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山河风动 云上遐思(下)

    yin阳之气,和合变化,本就是生灵最难以把握的力量之一。历代先贤都是慎之又慎,沈婉入信初始,念头就走偏了,心法亦随之变化,此后多年,受其影响,更是不堪。

    如此遭yin阳之气刷了几十遍,纵然余慈未有一指加身,她也是彻底地吃不消了,在辇车中便如烂泥一般,神智昏沉,呓语不绝。

    挽车的四位女修,都经过严格的训练,此时也频频回头,难以索解。

    沈婉出现这种状况,余慈当然知道,而此刻难得已经有了一些把握,只能继续下去。

    况且,随着沈婉神智迷离,辇车中隐而未明的真意,反倒给衬得清晰起来。

    余慈只是再“描绘”了三次,心内虚空那一直模糊不清的辇车心象就陡然清晰起来。也在此刻,座下辇车的本体,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沉闷的啸声响起,仿佛是从遥远的山林吹刮过来的风,贯穿了心内虚空内外。

    啸声中,沈婉心弦颤动,身体的反应还在持续,然而昏昧的感觉却是被一吹而散,代之而起的,是深透的yin寒之气。

    这一刻,她心头如冰雪,又好似是被锋利的刀刃抵住,冷意森森。

    再一刹那过去,心中感受压过了身体的反应,她猛打了一个寒颤,只觉得身上尤其是私密处湿腻腻的好生难受,让她根本无颜坐起,可无论如何,都再难有荒唐的念头。

    凶横的力量,抹杀了一切绮思,展现出残酷的真实。

    沈婉心底陡生明悟:好像当年感悟真文灵符,有些问题……

    有了!

    余慈重重一拍坐席。

    沈婉的心绪变化,自然瞒不过他的感应。这分明就是辇车所蕴真意的奇妙作用。

    此时此刻,他把握住了真意,至少是某部分。相应的,蕴藏、解释这份真意的符纹结构,对他来说,也就没有了任何疑难之处。

    他手上这一拍,已经是放出气机,点化符纹。

    辇车之外,忽有云气层生,白光隐透。前面挽车的四位女修,其透入辇车的玄门真罡,齐齐给排斥出来,再被那白光照住,莫名就有寒意透心。

    四人本能回头探看,却见她们zhongyang,本来空无一物的辇杆之间,竟有模糊而庞然的轮廓,逐渐成型,观其形貌,分明是一头猛虎!

    也在此时,四人耳畔同时压入一声虎吼,凶横戾气排空,惊慑人心,更有无可抗拒的大力,将四人硬生生弹开,挽车的丝带也是寸寸断裂。

    诸女修纷纷惊呼,她们都是还丹修士,无凭虚御气之能,此时身上也都没有携带法器,全凭着虎辇玉舆隐轮之车的神异,才能飞动在高空之上。如今被弹开,当即往下直坠。

    还好她们都非弱手,反应都还敏捷,而迫开她们的力量,也没有造成杀伤,一时惊悸过后,纷纷展开身法,借高高风力回环滑翔,重又扑上辇车。

    就是她们被弹开的空当,辇杆中前部,已经有一头白虎,伏卧于云光之上,身形未展,已是雄健峥嵘,眼皮半阖,却是寒光森森,引势待发。

    众女修惊魂未定,哪敢再往那边去,只得往中段投来,扶住辇车边角,尽力与那凶横白虎拉开距离。

    可其中却有一人,微微迟疑,竟然还是落在辇车前部,素手轻按辇杆,稳住身形。

    虽身立于白虎之前,仍神情自若,异于常人。

    余慈不免为之侧目,多打量了几眼,见此女姿容秀丽,可与其他三人相比,也不出挑,唯有气度沉凝稳重,似乎是经过事的。

    末了,他赞了声“胆se不俗”,又问道:“别人都往后退,你怎么往前来?”

    “奴婢也想过后退,只是料得主上不至于驱虎伤人,才想复守其位罢了。”

    “知道履职守位,便是不俗。你是何人?身出何门?”

    “奴婢是玉景门弟子,道号栖真。”

    余慈对北地三湖的宗门不是太了解,目光移向沈婉。此时沈婉只能是故作无事,轻声应道:

    “玉景门乃是洗玉盟‘人’阶宗派,四年前毁于魔劫之下,也是殊为可惜的。”

    余慈点点头,又向栖真道:“可驭车否?”

    此时,栖真如何不知机缘到了,当下也不管其余三位女修羡妒毕集的眼神,轻吸口气,应声道:

    “白虎通灵,驭之何难?”

    “好。”

    余慈哈哈一笑,对沈婉道:“今天多亏你帮忙,你且回去歇息……我要出去几ri。”

    说着,他一挥袖子,车中沈婉,车外三位女修,如风卷叶,都飞出去,轻飘飘落在船头。

    沈婉身上犹自发软,站立不稳,只能扶着旁边女修站定。

    抬头看时,只见辇车之前,雄健白虎终于支起巨躯,皮毛掀动,放出一层层白金似的光晕。粗壮四足有小半没入云光之中,稍一屈身,便是一纵百里,带动二人辇车,骤化流光,无影无踪。

    等白秀峰等人闻讯赶至,只能看到云气缥缈,哪还有辇车的影子?

    “白虎引车,周游天穹,这才称得上是虎辇玉舆隐轮之车……”

    余慈靠坐车中,双眸微阖,感受着辇车出类拔萃的速度。

    辇车上化为飞仙图的符纹,部分就是用来化生白虎,升举飞空的。在这部分符纹的作用下,云气白光环绕,辇车上二人,包括辇车自身的重量,都从中转化削减,到了一个极为可观的程度,轻而易举就能达到此界正常飞行速度的极限。

    而且,辇车的效用,绝不只是速度而已。

    之前扫灭绮思昏昧不说,如今白虎跃空,啸动山林,凶煞之气,横空疾走,铺开云道星路。余慈坐在辇车之中,渐觉天地颠倒,不见上下左右,只有茫茫虚空,慢慢分出清浊。

    白虎凶煞之气居中区隔,如大江奔流,横绝天亘。

    其上为星辰数点,其下有卵石层铺,其中又有浮光倒影。看似可一举揽而入怀,其实其间相距何止万里?更相应信息汇聚,不管详略多少,总能一一对接,尤其与他身中上清道基遥相呼应,隐隐勾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