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八景巨擘 后圣真名(上)

    余慈带着几分好奇,观察这位突然插入战局的道人。

    算上自己,他在真实之域一共见过五人。其余四个,除了眼下的道人,还有罗刹鬼王,就是当年在东华虚空之时,遭遇的元始魔主,还有一个,他则怀疑是黄泉夫人。

    还不太确定、又只是惊鸿一瞥的“黄泉夫人”暂且不论,剩下这几位,要数元始魔主的存在方式最为“自然”。

    因为余慈当时完全没有任何荒芜空荡之感,回想起来,仿佛整个真实之域都被元始魔主的深邃魔意所覆盖,没有任何空隙。

    当时余慈浑浑噩噩,也是几乎没有真实之域的概念,只觉恐怖,而不知恐怖在何处,眼下自然是另一番感觉。

    至于罗刹鬼王,还有刚架起一方世界的自己,虽说是根底、火候上还有相当的差距,离幻天的完整程度,更远非他此时所能企及。可总体来看,走的也是一条路子。

    都是将自辟天地的神通,“搬运”到真实之域来。

    都是以此为根基,创立法则,在真实之域圈占地盘。

    可眼下的道人,和他们都不太一样。

    遥观其人,固然形神俱妙,颇有实质之感,却能一眼看出是个投影,其身外微微发光,像是一朵燃烧的烛火。

    真实之域是一个超拔出现实世界的层面,根本没有可供“燃烧”的法则,道人实是以某种极其内敛的方式,在他投影内部,形成了相关的架构,做到了这点。

    这就不算是自辟天地了。

    余慈还注意到,这位道士出现在真实之域,看起来实实在在的。

    可在真界,别说他和罗刹鬼王形成的巨大塌陷,甚至根本找不到任何与此人相牵系的反应。

    难道他不在真界之中?

    正琢磨的时候,他感应到真实之域,有罗刹鬼王发声:

    “小圣人四处舍面皮,如今还留得几张?”

    小……圣人?

    “让罗刹道友见笑了。贫道此来,实为此界亿万生灵请命。二位神通无量,而天地大劫之下,非比他日,这一方世界已经禁受不起。至于法则重构,也未当其时,罗刹大人既然欲有所为,何必平添变数?”

    “要你管?”

    罗刹鬼王的回应很“任性”,可就在此同时,此界如油煎火燎的焦躁情绪冲击,却是开始降温,杀意和排斥之力同降。

    两人一个来回,透露的信息,让余慈很是惊讶。

    他以为罗刹鬼王和大黑天的盘算,很少有人知道呢,可如今看来,似乎只是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还是说……

    余慈很想问那道人:你知道大黑天吗?

    这句话终究没问出来,因为余慈也突然怀疑起来,他所知道的罗刹鬼王的计划,在“完整的真实”中,又占了多少比例?

    这份心思来得突然,却极有份量,余慈某些不成体系的思绪,受其统摄,渐渐理出一些脉络。

    也在此时,罗刹鬼王把他牵了进来:

    “你们两个以前可见过?用不用我来介绍?这位是壁虎神主……”

    “……”

    那道人很聪明地没有搭话。

    余慈却已懒得理会罗刹鬼王往他头上泼的脏水,也不会为其喜怒无常而头痛。

    似乎,他真的已经抓到了某些实际的线索……

    至于这位看起来仙风道骨的方外羽士为何人,他更是早有概念。

    世间大能,随修为的高下,各自的称号也不同,具备严密体系的佛门不用说,魔门的魔君、玄门的天君、天尊,儒门圣贤等,都是有实际定义的,平时说说,送顶高帽没问题,在正式场合,称呼错了,就是天大的笑话,甚至是泼天大祸。

    罗刹鬼王的心思变化几乎没人能猜得到,但在这种场合,调侃可以,乱讲话就实在有失水准了。

    想来她也不会去做。

    古往今来,只有一类玄门中人,被称为“圣人”。

    那就是八景宫的历代掌教,其全称则是“掌教圣人”。

    八景宫,自上古以来,就一直传承至今的玄门正统,修行界五劫以来,没有任何疑义的中天巨擘,第一门阀。

    东华真君陆沉,号称“五劫以来第一人”,纵横天下,几无抗手,然而他所创立的东华宫,相对于八景宫,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罗刹鬼王,开天辟地以来,仅有的五大神主之一,可她座下的罗刹教,与八景宫相比,至少在真界,仍有一段难以逾越的距离。

    毫无疑问,眼前这位,就是真界最顶尖的大能,地位最高的领袖,甚至没有之一。

    若是较真的话,恐怕只能把元始魔主真身请来,才能稳压他一头。

    唔,是不是该叫一声“幸会”?

    “这位萧圣人,你应该知道了,八景宫掌教,玄门领袖,呵呵,也是萧垒之兄,兄弟两人一居中天,一居北地,都打下偌大基业,好不让人羡煞,对了……萧垒你知道吧?”

    哪个萧……萧垒?

    日魔君萧垒?那个东阳正教不是掌教,胜似掌教的绝代魔君?

    这也行?

    余慈真的给惊到了,谁能料到,罗刹鬼王随口道出的,竟然是这么一个惊天秘闻!

    还是说,这本就是此界大能之间,一个早已流传开来的谈资?

    看萧道人的反应,或是后者居多。他面色不变,又向余慈施礼:

    “贫道萧森,这位道友,敢问名号?”

    此时的余慈,其实已经有足够的资格,将真实名号宣示于人,然而形势莫测,他不至于给自己添乱,只将一份意念送出:

    “劫余之人,何必多言?”

    萧道人微微一怔,没有立刻反应,末了方是微微叹息:“上清之劫,玄门之殃。道友能于劫后,以一己之力,重振上清气象,不让王、魏,堪比杨、葛,可谓‘后圣’欤?”

    显然,他是往上一劫末,上清宗覆灭之事联想过去了,而且将余慈与开派立教的王、魏、杨三祖,以及三世葛祖师相提并论,顺势送了好大一顶高帽。可天知道,除了一个早已身殒的朱老丈夫,余慈那个时代的上清宗高人,几乎是八杆子打不着。

    偏偏余慈并没有说谎,劫余之人——此界长生中人,哪个不是“劫余”之人?

    好笑之余,他忽又醒悟一事:罗刹鬼王上去就揭萧森的老底,是不是在“提醒”他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