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法外真法 界外真界(中)

    真实之域,虚无之层面,纵横恣意的“笔锋”,描画的图景,较中天星域所显示的更为酣畅淋漓。

    根本不需要什么他人能够理解的法度,完全是随性而至,看似全无道理的“墨污”,要到真意化现,才能见出玄妙之处。

    可是,更多时候,根本轮不到这些混沌的图景彻底成就。

    余慈和罗刹鬼王彼此锁定,谁也没有当初一举杀入对方腹地的能耐,事实上,现在想搭起实质性的“桥梁”,都非常困难。

    往往是某方“世界一角“,刚有数笔勾勒,便在同样混沌的力量的撞击下,陡然崩溃。

    那尚未完全成形的残缺、破碎法则散落,又被双方真意染化,其中蕴含的杀意情绪,彼此对冲,扭曲变形,已经大大失去了余慈和罗刹鬼王的本意,也没有了存在于真实之域的资格,纷纷“坠落”到了真界之中。

    对余慈和罗刹鬼王来讲,这不过是交战时毁弃的废渣,可一旦“落入”真界,与天地法则体系碰触,就变成了不可测的变数。

    某些与法则体系严重悖离的也就罢了,很快就会被天地法则意志以雷霆万钧之势轰杀,但一些似是而非,或者有着极强变异性的“碎片”,却是会迅速融入天地法则体系之中,聚合元气,化生灵光,成就实体。

    那些“幸运”的人们可以看到,在中天星域外围的无边夜空中、在寒烟将尽的茫茫东海之上、更多的是则是在广阔的海天之间,千奇百怪的妖魔鬼影,或是一鳞半爪的神兵仙禽,交错撞击,仿佛是神仙妖魔之间,正进行一场惨烈的战争。

    这是一个转换的过程。

    是真界对真实之域的两方创立法则的“解读”,是必不可少的过程。最终形成一个天地法则体系能够“描述”的存在。

    绝大部分“妖魔鬼怪”存在的时间,都会非常短,一方面是法则不够完整,另一方面,也是它们最本质之处,还是与真界格格不入。

    可越是如此,越使得这场“战争”撼动人心。

    “有幸目睹”的修士,也就是能够飞到劫云之上,或者不受劫云影响的。要么是赶路的步虚强者、长生中人,要么就是生活在此界几个门阀大宗、大型城池中的修士。

    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修为有成,心志不凡者,没有几个愚夫愚妇,什么神魔仙家之类的想法也许会有,但和世间俗人所思所想迥然不同。

    他们也会顶礼膜拜,但参拜的对象,不是所谓护佑福祉的神明,而是真正具无上神通,操生杀大权,定一界沉浮的大能者,是对力量、神通、境界的赞佩和臣服,恐惧和向往。

    故而,海面之上,星空之下,一应异象,再怎么一鳞半爪,再怎么变化莫测,对这部分修士而言,也可说是直指无上妙诣的捷径,是参悟法门神通的机缘。

    天地之间,不知有多少人看得如痴如醉,浑然忘我。

    相应的,赞叹服膺之心,油然而生。

    殊不知,便在这部分情绪兴起之时,真实之域中,余慈正自微笑。

    在极其精微的情绪层面上,余慈的掌控力和罗刹鬼王没法比,做不到罗刹鬼王那般宇内布网,欺天瞒地。但他有一个优势,此时星力压落真界,无垠星空几乎覆盖了每一个角落。虽然是有劫云挡下,但也起到了筛选的作用,影响到的,正是此界最精锐的那一批人。

    他们亲眼目睹了紫微帝御法相成形,见到那场不可思议的“战争”,能够解读出更多的信息,自然也受到更大的影响。

    以紫微帝御法相的威严,震慑人心,使“厌恶”、“恐惧”等负面情绪不自觉再度转化,也就间接达到了压制负面冲击的效果——要知道,寻常黎民百姓,对天地法则的影响力,成千上万个加起来,都未必能抵得过一个修炼有成的修士。

    也许因为数量上的极致差距,大势难以扭转,但总不会罗刹鬼王轻易得手便是。

    余慈一旦分神关注真界,对这边的天地法则体系给予的压力,也有了一定认知。

    中天星域,那一方世界的结构,是他在真实之域境界的直接映现,目前越发地完整、具体,细节在不断地充实。可相应的,天地法则体系的压迫力量也越来越强。

    这里所谓的“压迫”,其实与正常修士面对的“天劫”关系越来越小,更多的是法则结构整体“塌陷”,造成的恶果。

    余慈在真实之域搭起的“架子”越是稳固,相应的对真界天地法则体系的扭曲之力越强,“塌陷”的幅度也越大。

    但在相应局域,天地劫数反而没有形成特别明显的表征,或者这算是另一种形式的“病入膏肓”?

    唯一反映其深层变化的,恰恰是紫微帝御周围形成的那方世界。

    其细节不断丰富、详实,其范围却在不断地缩小,最终仅化为一轮圆光,虚悬于紫微帝御法相脑后,至此稳固不变,其天地万物化生之景,亦是返璞归真,尽转虚无。

    便在此刻,“塌陷”终于休止,内外力量达成了暂时的平衡。

    可相应的,天地法则体系的整体结构,也固化在了这扭曲的节点上。

    以亿万计的法则,从动静、生死等根本法则起,一路扩散到干、枝、叶、脉的每个角落,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发生了或多、或少的“变化”和“偏移”。

    也许,相对于纵横不知多少个亿万里,广袤无边的真界而言;相对于上下无数层次,结构复杂如天罗地网的天地法则体系而言,这些“变化”和“偏移”造成的影响,会随着空间结构和法则层次的复杂程度,不断地分化、削弱。

    可影响本身是不容否定的,其影响的深远程度更是如此。

    茫茫世界,四极八荒,亿万生灵,陡然间就是心神恍惚,虽只一瞬,却也在心头留下了或深或浅的印痕。

    从这一刻起,也许有些人的寿元会自然而然地增长那么一丝;有些人运使符箓、咒术会变得更流利一点儿;有些人解悟法诀的速度会更快一些。

    与之同时,有些人炼制的丹药火候可能会出差错;有些人会莫名地情绪暴躁、心神不宁;有些人会突然诸事不顺、霉运连连,甚至丢了性命。

    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追溯到这里,形成完整的链条。

    余慈就在这里,用这种方式,告示八方:

    某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