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山河风动 云上遐思(中)

    余慈从自家思路中跳出来,终于注意到了沈婉异常的心理变化。

    坦白说,目前余慈看到了一些不太好的趋势。

    此时,沈婉却又抬起脸来,神情变得非常严肃,用这种方式向他致意:

    “真人,有些话,妾身不吐不快,若有不当之处,还请恕罪。”

    “……你讲。”

    “真人自环带湖起步,短短数月时间,就名震天下,万众瞩目,由此观之,上清一脉,日后大约就是以真人为主。既然是一宗之主,声誉之事,不能不多加考虑。”

    “唔?”

    “这段时日,妾身关注外界消息,真人主理上清一脉,目前而言,恐怕已无人会有异议。然而却有一些传言,大都是涉及冷烟、雪枝之故……”

    这确实是“直言”,余慈马上就明白沈婉的意思,也一时为之哑然。

    沈婉垂下眼睑,目注座下的软席,不与余慈对视,可嗓音依旧稳定:

    “不论玄门、魔宗,历代强者中,总不乏有不拘小节者,然而作为一宗之主,势必不能够为六欲所限,至少面上总是如此。如若不然,外敌尽可拿此大做文章,应付起来总是被动。

    “白秀峰送来这几位美婢,也是试探之意。他此次成功,接下来,或许有人还会循此前例……世人公认,夏夫人最擅于投人所好,折服强者于无形之间,若再拿出这等手段,外间又会如何说法?”

    余慈言语不得。

    沈婉似乎是认定了他有那方面的问题。他想辩解一二,比如,白衣着实是个好苗子;至于雪枝,不说她是苏双鹤安排的棋子这一重身份,单只是制作七情魔丹,暂时就不可或缺。

    可想想前段时间做的事情,再想想更早前鬼厌发展沈婉为信众的手段,一些话实在不好说出口。

    他也并非是没有“自知之明”之辈。

    判断一个人的性情,从来都是看行动,而非所谓的理由。

    所以他很清楚,沈婉直白点出来的这些,正是他这段时间里,恣意无忌的种种表现,还有极可能造成的后果。

    在破劫而出后,他顾忌和在乎的东西,正迅速减少,限制越来越小,行事风格自然有所改变,这也是自然之理。

    然而,若是在此间失了法度、污了根本、损了真性,不自觉性情变异,就必将被心魔所侵,种种魔念滋生。纵然他并非是纯粹玄门根基,不惧修为受损,可他日劫来时,必然多出许多麻烦。

    余慈理解沈婉的好心,可这种话题也无法深入。此时,上位者的好处便体现出来,只轻描淡写道一句“你的意思我明白”,就直接切过。

    见他如此态度,沈婉终不再多说,再次低下头去。

    余慈目注身前的女修,看她精致如玉的面容,也看她说不出所以然的神情,当然,更多还是深藏在表层之下,连沈婉自己都未必能够察觉的微妙心绪变化。

    沈婉不知,余慈却能够感觉到,莫名其妙的,沈婉投射过来的信念里,杂质变多了。

    并不是说沈婉有什么别样的心思,也是当真对他有什么不满,而是情绪的力量掺进来。

    情绪之微妙,几不可控,喜、怒、哀、惧“四本色”的转承变化,自有天然之理,就算是余慈这样精通相应神通变化,也只能暂时控制。

    想长期扭曲,除非是彻底改动形神结构,而那也会带来一系列不可测的后果。

    那时候,再注入信念中的,说不定就是毒素了。

    说到底,神主和信众的距离,貌似不该这么接近的……

    儒门圣人有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从神道角度来解释,这可说是神主与信众之间“度”的问题。

    余慈凭借自己在情绪神通上的造诣,隐约察觉到了问题的根源,但面对一时的“失度”,却还没有解决的良方。

    他只能暂时将此事抛下,集中心神,开始推演辇车的妙处。

    正如之前打算的那样,他准确将这架辇车,直接“描画”到心内虚空之中。其内蕴的真意不好把握,可他则是想到了一个主意。

    真意难测,可它的作用却是必须归于实处。

    他干脆就将沈婉视为一个载体,在辇车中的奇特力量作用到沈婉身上时,直接将二者同时描画在心内虚空里,两相结合,看一看效果。然后再利用他对沈婉的全面把握,以已知求未知,倒逼出辇车的玄妙之处。

    作为神主,对于信众的“描画”实是最简单不过。那甚至只是一个“邀约”,或者说是“命令”。

    当年,沈婉受悟于“真文灵符”,以阴阳运化为要旨,投入余慈麾下。

    如今奉命直入心内虚空,自然也要循此心法,感接虚空阴阳之气,如驾长虹,如行霈雨,化生其中,转眼间,便见得一片浑茫广阔,烟波无尽的偌大世界。

    她心神微震,旋即清醒。

    如此经历固然神异,可相较于东华山下,“入信”之初,直升天阙,登含香之殿,入翠秀之房,兰汤沐浴,睡倒牙床的飞仙幻境,还远远不如。

    而且,沈婉也注意到了,与她同样“进来”的,还有那架虎辇玉舆隐轮之车。

    只是后者可不像她这么顺利,其形体架构时隐时现,连续十几次想聚合凝实,但到最后,都是功亏一篑。

    到了后来,连沈婉也有些不妙——她发现,自己与这具辇车之间的气机联系越发紧密,辇车虚幻,她也虚幻;辇车凝实,她也凝实。

    这可不是什么戏法之流,每一次虚实变化,其实都是从这一方天地中移出移入。

    每次出入,她都是驾乘虹光雨幕,其实就是阴阳之气。

    在其中呆得久了,阴阳之气刷动,虽不伤身,却浸透心神,仿佛是泡在了美酒陈酿之中,又像被一对巨掌合在掌心,泥人儿般揉捏,整个都似要化在里面,分不清界限。

    “真人?”

    沈婉感觉着自己的话音在发颤。有一句话,被她咽在喉咙里:

    主上,您是在戏弄我吗?

    殊不知,此刻她任何一个念头,都在余慈掌顾之间,纤毫毕现,与当面说出来没有什么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