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白虎辇车 碧霄玉册(中)

    随着沈婉的介绍,其身前的白秀峰又是微笑拱手作揖,之前恭谨严肃的模样,也随着笑容化开,令人见之可亲。

    此人身为北地三湖这等重要地域的总掌柜,显然也是随心阁白姓一族的重要人物,看起来文质彬彬,不是特别爱说话的那种,没有半分商贾气,也算是异数。

    在余慈眼中,此人举手投足间,都恰当合度,避免了刺激人们的感官情绪,倒是暗合了情绪神通的某些要旨,故而最能给人以好感,赢得他人的信任。

    世人xing格不同,感官的承受力也各不相同,白秀峰如此举止,因人而异,发自天然,显然是某种天赋,非是后天的修行、训练所能达到。

    相比之下,沈婉就多出几分锐气,纵然近些年已尽力韬光养晦,圆融内敛,却总无法让某些人“放心”。

    世间多奇人哪……

    余慈感叹一声,人心向好趋利,乃是天xing。很多人明知对方大拍马屁,依然乐在其中,便是如此。

    从这个意义上讲,白秀峰天生就是商人的料。

    一行人没有在高台处停留太久,白秀峰就邀请余慈在这艘移山云舟上散步。

    “散步”是一种拉近彼此距离,也拉开与闲杂人等距离的好方式。

    白秀峰和余慈在前面缓步而行,其余人等,除沈婉随侍在侧外,都只能是远远跟着,前方的修士,也是早早避开。

    “当年购置此艘移山云舟,改造为三宝船,是由我、沈掌柜一手cao办。沈掌柜负责内、外部结构的修正,而我则不过是负责添置外物。三宝船能走到这一步,多是沈掌柜的心血……”

    余慈微微点头:“诚哉斯言。”

    这是围绕沈婉的一次对话。

    白秀峰言语点到为止,谦逊自守;余慈倒是直白坦荡,毫无顾忌,两人的身份便似倒了过来。

    旁边沈婉的感觉,真是怪异绝伦,可细思根源,又是天经地义。

    白秀峰侧过脸来,向沈婉点了点头,沈婉回之以微笑,里面的意味儿,已经与之前任何一次,都截然不同。

    人之立场、所属,便在这里体现无遗。

    白秀峰也是一笑,既而轻声叹道:“敝阁从六劫之前起,就是贵宗指定的三大专供专销商家之一,总柜收益,四成来源于此。阁中不少掌柜,都与贵宗修士相交莫逆,贵宗遭逢魔劫期间,有几位掌柜,也殒身在此间……时光悠悠,物是人非,今有真人重归北地,重立上清一脉,敝阁也乐见其成,不,是心向往之。”

    听白秀峰近于表态的言辞,余慈仅是微微颔首,没有做出回应。

    白秀峰也不多言,继续和余慈散步,偶尔指出一两处经过改造,与原版移山云舟不一样的位置。

    越是这样的位置,越是涉及比较重要的区域,白秀峰虽然往往点到为止,却从不刻意遮掩,慢慢的,已经涉及三宝船最核心的部分,也是改造最为巨大的区域。

    “这里就是船上的货舱,也是机关消息分布最密集之处。”

    一行人慢慢来到移山云舟下部,后面的修士已经彻底不见了,这种核心重地,他们根本没资格涉足。

    白秀峰仿佛是完全没有这份自觉,引着余慈这等外人,一层层漫步过去,也将船上依旧留存的万千宝物、资源一一显示在余慈眼前,并且和沈婉一前一后,挑拣有趣的物件,加以介绍。

    余慈听了几回,心中已是恍然,却也不多说,直到小半个时辰后,三人行至那处紧要之地,他才抚掌笑道:

    “是了,这地方我来过的。”

    白秀峰便像是听到最平常不过的话语,眼皮都不眨一下,只道:“真人以为如何?”

    “你是说太渊惊魂炮。”

    余慈直接点透,他已经知道,白秀峰引他前来的目的了。不外乎就是那些个“丢失”的包含着太渊惊魂炮的城垣碎片。

    其实他以太渊惊魂炮连续七击,跨越亿万里虚空,与罗刹鬼王大战,别人或许不知,随心阁的高层肯定知道,太渊惊魂炮的下落。

    如今这一手,不是试探下落,而是试探态度。

    余慈也懒得绕弯子,对他来说,掌控了诛神刺剑意,某种意义上,也就等于是勘破了太渊惊魂炮的奥妙。罗刹鬼王能给自家的离幻天布置“炮台”,他也不会逊se太多。

    太渊惊魂炮本体,对他没有太多价值。

    只是,还有一个关节,必须要注意。

    “白掌柜的意思我明白,只是我有一友,对海人异族深感兴趣,待到了洗玉湖,让她勘验一番,再定去向吧。”

    “便如真人所言。”

    白秀峰也是爽快,当下就不再多说,而是另起话头:“真人也对海人异族感兴趣?”

    “对当年事,有所耳闻罢了。”

    “其实近些年来,海鸥墟自东海铺展开来,也带动了海人异族的研究和探索。南国妙手坊,北地百炼门,都是个中翘楚。”

    “是吗?”

    “据我所知,许央大师还由此炼出了一件天成秘宝,价值连城,也是公认的研究海人异族最深入者。一时所得宝物,都往这两处送去,以为鉴赏。真人若有闲,不妨也去一观。”

    白秀峰分明是暗示着什么。

    殊不知,他这样做法毫无意义。

    此人虽是有真人修为,更因为天赋所在,圆融周密,将形神内外护得风雨不透。然而,对余慈而言,两人的修为虽同为真人,可在境界上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余慈既然起了兴趣,稍展情绪神通,已是探入形神交界地,将相关的一应秘密,尽都扫荡干净。

    里面自然也包括,太渊惊魂炮的真正下家是哪个。

    百炼门……更准确地说,是百炼门背后,一个几乎要退出人们视线的曾经大宗:

    四明宗。

    作为本轮魔劫的最大受害者,四明宗虽不至于像上清宗那样,宗门覆灭,却也是退出了天下有数大宗的行列,甚至宗门腹心之地,都有各宗的“观察使”驻扎,以防它重蹈上清宗的覆辙。

    山门都不由己,其地位自然一落千丈,在洗玉盟的地位,也渐渐被浩然宗取代。

    偏在此时,通过以前的铁杆盟友购置太渊惊魂炮,是个什么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