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白虎辇车 碧霄玉册(四)

    第三十四章白虎辇车碧霄玉册(四)

    余慈坐在辇车上,便感觉到自己心态放松,思路清晰,较常态胜过一筹。心知这一架从上清立派之初就传承下来的宝物,应该有些特殊的用途,只是一时看不太分明。

    二十里路能有多长?

    余慈也就是转几个念头的功夫,辇车已经到了。

    恰好,飞魂城使者也是刚刚登船到此,正往会客的正厅里走。见到余慈下车,当下止身,遥遥行礼。

    余慈回了一礼,见这位使者身形矮壮,脸盘很大,五官较小,仿佛都挤在一起,又是个秃头,看上去颇为丑陋。

    而他正是飞魂城大巫之一,仓攸。

    只要有“大巫”之称,最起码都是长生真人的级别,可仓攸不愧常为使者,游走四方的人物,礼数见得周全。

    虽说他要比余慈早到半步,却是让开道路,无论如何要让余慈先行,姿态做得很是到位。

    余慈也不与他过份客气,当先入厅,登了主座,仓攸则依礼数,谢座之后,又站起身来,向余慈行过一礼,开口道:

    “敢叫余真人得知,敝人奉我家城主夫人之命,先期来通禀碧霄清谈事宜,送来一些节目单子,请真人先一步品鉴。”

    说着,便取出一本半尺见方的玉册,交由侍婢,转呈上来。

    其实他理由再合理,也都是虚的。

    余慈很清楚,这根本就是夏夫人对自家当前地位的响应。

    否则当初还是让一个刚刚招揽的客卿送信,如今为何又要派出仓攸这等大巫,不辞万里而来?

    里面的待遇,自然是有差别的。

    世情如此,余慈也不以为意,接过玉册,随手翻开,上面写的都是那日碧霄清谈预计参加的人物身份,预设的题目等等。

    其中最为醒目的,当然是与“博彩”相关的虚空世界资料。正如当日苏双鹤所言,共有七处。

    余慈记得,里面有一个死星,据说是上清宗原有之物。便定神观看,果然在第二项中便是。里面述及了“死星”在外域中的位置,看介绍,距离真界不知多少个亿万里,若纯凭飞行,恐怕要成百上千年才能飞到。

    外域之深邃无尽,可见一斑。

    余慈注意到的是,文中分明是以不那么肯定的语气提及,该“死星”或是上清宗所遗,上面发现了相关的痕迹,让各方参与“博戏”的人们注意。

    对此,余慈不动声色,待概略看过一遍,方道:“我已知晓,夏夫人有心了。”

    仓攸呵呵一笑,进一步解释道:“夫人所设碧霄清谈,往往言及玄第三十四章白虎辇车碧霄玉册(四)

    理大义,而少涉实利,便是有,也不过是三五老友,聊以为戏罢了。此次实是北地形势与他日不同,七处虚空,个个紧要,又事涉多门,一时没有调解之策,在几位旧友的催促下,才临时决定,拿‘碧霄清谈’为渠道,临时调和一番,若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还请余真人见谅。”

    余慈只是一笑,不置可否。

    夏夫人图谋之事,他暂时还捉摸不透,自然不会太早表明态度。

    不过他也注意到了,仓攸此来,似乎不只是送来一本玉册而已。

    果不其然,待看完一页,顺手再往后翻的时候,指尖有些凝滞。

    稍一用力,气机流转,将册页掀开,当下就毫光放出,如夜明之珠,如美玉之质,其中有简洁线条曲折流转,形成一个大概的形状,而且还在不断地添加丰富之中。

    看到线条搭起的轮廓,余慈就有熟悉之感。

    这是……北地三湖?

    错不了,这就是北地三湖的地形图。可见此图北起拦海山、黑水河一线,西至阴山、云中山,南至沧江,东至东海,其中玉带湖、五链湖、洗玉湖及其供水支流,山川平原等,标识清楚,比例恰当,只要对北地稍有了解的人,就能一眼辨识出来。

    不只如此,该图给人的感觉,也让他有些熟悉,

    稍一动念,平面的图形骤然“立”了起来,就像是当年第一次运使照神图,平平的图形当即化为具体可感的形象。

    相比之下,玉册所显示的范围要大得多,也要简略得多。而且不是实景,倒像是高明画师的手笔,是模拟实景的图形。

    虚影图形一角,写着碧霄玉册、北地舆情八字,随即隐没。

    有趣!

    余慈难得看到一个近似于照神铜鉴的新奇之物,下意识就按照那种控制法门,转动念头,说也凑巧,果然生出变化,

    随他意念的集中,图册所描画的范围急剧缩小,其中山水地形却是愈发清晰,那微微毫光,便似滚滚云雾,掩映景致。

    给人的感觉便似从高空疾速飞下,大地山川不断接近。

    可惜,到了一定程度,这种变化戛然而止,无论再怎么动念,都不会再放大了。

    这就是到了设计的极限,可这个时候,也像是俯瞰大地,壮阔之景,铺面而来。

    “有趣。”

    余慈再赞一声:“这是夏夫人造出的法器吗?北地山河,都在掌顾之中。”

    仓攸应道:“这一册北地舆情图,确实由夫人首倡,以本城‘山海图录’变化而来,请百第三十四章白虎辇车碧霄玉册(四)

    炼门许宗主、千奇宗柳宗主等多位炼器宗师合力造出,不只北地三湖,也涉及阴山、云中山一线,其中虽好,但只一份山川地形之图,还未能阐尽其妙。”

    “哦?”

    “其中最妙之处,乃是由心楼、连湖等六家专事消息贩卖的宗门,合力输入的北地舆情消息,其中不录宗门内部事物,只涉及当前局势、步虚修士以上突破或死亡讯息、相关情报分析等,实时变化,不敢说详尽,但已经算得上一等一的及时。”

    听着仓攸的讲解,余慈看到,他关注的位置附近,确实有一个血色的“亡”字,如龙眼大小,不管怎么放大、缩小视角,都不会变化。

    这似乎就是说明,有值得注意的死亡事件。

    余慈意念触及,当下就有数个留存的蜃影,显示出原本在碧落天域的战场,还有摔落下去的,已经不见人形的残骸。

    在蜃影之畔,有标名为“连湖注”的注释。观其字义,大概是由著名的情报组织“连湖”标注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