一条狗命在?”

    “这不正好嘛,暂时找不到那几个,就拿下他吧……”

    雾气深处几人交谈几句,本来都要有所动作,却还是发现了异样:

    “小心,紫发的状态不对头!”

    一干人等颇有默契,也很小心,在示警之后,并没有急着围上去,而是分出一人绕到侧方,做试探性攻击,也起迷惑的作用。

    攻击方式是一颗拳头大小的铜珠,祭在半空,无声无息,直到飞落而下,才有惊人的热量迸发出来,瞬间将铜珠烧成赤红色,且微有变形,仿佛液态的水滴,几乎要熔化掉的样子。

    下方,紫发似乎也有察觉,可反应明显慢了一拍,刚刚扭头,肩上就挨了个正着。

    赤红的铜珠挟着高温,硬生生“嵌”了进去,随即温度再次飙高,化为液态的铜汁,所过之处,破烂的道袍当即起火化灰,更往皮下渗透。

    这下子,连出手的人都愣住。

    “就这样?”

    一念未绝,紫发道人发出狂吼,那高温洞汁竟是被一层罡煞挡住,虽在体外流动,却根本沾不得身。且关节骨缝之间,分明兴起雷震之声。

    “不好!”

    诸修士本能觉得不妙,越是这样,他们越是谨慎。偏偏事态不如他们的意,雾气深处,突有人低喝一声:

    “上!”

    命令一出,无人敢违令不遵,但如何用法,则是另一回事。

    聚合而来的几位,精擅合击之术,瞬间交流了意见,刚刚发出铜珠的那人,口中念念有辞,拔剑前指,再度祭出一道乌光,初时看不清形状,可祭在半空,一声霹雳响,竟是急剧放大,如飞来山岳,直坠而下。

    这一件法器,名曰“万仞山”,随着祭炼层数的增加,可以容纳多类异种罡煞,再将其转化为纯粹的重量,容纳的量越多,其重越大。虽然没有别的变化,但也是极为出色的合击法器。

    几人修为都是可观,尤其还有两个步虚强者,合力一击,重逾万钧,真像是一座山峰压落。

    眼看要砸到紫衣道人头顶,忽有五光十色,排空扫过,数十里雾气一荡而空。

    却见紫发道人头顶,竟是平空竖起一道灵幡,生成霞光百丈,托住了坠落的“万仞山”,偌大的山峰只在霞光上打滚,半分都落不下去。

    合击的修士都是目瞪口呆。

    “什么法器?”

    有眼尖的就摇头:“不,不是法器……分明是罡煞转化过来!”

    “纯以修为抵挡?也对,先前追前之时,紫发身上的法器都是用尽了……”

    现在再考虑这个,未免太过无稽。现在的问题是,就算他们的罡煞在“万仞山”中转化,有一些损耗,但众人也不应该这么轻易给挡下来。

    这不只是修为精深,更要命的是其中运化之妙,起到了以一当十,以柔克刚的作用。

    庆幸的是,那边的紫发道人似乎神智有些问题,不管如何,就死站在原地,没有进一步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