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法外真法 界外真界(上)

    罗刹鬼王怒了!

    这一刻,余慈生出感应,他仍不好确定,这位喜怒无常的神主,此时的情绪是真是假,但至少能够肯定,罗刹鬼王正用愤怒的情绪冲击他的心防。

    事态刹那间被强行转入情绪神通的层面。

    余慈一时不会受到干扰,可这份情绪冲击,瞬间横扫出去,就像是燎原的大伙,不断向远方扩散,只一眨眼的功夫,就蔓延到这方世界的每个角落。

    自然而然的,没有哪个生灵能摆脱影响。

    余慈不知道这片疑似离幻天的广袤世界,容纳了多少生灵,可那种狂燥情绪力量,仿佛可以无限燃烧、扩张,以至于他所能感应到的一切,都像是落入了熊熊火场,在“高温”的炙烤下,变得扭曲、灰暗、混浊。

    也因为如此,他和罗刹鬼王的“距离”不断拉远。

    因剑意直指,虽相隔亿万里,这一方世界仍如在眼前,并直指罗刹鬼王最核心的生死玄机。

    可人力有时而穷,与之相应的气机变化,由不得他清晰把握,就像罗刹鬼王,也无法在心内虚空洞彻他的虚实。

    现在,剑意被罗刹鬼王挡下,直指生死的犀利感应已经不可避免地衰退,而适时掀起的情绪怒潮,则是给这份感应做了最后的屏蔽。

    愤怒、憎恶、仇恨……一层层的负面冲击,形成绵延不绝的混浊迷障,在这方世界中重新布起,余慈的感应只能是步步后退,以免陷入那再难测度的情绪漩涡里去。

    进退之势往来掉转,最终形成了不可抗拒的排斥力量,余慈硬生生给轰出这一方世界,轰出了深海,一路轰到了云层之上。

    可如今,东海相关区域,哪还有劫云呢?

    一念微动,直指生死的剑意虚化,渗入那漫天洒落的星光中,中天之上,紫微帝御法眼观照,辰光生灭,无有尽时。

    余慈神意浑化其内,知天地动静、观万物生死,茫茫东海,亦难脱其所限。

    罗刹鬼王情绪神通,已是巅峰止境,在自身所化的一方世界中,更是无可匹敌,若非余慈以纯粹剑意化入太渊惊魂炮,天外一剑飞去,成破竹之势,也未必能到得了她身前。

    可不管罗刹鬼王如何神通盖世,扳回局面,之前的对冲结果是抹消不掉的。

    相反,更因为情绪的冲击、发散,给余慈一个判断的参照:

    她受伤了!

    情绪可以影响身体,身体也可以影响情绪,对于掌握情绪神通的余慈来说,从中可以寻找出大量相关的线索,再与其他方面的讯息相印证,几乎就断绝了做假的可能。

    但要想知道伤势的程度,就没那么容易。

    紫微帝御居于中天,罗刹鬼王隐于深海,目测的距离不是太长,但事实上,亿万里的距离,某些修士花费一生的时间都别想跨越。

    而就是在这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漫长距离中,甚至是更为广阔的天地之间,某种影响还在持续。

    那是来自于罗刹鬼王的怒火,狂躁的情绪正通过其遍覆真界天地的“蛛网”,急剧扩散。

    某种意义上,这就是一种肆意传播的疫病,东海周边众生都受到影响,且这个范围,还在持续扩大。

    有的人身强体健,意志坚定,抵抗力强,能够抗过去;有的则就在不知不觉间,被那负面情绪的阴云笼罩、侵蚀。

    但凡是中招的,不自觉就升起对某个存在——更明确地讲,是对余慈的厌恶和排斥之心。

    这份心思,或隐或显,绝大部人连余慈是谁都没有清晰的概念,更别提其他。

    然而其影响也绝不是单纯止于情绪层面,而由情绪影响神魂,由神魂影响肉身,由肉身再影响一切涉及的天地法则。

    亿兆黎民,百万修士,能直接驱动利用天地法则的,万中无一,可架不住积少成多,更有罗刹鬼王的情绪神通有效加持、聚合、引导,不过是闪念的功夫,实质性的影响反馈回来。

    余慈神意与紫微帝御法相浑然如一,依旧是感觉到某种可怖的压力,正向外释放,那是近乎纯粹的敌念与恶意。

    一时间,天厌地弃。

    真界在排斥他——这或是一个假象,就像某个心理压抑的家伙,觉得整个世界都背叛了他。

    问题是,这种假象随时可以向真实转化。

    罗刹鬼王完全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引导那不可思议的情绪大潮,最终影响到天地法则意志。

    这就是所谓的欺天之举……

    罗刹鬼王真有那个能耐!

    如果是半个时辰前的余慈,这种排斥可能会给他极大的限制,法则的排斥,就代表天地元气的疏离,而如今,坚实踏在真实之域上,这样的排斥和疏离,影响就很一般了,最多是破坏他对真界天地法则体系内的感应精度。

    反过来,如此明显的区隔,倒是能让余慈更专注真实之域,也是最本质的层面。

    真实之域中,离幻天和心内虚空,似乎恢复了最初时的状态,隔着不可度量的层面,遥遥对峙,只是这回,再不是一边倒。

    罗刹鬼王掀起了几乎波及整个真界的情绪狂潮,悍然攻来,他则毫不含糊地反攻回去。

    相应的在真实之域,在这没有任何固有法则凭依的奇妙层面,出现了交战以来,最绚烂的光线轨迹。

    余慈就像是一位顿悟了的泼墨大师,笔锋甩动,墨汁淋漓,首度在这一片冷寂荒芜世界中,书写下自己的痕迹。

    落笔如山,气韵如烟,法度如壁,真意如剑。

    真实之域在动荡,一片区域,便像是在水中的墨团,不断扩散,变化出千般、万般模样,一时定不得形,可它真真切切地在这里,任是谁都无法否认它的存在。

    中天星域,紫微帝御巍然而立,环绕于外的星辰,莫名染上了层层光晕,彼此交错相叠,影绰迷离。

    天上有视力敏锐者,便可见出,那其中便似有一支画笔,笔锋挥染,自生天地日月,遍点生灵万物,顷刻间山河就,社稷成,万灵化育,神明归位,恍惚就是一个恢宏广袤的大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