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白虎辇车 碧霄玉册(上)

    余慈心若金石,不为所动。

    太渊惊魂炮连续七击,每一击都消耗了巨量的魔头负面之力,此时的万魔池,是自整合元始魔主巨量信息,化为无边血海之后,最为动荡之际,也是最为虚弱之时。

    可不管它再怎么动荡和虚弱,属于那位终极存在的结构骨架始终没有改变,倒是越发地清晰起来。就像是一个几乎要脱形的瘦子,其筋骨脉络,自然会看得特别清楚。

    血海中的亿万魔头而言,xing质各不相同,余慈服下的剧毒七情魔丹,专灭神魂,变异情绪,其毁灭xing的毒素,对一部分魔头固然是致命的,对另一部分魔头,却是大补之物。

    如此生生灭灭,都在万魔池的“结构骨架”之中,其过程演变,对余慈而言,既可以借机深入把握其中脉络;也能进一步渗透自家根本法则,强化对这一方天地的控制力。

    某种意义上,这就是与元始魔主的抗衡。

    自从万魔池形成以后,余慈一直在等待着类似的机会,为此也做了相当周密的推演,好不容易碰到,他又怎能放过?

    如此做法,危险自然也是有的。

    余慈确实是利用心内虚空的独特xing,把七情魔丹的毒xing,完全压在了万魔池中,将其对神魂的伤害降到了最低。

    可“燃烧”中的万魔池,破坏力绝不容小觑,尤其是那些受了七情魔丹的“滋补”,连续突破极限的血海魔头,要扯着余慈一块儿入魔的“宏誓大愿”,可一点儿都没有消减。

    丹毒洒落后的十息时间内,至少就有上千魔头,冲开了血海的控制,扑击而上,要冲破阻碍,杀入更上层的虚空。

    如果让它们得逞,渗透进人间界、星辰天,甚至是核心的承启天,余慈必将被魔意染化,成为彻底受戾气凶意cao控的天魔傀儡,元始魔主最忠诚的爪牙。

    还好,余慈拿来镇压万魔池的不是他物,正是对魔头yin物有着本能克制之力的照神铜鉴。

    经历过这么些事件冲突,余慈对魔门内部,包括元始魔主、无量虚空神主,还有各大魔门分支的复杂关系,也有了一定的概念。

    细节不好猜测,可他能够肯定,作为元始魔主在真界的“分身”,其实也就是“神使”一流的存在,无量虚空神主绝不是理想中的忠诚听话。

    作为其标志xing祭器的照神铜鉴,其对天魔一脉的压制程度,甚至超出了玄门、佛门的大部分降魔手段。

    此时,照神铜鉴化为一轮明月,镇压无边血海,但凡是有魔头冲上来,便是一道清光落下,任魔头如何凶焰滔天,都在顷刻间收摄一空,随即被宝镜内部愈发强大的漩涡撕碎吞噬。

    余慈也能感觉到,每吞噬掉一个魔头,照神铜鉴本身气息就壮大一分,并本能地发掘出一些相对规整的运转秩序,似乎是想恢复到全盛时期的完整和玄妙。

    只是,宝镜后半部分在东华虚空时,已经湮灭在无限塌缩的虚空深处,结构上的缺陷,单凭气息的增长,无论如何都无法弥补。

    一时半会儿的,余慈也没有任何弥补的想法。

    七情魔丹的毒xing没那么容易挥发干净,万魔池的动荡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结束,花费的时间比养伤更长许多。

    若再算上为了提升控制力,进一步勘验、调整的消耗,算下来十年、八年都不算长。

    余慈不会将jing力都耗费在这里,对他而言,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要抓住真实之域“种子”栽下的良机,不断探究其中奥妙。

