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山河风动 云上遐思(上)

    沈婉怔了一怔,上得辇车。

    这部虎辇玉舆隐轮之车,取其轻便之意,上面仅安有坐席,虽然极尽舒适,空间却不甚宽敞,余慈居中而坐,沈婉居于边角,二人仍是吐息可闻,看上去倒也亲近。

    “沈掌柜寻我何事?”

    “妾身富贵,一族性命,操之真人之手,岂能不来?”

    这还是沈婉首度在私下里拿出这等恭敬之态,反差颇大,几乎让余慈以为是讽刺,怔了怔才反应过来。

    余慈注目看她,几可穿透五脏六腑。

    不知不觉,他和沈婉之间,竟然已是上下分明。

    显然,这是受到了近日来一系列事态变化的推动,而且在大战之前,他们是有过交流的,沈婉应该是有某种猜测,并不奇怪。

    倒是沈婉,也许是感受到了压力,轻声解释:“这些年来,我苦修主上所赐法门,感应自生,自冥冥中,认得许多人物,也知道一些隐秘,唯独不见真人。偏偏真人又是最关键的那个,我不免就想,怎会如此?

    “若感应真实不虚,可能性便只有那几个了。”

    她还是没有明言,也许是狼判断出来,情感上还难以接受之故。

    余慈心中叹了口气,不接受才正常,他也没有即刻改变的意思,也许日后他还要进一步熟悉这种局面。

    二人说话的声音也没有刻意遮掩,虎辇玉舆隐轮之车毕竟是上清宗的宝物,这点儿保密性还是有的,外间挽车的四位女修,也休想听到他们的一言半语。

    “随心阁是怎么个意思?”

    余慈的问话不太明确,可沈婉却是心领神会,应道:“此事应该分出三层去看。随心阁是一层、白家是一层,白秀峰又是一层。当年上清宗在他处虚空世界的资源,部分交由随心阁转卖,易换可用之物。这是份极大的产出,随心阁自然不会轻言放弃;而由哪一方掌握,哪一个人掌握,也很值得争取。”

    她稍稍一顿,既而微笑:“今日上清权柄尽在真人一身,寻来也是理所当然。”

    沈婉刻意说起“寻来”二字,呼应余慈之前的问话,显然也把自己包括在内。

    余慈也笑:“上清虚空世界,我手中是有一处,就是那九幽冥狱,里面资源是有一些,不过开采不易,可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

    “也不只是九幽冥狱。当日紫微帝御立于中天,洗玉湖底,太霄神庭已有感应,光芒万丈,洞彻湖水,明似琉璃,真人竟不知么?”

    “唔,还有此事?”

    沈婉见余慈面色不似作伪,也有些弄不清余慈手边的信息渠道了,不过查漏补缺本就是应有之义,她便续道:

    “上清立派以来,太霄神庭中固化虚空甬道多处,便是当年大劫之后,由于洗玉湖底地形复杂,神庭更已成为天魔眷属盘踞之地,多年以来,一直没有听说有谁能将里面的‘宝藏’起出。如今眼看尽归真人之手,下手哪有不急切的道理?”

    “想得真多啊。”

    余慈轻讽一句,不过,他也真正明确了太霄神庭的价值。

    同样是虚空世界之间的联系,“贯通两界”和“固化甬道”不是一码事。

    贯通两界,是真真正正地打通,任何生灵、死物都可以穿过去,没有任何限制,但两边天地法则必将严重冲突,影响一界生态,

    当日东华虚空和九天外域接通,就给前者带来了毁灭性的影响。

    永沦之地撞击真界形成“三方虚空”,至今北荒仍深受其苦。

    若上清宗当年真是如此收拢虚空世界,法则冲突之下,此界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相比之下,固化甬道就要安全多了。

    就像是从天裂谷底通向血狱鬼府,两边有足够的缓冲,限制也多,不会过分影响两界的生态。这种限制,就是几乎看不到尽头的深度,以及高度扭曲的虚空环境,传说就是长生真人下去,想再飞上来,也是艰难。

