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紫微帝御 太霄真宰(中)

    更新时间:2014-05-12

    当年上清宗以四方八天的架构,成就太霄神庭,又分立四御,统御诸天。

    其名由道经中来,便是玉皇、紫微、勾陈、后土。其中:

    玉皇帝御总括万有,决议定策;

    紫微帝御掌控中枢,排布神明;

    勾陈帝御统御道兵,征战杀伐;

    后土帝御调控灵脉,运化元气。

    相应帝御入主,就是太霄神庭发挥最强力量的保证。

    这里面,玉皇代表宗门意志,是由上清宗最核心的修士——绝大多数时间是由掌教亲领,但真正主控神庭中枢,为其提供源源不绝动力的,却是紫微帝御。

    事实上,每一尊帝御都代表着一部极其上乘的法门,修炼到极处,存思召神,自成无上神通。

    这类法门神通又极是艰深,就算上清宗人才济济,也不能保证“四御”之法代有传承。

    若真如此,上清宗第一个要保的,必是紫微帝御无疑。

    紫微帝御又号“众星之主”,是周天星君中最尊者,以其为核心的星君体系,也是太霄神庭中神明系统的主体,上涉尊神,下关道兵,更是神庭基本结构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据说当年太霄神庭瘫痪,诸天神明被天魔所污,便是由于当时的紫微帝御修为境界尚有不足,主持太霄神庭力不从心,为了提升神通法力,不得以用了类似于“心魔精进”法门,被魔头趁虚而入,酿下大祸。

    当然,也有说这本就是魔门处心积虑的阴谋的……

    不管怎样,紫微帝御对于上清宗、对于太霄神庭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故而又有一个称号,即“太霄真宰”。

    张天吉当年也是亲眼看到太霄神庭坠落的当事人之一,虽是数百年过去,当时心神凝滞,哑然无语的状态,仍记忆犹新。

    当初他愣怔的程度有多深,如今心弦震动就有多么激烈。

    如果,如果……

    如果太霄神庭真的重立于九重天上,北地、玄门,乃至于整个修行界,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他想不到,也不愿去想。

    有人因为紫微帝御法相之事,心中纠结,作为当事人,余慈的心思则要专注太多。

    如今他不知道,也不会去理睬“紫微帝御”的背景,他甚至没有受到这尊法相之后,直趋无上之境的神通法力影响。

    他能够感觉到,当法相凝就之后,诸天星力活跃得过份,气机的灵动也是前所未有,某些星辰投影甚至都要自发勾连在一起,通脉贯窍,化生灵性,仿佛随手一捏,就可以捏个“神明”出来。

    可这又如何?

    统御神明、道兵或许声势惊人,应对同级或较低层次的对手,最是便利,可若对上罗刹鬼王,未免就有些花哨了。

    余慈不为所惑,他要的,是贯通动静、生死法则之后的境界法理,是驾驭亿万里开外凌厉锋芒的掌控能力,更是与此界最强存在之一正面对冲、不避不让的强绝意志!

    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不管那紫微帝御法相如何展现,都不过是他统治力的自然运化,是附加的华彩光环。

    胜,自有无上威严;败,也就是一个笑话。

    这一刻,几欲塌陷的天地法则体系,将一应法则、元气,以及与之相关的巨量信息,都倾注过来,势头不像东华虚空时那样猛烈,却是绵延不绝。

    千变万化的法则、质性混杂的元气、汹涌澎湃的信息,都要由余慈接收、承受,并且消化。

    在这样连续的冲刷下,他的意志没有受到污损,反而愈发地光洁坚硬,不为任何因素而动摇。

    自然,既定的目标,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相由心生。

    紫微帝御法相高踞中天,群星绕行,如宫阁列布,如车辇相随,而其“座下”北斗,锋芒所向,直指东北。

    便在张天吉那等人物,都在琢磨太霄神庭、洗玉湖等概念的时候,漫漫星空,雷声轰鸣,震耳欲聋,又似千百面大鼓,同时擂响。只是辨别声音的话,恐怕十个里面有九个,都难有答案。

    只是,与之相应的强横意念,却是横扫天域,但凡是这一刻目注星空的修士,分明都“听到”了那冷澈沉静、似问非问的短句:

    “吾剑何在!”

    意念既生,便有长吟经天。

    厚重劫云,轰然中分,一道可以目见的长痕,自北地三湖起,及东海深处止,亿万里长途,笔直贯通。

    并非余慈真的一剑斩出亿万里,而是西南、东北两处剑意同起共鸣、遥相呼应,便是天地法则意志也要暂时“俯首”,一切生出阻碍的法则崩解开裂,作用于劫云之上,生就此“天痕”异象。

    “天痕”显于东海,便在云上海下一众修士的注目里,直切入那之前已然迸裂、扩张的云层裂口,戛然而止。

    可这一刻,人们分明感觉到,长空寒意飞降,冻彻肺腑。

    先期东海之上,因天妄城的出现,七道垂落的朱红星光,扭曲幅度越来越大,仿佛是被风吹弯的枝条,可星光所过之处,波开浪裂,海床崩解,便连天空都烙下一道道痕变——世上绝无这般可怖的“枝条”,也足见天妄城防御的坚不可摧。

    然而,当寒意天降,朱红星光亦是“冻结”。

    事实上,自海面以上,所有的一切都瞬间凝固了——也只凝固了瞬间。

    刹那之后,海平面上腾起了一层寒雾,遮蔽了人们的视线。

    可寒雾之下,莫名地响起呻吟似的碎裂之声。

    寒雾同样漫过了海岸线,小九已从大海生灵的反应中,见出危机,当下就叫出声来:

    “往后退!”

    虽是对“抢夺”叶池佩剑的典典颇有不满,但她更知轻重缓急,要伸手将那位从海边接回来,但下一刻,她就连带着叶池一起,被某种力量远远弹飞,落在沙滩后方。

    寒雾贴着沙滩压过来,所过之处,隐约可见下方海岸就那么粉碎、崩解,继而“同化”为寒雾的一部分,继续扩张。

    海岸犹如此,东海之上,更不必说。

    加持在海水中的法力,包括海水本身存在的根基,都在太玄封禁展现的动静极致下崩溃。

    制造这一切的,却不只是太玄封禁本身,更重要的,还是那化入北斗星力,锁定终极目标的纯粹剑意。

    寒雾之上,本巍然耸立的天妄城,就此灰飞烟灭!