    那毕竟是“真实之域”的境界水准,是地仙、神主级别的心得体会,说是“高屋建瓴”绝不为过,如果能有更好的进益,对万魔池的研究,也会水涨船高。

    余慈将大部分心神抽离,沉潜下去。

    从与罗刹鬼王交战之初,到聚合动静、生死法则,借用诛神刺剑意,搭建起“紫微帝御”的“高台”,余慈一直都有收获,却因为战斗的影响,零零碎碎,不成系统。

    等他真正定下心,进入“浊以静之徐清,安以动之徐生”的妙境,灵明自生,思路渐明,清浊动静,自分上下层次,便有脉络牵系,由外而内,将那玄妙在心头逐一显化出来。

    冥冥之中,余慈可感:天地趋我而来,离我而去,趋我非我,离我是我。

    当天地法则处于常态,聚合分化,依天地法则意志而动,自然流转,不因余慈的存在而有特殊“照顾”时,可谓“非我”。

    天地法则因为余慈的原因扭曲、甚至于“塌陷”时,天地大网趋我而来,可谓“从我”,而这仍不是“我”。

    而当天地法则在余慈领域之中排列运化,继而“通过”他的转换,重现于宇宙自然之中,也就将自然而然地烙上专属于他的“印记”,方可谓“我”。

    趋为“曲”,为形之变、量之变;离为“化”,为神之变、质之变。

    当余慈搭建起“高台”,形成那颗栽植于真实之域的“种子”,也就自然而然地在天地虚空中凝结了一处核心节点。

    天地法则从“节点”中穿过,再辐she开来。

    细究机理,绕不过去的就是紫微帝御的“高台”,那是生死法则、动静法则,还有昊典的纯化剑意共同搭建成的。

    动静之间有“度”,合“度”则为生,逾“度”则为死。

    生死之间,还有更jing微的运化,尤其是涉及神魂的部分,已超出动静法则的局限。

    二者相加,实是奇妙而又切实的结合。

    相比之下,剑意不羁,无视一切法则,恰是与严密周整的法则体系相对。

    有法和无法,规矩和混乱,相映相见。

    既看到了光,也看到了影;既感应到了“可感之物”,也认知到了反面的“虚无之理”,形成了一个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也无法用层次来限定的奇妙平衡。

    似存若逝,似有如无,变动不居,穷极万境,虽是一瞬,即成永恒。

    这就是“种子”的实质,在真实之域烙下,同样埋入心底。吞吐天地法则,不断烙下“我”的印记。

    相比之下,紫微帝御只是一种外在的形式,是“种子”的真核有感于蓬勃星力,与他上清心法交互感应,推出来的一个外壳而已。

    这份感悟来得如此清晰,一时间却又难以真正解析明透,稍稍思索,就是时间飞逝,不知多少ri夜。

    当余慈感觉到心力损耗之时,便自然醒转。

    他睁开眼睛,径直披衣出门,时间的刻度自然呈现于心,没有丝毫遗漏。

    自他迈入静室,再迈出来,正好三十六次ri月轮转,不多一分,不少一毫。其中颇有几分玄妙之理。

    神意自然铺开,周围形势了解于心。

    外面不远处,玄黄正在专心看书。附近舱室中,是白衣和雪枝,其中白衣气息绵长,应该正在修炼。

    以前余慈也注意过,白衣修炼法门出自旁门,却经过高手点拨修改,水准其实颇高。

    但经过与他几次双修,周身气机运转开始向玄门过渡,目前正是根基重塑阶段,比较漫长,实力甚至可能有所折损。

    可白衣一点儿都不迟疑,决断力可算是了得。

    余慈不去打扰她们,径直出舱,万丈阳光照下,暖融融的颇是舒服。

    远处,有侍奉的婢仆,没有靠的太近,大约是怕惊扰他修行,此时尽都跪下行礼,还有人传讯,余慈也不理会,信步走到空旷处,也是移山云舟上层某个高点,居高临下,大半船体都在眼中。

    巨帆如片片白云,其上符纹闪亮,牵引气流,与船体自身的强大动力一起,将速度维持在每息七里的水平,这是长生真人的水准,也就是移山云舟的正常巡航速度。

    如此庞然巨物,以这等高速飞行,本身就是最可怕的武器,以至于虚空连震,元气扭曲,向侧后方喷she,如此威势,就是大劫法宗师也不敢正面挡下。

    动静之妙,便在其中体现出来。

    正闲思之际,在船体的另一侧,一行人匆匆赶来,明明大部分都是步虚级别,却不直达,而是规矩行步,按阶而上,花了足有半刻钟,才到这里。

    不用多说什么,一众人等敬畏雌伏的情绪,惚恍不宁的心思,便尽为余慈所察知。

    当头两人,位置稍靠后的,仍是沈婉。今ri她身着常服,只在脑后挽一个发髻,用碧玉簪子绾住,素面不施粉黛,清淡自然,显然也是闻讯后匆匆赶来。

    另一人则是面生,看上去像是文士一流,地位则要高过沈婉。

    不过待到了余慈身前,却是沈婉抢前一步口称真人,盈盈拜下。身后那些修士,无不拜伏于地,屏息宁神,如见神明。

    相识已久,沈婉还是首度如此。

    唯一没有跪地的,就是当头那位文士,但也是深深作揖,态度恭谨严肃。

    余慈本来要扶起,心中又是微动,只道:“都是旧识,无需如此。”

    沈婉却是柔声道:“今ri拜礼,是感谢余真人救了三宝船上一干人等的xing命。”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余慈终是一笑,让她们起身,沈婉也落落大方,站起后往前进了一步,为余慈介绍:“真人,这位是敝阁三湖总掌柜白秀峰先生,专程从洗玉湖赶来,已在船上等了半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