    在余慈手边,类似的典型则是九幽冥狱。余慈之所以操控自如,是虚空神通之能,也有手中《摄幽明精异图箓》的牵引之功,要满足两个条件,实非常人所能及。

    目前而言,全天下恐怕也只有他一人能够如此。便是这样,余慈本人也从来没有亲身进入过,概因想再出来,花费的力气实在可怕。

    然而受限虽多,因其相对安全之故,实用价值反而更大。

    太霄神庭之中,固化了十余劫来,上清宗几乎所有的虚空世界甬道,这份资源,确实是动人心弦。

    资源如何运用,是个现实问题。沈婉是个好选择,但她毕竟在上清宗门之外,宗门人还要有人主持,并与她配合经营……

    念头再转,余慈又是哑然失笑。这种事情,他想得也太早了些,都说多年以来太霄神庭无人能够涉足,可此界大能众多,面对这样的肥肉,不扑上去咬一口,又怎么可能?

    究竟如何,还要以他亲眼所见为准。

    故而,余慈只缓缓颔首:“我知道了。”

    至此便另启话题。上位者的责任,让他必须了解一下沈婉目前面临的困难,于是他道:

    “给我说说你那边的情况?”

    冷不防跳到此事上,沈婉也有些意外,但她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秀眉微蹙,将沈氏一族受到的打压、人才的凋零、雷家的威胁等等难事一一道来,由此也涉及了随心阁几个家族之间的权势更迭等更为复杂的背景。

    余慈听得也是摇头:“没个几百年,沈氏一族恐怕都难以翻身,还要你们血脉不绝才成。”

    家族式的传承,凭借血脉联系,比之宗门一类,也许更为稳固,可一旦受到沉重打击,想恢复过来,也是极难。

    宗门如树,只要根系主干还在,就算砍掉枝叶,没几年就能繁茂如初。

    家族如人,砍掉四肢,削去皮肉,就很难再复苏,只会在失血中不断虚弱,直到死掉。

    “你是要跳出来,还是在随心阁内发展?”

    沈婉轻声应道:“真人明鉴。如今沈氏一族休养生息才是最紧要的,妾身也只想给他们争一处立僧地,不至于像眼前这样,人心惶惶,朝不保夕。”

    虽没有正面回应,但余慈还是知道了沈婉的需求。

    对他来说,这显然会耗费更多的精力。可自从他走出种魔之术的限制,便已经渐渐明白了,神主和信众关系,归根到底,就是一种契约,一种交易。

    信众必然想从神主那里得到些什么,也许是世俗的某种需求,也许是单纯心灵上的慰藉。

    但更多时候,是二者兼有,且没有一个尽头。

    至于神主这一方,真正需要的和有意义的,只有那淹没在复杂信息中,精炼纯粹的信念而已。

    看似不公平的交易,其实最是公正不过,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双方的需求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完全可以并行不悖。

    能够有所限制的,只是神主的能力和操守;信众的自制和诚意。

    沈婉的自制在水准之上,其诚意也毋庸置疑。

    所以余慈没有多说什么,只微微颔首,算是接受了沈婉的“要求”。

    沈婉则敏锐地感觉到,这个话题也要结束了。她已经把该说的话都说到位,也不准备再多留,便躬身告辞。

    可就在她准备起身的时候,余慈却道:“再等等吧,说是要乘辇同游,咱们连外面的景致都没怎么看呢。”

    沈婉微怔,往辇车之外瞥了眼,那飞流而过的云气固然变化万端,偶尔蹿出的雷火也眩目得很,此外便是上空湛蓝似没有尽头的天穹。

    长及数十里移山云舟就在这仅有的几种色调之间穿梭,初看雄伟壮观,可看得久了,仍然单调。

    这样的景色,她已经看得厌了,也不认为像余慈这样不可测度的强者,会真的有乘辇车游览的兴趣。

    那么,其“留客”的做法,就很值得思量了。

    不那么明晰的念头在心湖里沉浮,沈婉却是发觉,本能的反应还是要超出了念头的转速,某些不应有的情绪反应,通过形神深层不可知的运转,一发地涌了出来。

    故而,她垂下眼睑,掩去心中不安,而某种想法也积蕴在心头,使得自家的体温略有变化。

    余慈却是真正换了个思路。

    眼下,他要测试座下辇车的作用。只他一人还不成,正好拿沈婉来当试验品。

    虽然沈婉不是出身玄门,但沈氏一族在没有破败前,给她打的底子还是可以的,修炼的乃是玄门正宗路数,又已踏足步虚境界,比外面挽车的四位女修,要强出不止一筹。

    虎辇玉舆隐轮之车,乃是上清宗创派之始便传承下来的圣物。并非是可以祭炼的法器,而是类似于天成秘宝。四位挽车的女修,将玄门罡气透过丝带,传入辇车,与其上以万计的符纹联系,激发出一部分功用。

    很可惜的是,这不过是隔靴搔痒,辇车深藏的真实,恐怕发掘了不到万分之一。

    余慈也研究过辇车上的符纹,包括车壁上,那气韵流动的飞仙图。

    如果从符箓结构的角度看,那已经算是一个杰作,尤其是从局部观察,不管是分形、窍眼,都安排得非常精到。

    只是,在整体布局上也太过写意,不够精密,也没有经过有效的叠窍合形,如果将其视为一个符箓,肯定是最难催动的那一种。成千上万的窍眼,足以吞掉好几位长生真人的修为。

    余慈不是没试过加以修改,但他从飞仙图的笔触中,感受到了某种难以把握的真意,那不只是结构上的问题,如果判断错误,思路就是错的,也就无法激发出真正的功能。

    这使他想到了在北荒时,辛天君与广微真人的理念之争。

    辛乙曾言“通窍贯气造死胎,性灵通神才是真”,当时还不觉得,现在看来,单纯的精密结构,似乎还真的无法尽数包容性灵之妙。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部辇车,也不真的就是符箓法器。

    细细思量,辇车应该是属于存思一脉,与他的符箓派别虽同源玄门,同出上清,实则颇有差异。

    换一个人在这里,十有**唯有搔头而已,但对余慈来说,也不是全无办法。

    记得说沈婉起过,这架辇车的用处,更多是用来感应道韵,封召神明。

    前者且不说他,余慈对“封召神明”一事的认知,也经过了几个阶段,

    从最初耳闻,到真正从符法神通中践行,还有不久前,万古云霄和紫微帝御的呈现,都在不断修正他的概念。

    余慈固然是本命金符的道基,可上清法门中,存思的影响可谓无所不在,就是天垣本命金符中,三十六枚种子真符,形成脉络各异的符法神通后,也有小半,显化出神灵、宝器等等,正是存思术的特征。

    更不用说,不管余慈筑基入门时的“彩云追月”法门,还是后来直指大道的玄元根本气法,心内虚空,从入手时开始,走的都是标准的存思术路子。

    其中玄理,隐有互通。

    就是在高端的层面,余慈也不缺乏相应的认识。

    尤其是紫微帝御,号“众星之主”,天然有统御星君神明之能,进入那个状态之后,便等于是站在了星君体系的最高层,那也正是上清神明体系的主体,是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对余慈来说,封召神明一点儿都不难。

    但召来什么星君神明,是要看当时的战斗中,气机流转的状况,真的要他严格按照惯有的法度,把如何下手、下什么手、里面是怎样一个道理说清楚,还真有些不适应。

    也许需要多花一点儿研究的时间。

    他现在就想,如果用笨办法,将车上的纹路,或者是整架辇车都描画进心内虚空,又会如何?

    辇车上的真意极难捕捉,这里一定是有相应的心法,作为联系的渠道,余慈没有,只能把握起来就更加困难。

    但他相信,这点儿问题,早晚会给攻克的。

    如果沈婉能够帮忙,进度肯定会更快……呃,这女人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